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時候哪怕是一個非常愚蠢的遊戲,緣分也會受惠的被啟蒙。

金俊秀在東神大學裡的建築系裡是出了有名的人。

他的行為舉止其實一點也不誇張,而且更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但為什麼他會這麼成為大眾的焦點?

沉默。太過於沉默。

那些經常能成為大眾八卦的對象,說起來日子一久大家對於那些八卦的新鮮度也會漸漸下滑,最後甚至大家就淡忘了曾經有過這樣的事情。在這種日新月異的日子裡,容易被摸索的事情最終不免都提不起大家的求知慾,所以呢,在這種容易被淘汰的生活裡,讓人摸不清的性格才會漸漸成為種王道。

而金俊秀就剛好符合這樣的條件。

他身邊沒有什麼朋友,但也非那種將每個人都設為拒絕往來戶,更不會在別人背後偷偷捅人一刀,傷風敗俗的事他沾不上邊,但卻也不是活的汲汲營營那種人。

也就因為這樣,他們班對他起了好奇心,也更是頑皮的讓他成了他們其他人無聊賭注的籌碼。

「喂,朴有天,我們來玩遊戲吧。」金在中等閒人趴在教室的空桌上等的教授來,無聊腦子就打了個主意

「幹嘛?什麼遊戲?」朴有天問

金在中拉拉前座的鄭允浩的衣服,然後身子彎向朴有天的方向,小聲的說著:「一個很屁的遊戲,來猜拳,輸的人要聽贏的人的話。」

「都幾歲人了還玩這種蠢遊戲啊?」鄭允浩在一旁藐視了金在中一眼

「好久沒玩了,就玩一下啊!朴有天你玩不玩?」金在中將最後的希望拋在朴有天身上

朴有天想了一下,反正自從上大學後就沒玩過這種刺激又白爛的遊戲,於是他點頭:「好阿,反正無聊。」

反正閒也是閒,於是三人就…

剪刀ˋ石頭ˋ布。

兩人剪刀一人布,布的那一人黑著臉,開始後悔自己幹嘛答應這樣的遊戲。

「哈!朴有天就你啦!」金在中高興的跳腳,整間教室就充滿著他那高聲響,全部的人都好奇的圍觀過來,可就只有那金俊秀趴在桌上睡覺,似乎沒發現教室有任何的異動。

後來整個班上都幫忙拿主意,看看朴有天該去執行怎樣的任務才夠刺激。

朴有天就像隻任人宰割的牛羊,手肘撐的下巴,依舊悔不當初。

「我們決定了!就這個!」金在中拍著桌子爽快的喊著,然後貼上了朴有天左耳,道:「你去跟金俊秀說『我喜歡你』吧!」

「什麼!?」朴有天大叫,站起身子又吞吐的說:「他…他是男的耶!況且!他是金俊秀!」

這麼大聲的嗓門自然是吵醒了趴在桌上的金俊秀,他感覺睡夢中好像有人喊著他的名字,他只是揉著那惺忪的鳳眼,往人群裡看過來。沒有一人說話,所以他又轉過頭,拿起了課本自己低頭看著,沒搭理。

「就是這樣才好玩啊!」金在中滿腦的餿主意,掩藏不住他的興奮

接著又是一群人細碎的討論著,最後的結果,也就是要朴有天不管要使用什麼手段,最終就是得說出那句:『我喜歡你。』

規則並不繁雜,也就朴有天得憑著自己的良心,不需要任何人的作證,自己以天為誓,大地為憑的向金俊秀說出那句曖昧的話語。

會這麼規定其實也很明瞭,朴有天要不要說都取決於他。

不過男子漢嘛,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說就說,沒什麼大不了。

有人說過,一時的逞強會壞了機緣,但卻有時又會成就大業。

至於朴有天到底屬於哪一型,這一切都終結於金俊秀了。



朴有天回到家認真的開始想作戰計畫。

要他過去拉著金俊秀的手然後直接說『我喜歡你』其實也可以,但就怕金俊秀會受到太大的衝擊,往後人生要他照顧,他就損失大了。所以最後還是用他最擅長的懷柔政策,先接近瞭解,然後摸清金俊秀的底,混熟了以後再開口,這樣金俊秀也會看在自己是朋友的份上,原諒自己一把。

搞什麼自己這麼用心的計畫?

因為金俊秀是他不瞭解的人,所以他好奇。一旦好奇心作祟,他就這麼一不做二不休!然後繼續他的偉大任務。



隔天他就厚著臉向金俊秀打招呼,金俊秀不疑有他的也向他示意。

金在中在教室看了這番情景,下課他就拉著朴有天拷問:「你還真的玩啊?」

「說好的,當然玩。」朴有天氣勢磅礡的說

「我就看你最後有沒有那個種!」金在中似乎不太能相信朴有天這麼有膽識,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沒種就不會叫朴有天!」


男生嘛,衝著這句話,他卯足了全力,開始對金俊秀示好。

中午他就約他去學校附近吃飯,或者準備期中考時他就約他去圖書館念書,這些金俊秀並沒有拒絕,只是一剛開始金俊秀臉上總是沒太多的情緒變化。不過這些問題難不倒他,天生油腔滑調的他對於這樣的情況應付多次了,他就把金俊秀當作害羞的女生一樣,一哄一騙的讓金俊秀有開口說話的慾望。

兩人相處了兩個多月,金俊秀雖然說話仍是那麼少句,但跟其他人比較起來,金俊秀是真的跟朴有天來的比較親近。如果跟別人只能說上五句話,那跟朴有天大概有十句。這一點一點的進步讓朴有天感到欣慰,至少自己的努力不是沒有成果,而他自己也挺喜歡這種…金俊秀只對他特別的地方。

但他始終有個疑惑,為什麼金俊秀這麼不常笑?

某天他就向金俊秀提出了這疑問,金俊秀只是雲淡風輕的說,沒什麼好笑的事情為什麼要笑?

他想想也沒錯,不過霎時也落寞,難道跟自己在一起就這麼乏味無趣?

不過他並沒有就此放棄了這項證明他是有種的男人的任務,依舊陪伴在金俊秀的身邊,雖然少話,但金俊秀卻會開始來找他去做某些瑣事。好比說,問他要不要一起去廁所,或者一同吃飯一同念書之類的事情。這些舉動讓朴有天感動得都快落淚了。



大一的生活就這麼不知不覺的結束了,來到了放兩個月的長假。

才放了一個禮拜朴有天就有感覺自己有變智障的趨勢,於是他開啟了久違的電腦,然後登入的MSN,突然發現一個金俊秀那永遠都是離線的燈號在螢幕上亮著,他心裡有些的悸動,接著就點了金俊秀那小人頭,按了來電震動。

【嗯?】

【難得在MSN上看見你】朴有天高興的打著鍵盤回應

過了許久才得到這幾字的回應

【我不常用電腦】

【看得出來,你這速度的字】

之後又久久不見金俊秀回應,朴有天沒再等,想也沒想的就打

【一起出來玩如何?我好無聊】

才過一下子,金俊秀就回了一個字

【好】

這多麼令朴有天心動的字眼啊!

【我們的校區見】

然後朴有天就這麼開心的關起電腦,隨意的套了一件衣服,穿了人字拖人就雀躍的騎著摩托車去校區門口等金俊秀。

過不久金俊秀也穿一身白色系列衣服,悠閒的往校區的門口一路走來。

其實朴有天不知道要去哪裡玩,金俊秀坐上朴有天的摩托車後,也沒問朴有天想去哪,於是他就任朴有天帶走。

他們來到了一個叫做"南方公園"的地方,那裏其實是一個小商圈,有賣吃的喝的用的穿的,應有盡有,有時許多熱鬧的活動也會挑在這裡舉辦。這次的時間他們來的剛好,貌似是舉行一種踢館節目,對自己的歌喉有信心的都可以上去唱。

金俊秀拿著食物坐在台下聽著每個選手唱歌,有時自己也會有些哼著,一旁的朴有天覺得稀奇,於是問他,你是不是喜歡唱歌?只見金俊秀有些不好意思的點著頭,然後咬了一口食物,沒再哼唱。

後來台上的主持人說,只接受最後一位踢館者,朴有天看了金俊秀一眼,自己就替他舉了手,然後大喊,這裡!

金俊秀驚訝的看著朴有天,不過最後還是被朴有天給推著上台去唱了。

才一開口全場的人就閉上了嘴,彷彿第一次體會什麼叫做天籟,金俊秀這般好聽的聲音朴有天也是第一次發現。

他在台下聽得有些恍神,抬起頭看著台上的金俊秀,頓時有種看到天使的視差…。

只見金俊秀也望著台下的朴有天,唱到了歌曲的高潮他對著朴有天笑了開來。朴有天在那一刻認清楚了…這天使不是視差產生,而是真的天使。

古人形容美人都是一笑傾城,再笑傾國。

而金俊秀這一笑就這般的傾了朴有天。



時機成熟,眼看就是金俊秀這瓜果落成的時候了。

朴有天再跟金俊秀相處了大一的暑假後,大二開學沒多久,他約了金俊秀又到麥當勞一起吃中餐,然後心底盤算今天該是將這任務給結束的時候。

而這個蠢遊戲他執行了高達半年,本來自己還興沖沖的認為可以很順利的說出這句話,不過現在他的情緒卻是百感交雜,他就怕自己這麼說出口,是結束了這個遊戲,也結束了自己對金俊秀的愛慕。

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雖然他明白過了這大半年,班上沒有多少人還記得當時那蠢遊戲,可他卻反常的想讓金俊秀曉得,自己答應玩這遊戲,而自己也是真的喜歡他。

最終不是兩頭空,就是兩事成。

所以朴有天就睹了這一半的機率,他喘了一口氣,喝了一口汽水,然後道…

「俊秀,我喜歡你。」

金俊秀手裡的薯條明顯抖了一下,然後有些傻愣的看著他…。

朴有天手心沁出了汗水,就等金俊秀一句話。

「我都忘了這個遊戲了…你現在才說?」金俊秀嘴角微度的笑著,似乎什麼都知道

「你知道!?」當然這對於朴有天而言很晴天霹靂

「放暑假前金在中跟我說過他們跟你在玩這個遊戲,然後問我你跟我說了沒。」金俊秀微微笑笑神色坦然的說著

第一個門檻過了,還有第二個阿…朴有天納悶。

「可是俊秀,日子久了這遊戲是會變質的。」

朴有天正經八百的說著,他就是因為這個遊戲,所以才對金俊秀的感情變了質。以前曾希望自己說出口後得到金俊秀友情的諒解,可現在說出口卻不是那麼一回事。他期盼金俊秀是能用愛情接受他的話語,這變了質可又充滿他真性情的字眼…。

金俊秀歪著頭似乎還在消化著朴有天這番話,朴有天沒有催趕,他希望金俊秀能聽出個端倪,然後好好考慮。

後來金俊秀抬起頭來了,喝著可樂對他笑著。

然後他對朴有天說:「我想…在這個遊戲的過程中,我應該也變質了。」

朴有天張大了那桃花眼,看著金俊秀,這句話突然的讓他也不曉得該怎麼消化。

爾後金俊秀說出了連路邊老嫗都能理解的話…

「我也喜歡你。」

字字句句光明磊落縈繞在朴有天耳邊。

朴有天是結束了遊戲,但卻點燃了他的希冀。


────完────

現在凌晨1點10分…
哀…習慣晚上大家都睡著的時候發文
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壞?

這篇有點小溫馨
看完的讀者麼如果有什麼感觸或感想可以跟媽咪分享一下。
媽咪很喜歡看讀者們的感想喔
因為有些感覺是媽咪我想不到的(笑)

嘛…謝謝觀文囉!(抱抱)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