因為有孩子要看續集…
所以就寫了續集…
沒錯啦!就是那個"藝術的日子"的續集續集啦!
呃…那位可愛的孩子要我挑戰老人禁
不過我後來評估了一下,這大概還是只有…20?或者25?
要不這樣好了,敢看的小朋友看完就告訴媽咪,你們認為這到底是屬於幾禁的勒?

好吧,準備好的朋友們…
往下拉吧XD



────以下是正文────




其實事情是這樣子的。

經過上次金俊秀被朴有天強迫手淫那次以後,讓金俊秀留下了一個相當嚴重的後遺症…朴有天他家的小朋友發現了手淫的快感,於是他就這麼趁著朴有天這匹狼不在家裡的時候,不小心看了電視撥的十八禁,然後就這麼輕易的被點起慾火…。

一切罪惡的根源始於朴有天…實踐於金俊秀。

金俊秀難耐的走到房間坐上了床緣,紅著臉看著自己的褲檔…

而他緩緩的打開自己的雙腿…然後那被朴有天保護過好的纖纖玉手就這麼攀爬自己火熱的肌膚,他小手伸進四角褲內摸著自己的小腹似乎有些猶豫自己到底該不該這麼做…接著又游移到自己火熱旁的大腿內側,那柔嫩的皮膚因為剛洗完澡緣故顯得柔滑好摸,他就這麼順著大腿的弧度直接滑到火熱源頭,然後輕輕的握住…

「…嗯…嗯……」

金俊秀開始回想當初自己怎麼安慰自己…跟著上一回的感覺,也慢慢的對自己那已抬頭的玉莖上上下下的搓揉…他的喘息聲越來越沉重,另一空閒的手就這麼抓著被單,慢慢的將那被單給捏皺了…

「啊……」他加快了自己手中的力道,舒服摩擦著,仰著頭,那兩道帥氣的劍眉也慢慢的擠在一塊…

「…啊哈……」眼看就快達高潮,金俊秀就這麼從床緣滑落到地板上,他另一手笨拙的拉掉自己的四角褲,轉身跪趴在床邊,手中的速度沒變,他像是催促著什麼一樣,更快的揉著自己手中的分身…

「怎…怎麼…就是出不來……!」他手都痠了,可就見自己的小兄弟吐著露珠,但就是射不出來…他手的停了下來喘著氣,那雙鳳眼看著那挺立不已的分身,埋怨的看著它。

現在這種情況要他罷手也不是,不罷手也不是…於是他又再嘗試著覆上那玉莖,然後又開始的上下摩擦…

「…啊……」腹下就像電一樣的竄流,舒服是舒服…可怎麼就是沒辦法達到高潮然後順利的釋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剛回到家中的朴有天看了時間也晚了,於是他就躡手躡腳的摸黑開啟房門,一進門就聽見從床邊傳來的嬌喘聲…他以為自己聽錯了,伸手就將房裡的電燈打了開來…入眼就見金俊秀趴在床緣,下半身被床墊給擋住了…他抬起那臉上滿是通紅的臉頰喘氣看著朴有天…。

燈都被打開他才發現有人進來,可見他多麼認真的在安慰自己啊…。

朴有天將公事包放到桌上,然後慢慢的走到金俊秀身旁…嘴裡笑的邪魅看著跪在地上的金俊秀…那內褲落在腳踝邊,而金俊秀的小手又不規矩的在磨擦自己的分身…。

金俊秀抬頭看著穿著西裝的朴有天,眼裡沒有一絲的訝異,但卻有許多的委屈跟無奈,皺著眉眼眶含淚的看著朴有天…嘴裡含糊的說:「有天…它…它出不來…。」

朴有天瞇起了眼看著那可憐兮兮的小羊,坐上床緣輕聲的說:「你這隻代宰的羔羊…」然後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又說:「自己背對著我坐上來,我教你吧。」

金俊秀吸了一口鼻涕放開了自己的分身,四角褲被自己用腳蹭脫,然後就這麼背對朴有天坐上那跟自己一般大的雙腿。朴有天左右腿就疊著金俊秀的左右腿,然後他慢慢的將雙腿打開,他就這麼伸手摸著金俊秀那滾燙的玉莖,慢慢的用拇指揉著那濕潤的鈴口,惹著金俊秀呻吟連連,爾後又在金俊秀耳邊吐著氣說:「俊秀阿…脫掉衣服。」

金俊秀倒是沒鬧脾氣的就將自己身上的T恤給脫了,然後丟在一旁的地板上。

「首先呢…摩擦這裡要夠潤滑。」他放開金俊秀的分身,然後兩根手指就猛的進入金俊秀的嘴裡翻攪…另一手沒空閒的也揉著他胸前的乳首,時而輕時而重的捏著…。

「把我的手舔溼阿…寶貝。」朴有天這像是命令的口吻說著

「嗚…嗯…嗯……」金俊秀胸前被捏出了快感,沒什麼理智的舔著那兩隻手指,而手指也在那嘴內不停的攪著金俊秀舌頭,有些來不及吞的口水就從嘴角旁滑下…

朴有天伸出了手指後就摸向那等著人安慰的玉莖…他從頭向下將它抹上金俊秀給的口水,然後又快速的上下摩擦給予金俊秀更駭人的快感…。

「啊哈──快…有天…快一點……」金俊秀向朴有天提出了沒理性的要求,那小嘴就不停的發出令人聽的都把持不住的淫聲

不過朴有天就再他要射出來的這一刻停下了手,然後說牽著金俊秀的左手覆上那快達高潮的分身說:「來,你自己來。」而他又拉著金俊秀的右手來到了胸口的蓓蕾,他吻著金俊秀的頸子,惡趣味的說:「你也要顧到這裡,不然你射不出來的。」

朴有天又更是將大腿張開,然後玩味的看著金俊秀在他身上的自慰…。

「…哈…嗯…嗯…啊…」金俊秀就這麼一手搓著自己的玉莖,一手揉著自己胸口上的蓓蕾,身子反射的性的擺動了起來…

朴有天就害怕金俊秀動作太大然後從他身上摔下去,他就這樣右手摟著金俊秀,另一手伸到大腿內側捏著那結實的肉…接著又更往下的玩著金俊秀那一袋腫脹球…他就在金俊秀耳邊搧情的說著:「俊秀呀…要再快一點喔。」

金俊秀彷彿中蠱似的,更快的加重左手的力道,摩擦著那跟火熱的分身,那小手跟那玉莖發出了『滋滋』的水淫聲,金俊秀嘴裡更是放蕩的叫著…

「啊…嗯…呀……」

朴有天聽的高興,他放過了金俊秀的球袋,轉站金俊秀那快射了的分身,自己也覆了上去,他舔著金俊秀的耳垂呢喃的道:「很舒服吧…俊秀。」他握著金俊秀那笨拙的小手,用力的向上往鈴口擠,像要擠出什麼東西似的,不停的反覆這個動作。

「啊哈…啊……要…射…射了…」金俊秀另一手放棄蹂躪那蓓蕾,抓著朴有天的手,怕掉下去的緊抓著,那小腦袋又像上次一樣舒服的靠著朴有天肩上仰著

「啊…嗯…啊…!」身體一個顫抖,盡數的熱液就灑在那小手跟朴有天的手上…

「不錯阿,射出來了呢。」朴有天將金俊秀的頭轉向自己,然後吻著那還在喘氣的紅唇,他伸出濕滑的舌吮著金俊秀嘴裡的甜蜜,金俊秀全身沒力的掛躺在朴有天身上。

朴有天將金俊秀抱上了床,自己脫下了西裝外套,也替自己解開了身上的釦子,他看著金俊秀那長長的雙腿無意識的來回摩擦著,自己襯衫褲子都沒脫,就迫不及待的欺壓上金俊秀,然後聞著他的體香,又吻上那誘人的櫻桃小嘴。朴有天那手又不規矩的滑到金俊秀剛高潮過的分身上,然後又是一陣刺激的揉搓,方才的高潮還沒退,朴有天又馬上的點燃了下一波情慾…。

「怎麼今天比較晚回家,你就這麼耐不住性子阿…。」朴有天零零碎碎的吻著頸子和那對稱的鎖骨,有些抱怨的說著。爾後又是朴有天一陣的玩弄,金俊秀無助的環上他的頸子,求饒的說:「啊…不要啦……別…弄了…」

朴有天沒搭理他,反到笑的開心的說:「難得我們俊秀想要,怎麼可以不要呢?」他那手又開始惡質的捏著那玉莖頂端…金俊秀又是舒服的叫著。

「啊啊──嗯…嗯……」

朴有天就這樣舔著他胸前的紅潤,然後囓咬著那蓓蕾,又是吸又是舔的,惹個金俊秀沒法抗拒,又是一陣無法控管的溢淫。朴有天就順著這傳說中的S-LINE一路的親舔下來…。

他就這般低著頭,然後就舔上金俊秀又抬起頭的分身,由頂端緩緩的向下舔著,慢慢舔到那裝著兩顆小球的囊袋,又順著淫液流下來的方向不快不慢的舔回去…

「啊…哈…有天…有天…」

金俊秀抓緊身旁的棉被,那白皙雙腿也自動的打的更開,似乎很滿意朴有天這般的逗弄,而朴有天嘴角笑的邪魅,看了一眼金俊秀那滿是情慾的表情,滿意的將那挺高的炙熱含進了嘴裡,嫩舌就舔著的頂端,沿著這玉莖漂亮的輪廓輕輕的舔舐著。金俊秀受不了這般的挑逗,那小手有意無意的抵上朴有天的後腦杓,不能自我的像是希望朴有天給予更多的舒服,壓著朴有天的頭讓自己的分身能在他的嘴裡得到更多的摩擦,不過朴有天並沒有順著他的意思,只是溫柔的把那在他後腦杓的小手拿開,嘴裡的舌頭不停的舔著金俊秀的敏感,吮著他的炙熱,讓金俊秀更是嬌吟不止。

「有天…有天…啊哈……」金俊秀的小嘴不停的喊著他的名字,那雙沒在做家事的嫩手只能抓著床單,抓的指甲都泛白了也不能緩和腹下蜂擁而上的快感。

朴有天壞心眼的繼續吸吮著金俊秀的脆弱,只聽見金俊秀欲求不滿的喊著:「快…快了…快了……啊…。」

於是朴有天又這麼在金俊秀快臨高潮之際,嘴就離開金俊秀待放的玉莖…然後用那大掌就順著金俊秀光滑的腰身,慢慢的往上摸。朴有天又順勢的吸了幾下金俊秀那紅的不像話的蓓蕾,最後就吻上那吐著熱氣的小嘴…。

「嗯……」金俊秀鼻息間就這麼哼了一聲,雙腿因為分身帶來的難耐想闔起來,不過卻礙於朴有天卡在自己中間,又闔不起來。而他本能的伸手想讓自己解除情慾的警戒,不過很不幸的,朴有天將他那無力的雙手架上頭頂上,低頭深吻著他,讓他沒有空間喘息…。

「你自己的味道不錯吧?俊秀。」朴有天惡劣的說,然後身手又時不時的捏一下金俊秀那漲紅的分身。

他脱了自己身上的襯衫和身下的西裝褲及內褲…低身吻著金俊秀大腿內側,在那還留了不少的紅印,接著又舔了一下那滴著淫液的鈴口。最後他彎身吻著金俊秀的嘴唇舌交戰,然後另一手從在金俊秀旁矮櫃上的抽屜拿出了KY。

金俊秀的脆弱不小心頂到了朴有天的分身,他像是找到了慰藉似的開始扭動著下半身,用自己的分身摩擦著朴有天的。朴有天任他在自己身上索取,他只是倒了潤滑劑到手裡,然後抹上金俊秀的嫩穴外圍,不久一根溼滑的手指就插了進去…。

「啊……」金俊秀沒預警的叫了一聲,本來還在擺動的身子也停了下來,皺起沒可憐的說:「你…我…會痛。」

「沒事的,你放輕鬆。」朴有天又低身溫柔的吻著金俊秀,手指慢慢的在那嫩穴裡擴充著領域,而他也用自己已經挺立許久的分身摩擦的金俊秀的火熱,感覺小穴有變大一些後,他又順利的滑入第二指。

金俊秀皺緊了眉頭,忍著異物進入的不適感。朴有天緩慢的在那粉色的肉璧裡上上下下的繞著,然後慢慢的按摩著金俊秀體內最為敏感的一點…。

「嗯…啊…那裡……」朴有天聽著就明白他又找對了地方,金俊秀忍不住的弓起身子,嘴裡又本能的叫著,朴有天笑著加重了手指的力道,然後不停的按著那一點,讓金俊秀失了理智。

「很舒服吧?」朴有天快速的抽插那稚嫩的穴口,金俊秀只能拼命的喊舒服,而他的分身也加快了速度摩擦的朴有天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隨著朴有天的節奏而律動了起來。

「很…很…舒服…啊…嗯……」

朴有天評估了小穴的大小後,然後低身碎吻著金俊秀的頸間,低聲說:「我要進去了。」

他抽出了手指,然後扶著自己的分身慢慢的插了進去…

「痛…會痛…」金俊秀不能自已的哭了起來,那小手亂揮舞著拍打朴有天的手肘。而朴有天沒搭理他的將自己的整根分身插進了金俊秀的徑道裡…

「俊秀你放輕鬆…。」朴有天耐心的說著,金俊秀嘴裡沒有回應,只是胡亂的吟著表示自己的不適,不過那小穴倒是很配合的收縮著,裡邊的緊緻再加上小穴本能的吸著朴有天的火熱,讓朴有天有些受不了。

朴有天慢慢的開始的動了起來,首先是緩進緩出,然後時不時的頂著金俊秀舒服的那一個敏感點。金俊秀開始舒展了眉頭,感覺後庭開始帶給自己快感後,他又開始搖著臀擺迎合著朴有天。

「哈…啊…快…你快一點……」金俊秀開始要求朴有天加快速度,朴有天看他那神色明白這小傢伙開始爽了,而他開始的加重這撞擊的頻率,穴口發出了被摩擦的『噗滋噗滋』聲,配合著金俊秀的呻吟,確實是一種無與倫比的悦耳。

每一下都撞擊著金俊秀的敏感點,金俊秀腿更是扣緊朴有天的腰際迫切想讓自己跟他更緊密…

「嗯啊──哈…嗯…嗯…」金俊秀舒服的亂叫著,而那原本消沉的玉莖又開始活躍了起來…只見在他最舒服之際,朴有天抽出了自己的分身。

金俊秀喘著氣不能理解的看著自己身上的人,像是抱怨怎麼會挑這種時候讓他又從天堂掉回人間。

朴有天馬上回答了他眼裡的疑惑,然後說:「老婆阿…我今天很累呢。」

他就這般賴皮的爬到右邊空起的床位,轉身背靠著床頭,那挺立在空氣裡的分身顯的傲人,於是他饒味的向身旁的金俊秀說:「想要就自己來。」

金俊秀就這麼想趕快填補那空虛,然後自己就聽話的爬到朴有天的身上,那屁桃就對著朴有天的分身慢慢的摩著自己的穴口。金俊秀在朴有天的腹上坐了起來,然後用那氤氳的雙眼找到了朴有天的火熱,自己扶著他…對準自己那開拓後的穴口,慢慢的一節一節的吞沒朴有天的分身…

「啊…」金俊秀叫了一聲,朴有天向上頂了一下金俊秀的屁桃…差的更深入一些。

朴有天的背離開床頭,雙手撐著金俊秀的腰,隨著金俊秀自己上下的抽插外,他更是扶著那細腰讓金俊秀每一下都深深的插進最深又是最敏感的一點,金俊秀嘴裡舒服的叫著,而他就這麼坐在朴有天的小腹上,拼命的起身又坐下,扭著自己的臀部,抱著朴有天的頸子然後不停的上上下下…。金俊秀的玉莖就摩擦著朴有天的小腹,那吐出的淫液就這麼沾在朴有天的腹上。

「有天…有天…很…舒服啊……嗯…」

而朴有天再也受不了這樣的折磨,於是他跪了起來,抱起了金俊秀的雙腿轉身讓金俊秀靠上床頭,然後朴有天就這麼快速的挺進金俊秀的穴徑裡,又抽了出來,爾後又是大力的挺進,金俊秀接受著無敵的快感然後埋在朴有天的頸子裡喊叫。

「太快了──有天…有天……啊…哈…啊……」

每一下都挑戰著他們的每條神經,最後金俊秀那玉莖射出了熱液,朴有天仍是不停的撞擊,直到自己全數的射進了金俊秀的小穴裡…

金俊秀不停的喘著,但朴有天並沒有退出的打算,他就趁著這波的高潮還未退,他緩緩的抽一些出來,而那些熱液隨著地心引力也慢慢的流出金俊秀的穴口,金俊秀身體打了個顫,緊緊的抱著在自己身上肆虐的人,朴有天卻沒憐惜的又一個挺進,惹的金俊秀又是哭又是叫。

「以後別趁我不在家時安慰自己,要等我回來。」朴有天這麼說著,但金俊秀卻沒聽進去幾句,只是雙腿緊箍著朴有天的腰際,緊抱著他的頸脖,然後爽快的在他耳邊瘋狂呻吟著。

最後金俊秀只聽進了一句話。

「沒有我,你也得不到你要的快感。」

───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