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家站在金俊秀的墓前為他祈禱著,希望他放下對這世間的憤恨,對於這個世間別太留戀…好好的前往另一個世界。

是阿,依俊秀你的個性,你大概可以就這麼對這世間不留戀然後到另一個沒有我的世界生活,我想你應該也會原諒陷害你的那位賤女人吧?

可惜我不行…。

你徒留我一個在這裡斡旋,然後要我原諒那個因為態妒忌你所以把你給殺了的女人,讓我一個人活在沒有你的世界,老實說我不願意。

我可以對你百依百順,但唯一這一項我不願意。

金俊秀,你聽到了吧,我不願意。



事故前一天,家裡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是一名叫王萍的女人,是我老闆的千金。她家能堪稱是首富級的,也不知道我是讓她看上了什麼,就在那天,她突然按了我家門鈴。因為我在廚房忙給俊秀做飯,所以俊秀就替我去開了門。

「妳好。」俊秀笑臉迎迎的說

王萍看了一下俊秀,一聲回應也沒,自己就走進了我們的家,然後到廚房找我。

老實說我嚇的不輕,轉身入眼的不是俊秀,看見那身的濃妝豔抹再加上廚房裡的油煙,令人莫名的想吐。

「王小姐。」當然我還是勉強的扯了笑容

「爸爸同意讓我來跟你住呢。」她笑的無良,我心裡不免是一陣惡寒

你爸同意,我同意嗎?

「我不同意。」我很表明的說,我下班就想跟俊秀一起,其他人我壓根不想見

「你不同意也得同意。」王萍也強勢的很

我看了她一眼,然後端著炒好的菜放到餐桌上,只見俊秀有些不能理解的看著我又看著那女人。這頓飯吃完後,我向那女人說,隨便她要幹嘛,但明天她就得離開。

我拉著俊秀放棄了我們常一起看的八點檔,進了房間,鎖了門。

「她是誰啊?」俊秀似乎看得出我的不快,於是在我背後拍了幾下

「老闆的千金,不曉得為什麼最近很愛纏我。」

我揉著太陽穴嘆氣的坐上床,一旁的俊秀似乎笑了幾聲,然後握住了我的手,笑著跟我說:「代表你有魅力啦!明天在試著跟她說說看吧。」

我抬頭看著俊秀,在他唇上吻了一口。

其實俊秀就是這麼樂觀的人,即使我也曉得他對於這件事有些不樂意。

隔天一早我和俊秀也告訴了王萍,希望她別老愛纏著我,雖說我跟俊秀沒有任何結婚的憑據,但在彼此的地位已經成了不可取代的伴侶。能說的我都說,就希望她死心,可卻不管用。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就沒讓俊秀開他自己的車去上班,直接拉著他上車。我氣得說不出話來,只見俊秀小聲的問著我,為什麼不讓他自己開車去上班,我這時才有些消火的跟他說,一來你剛學開車不久,開車太慢會遲到,二來就是我想跟你一起。

俊秀在副駕駛座上笑得很開心,他身過手握住了我的右手,暖了我的心房。

晚上我們買了些食材回來,開門又見王萍還待在我們的家,我無視了那女人,自己就到了廚房裡忙。我跟俊秀將食材一一的拿出來清洗,後來才發現忘記買了蒜頭。俊秀好心的說他要出去買,順便練練開車,本來我想跟去,只見俊秀要我先處理別的食材,這樣晚餐才不會太晚吃。

於是,我看著他開著自己的車出去,坐在客廳的王萍突然笑的開心,我不爽的回過頭問:「妳笑什麼?」

「我是在高興。高興等等你就屬於我了。」

我皺著眉,頓了好幾秒。

她又說:「來不及了。」

我這時才會意過來,對她怒喊:「妳對俊秀做了什麼!?」

她只是兩腿交疊妖媚的坐在沙發上,笑的令人生心發毛:「知道了你也救不了他。」

她說完,外面前方的巷子裡就傳來了一聲巨響…一聲爆炸的巨響。

我的心霎時震了一下。

我飛快的衝了出門,往那煙霧的方向跑去,心裡就祈禱著希望不會是俊秀…不會是他。

等到我喘著氣接近那人群的地方,入眼的是一台車被炸得粉碎…

爾後我慢慢的走近……然後腳底無意的踩到了一樣冒著煙的東西…

是俊秀的車牌…。

救護車趕到後,我跪在地上,昌珉沒多久就出現在我身邊,他摟著我的肩膀,沒說話,這時候的我也不曉得要說什麼…。

最後只聽醫護人員告訴我,屍體幾乎被炸得粉碎,他們只拾取了殘骸…

聽著聽著,我掩面而泣。

後來昌珉就將我載到他家,而我再也…再也沒踏進我和俊秀的家。



事後的一個星期,我辭了工作,沒再去上班。

王萍也不知去哪裡探的消息,又找上了昌珉的家。開門的是我,我一見到她就將她甩上了一巴掌,然後又將她踹下樓,對她吼了幾句,我不想看見妳!門就被我關上。我靠著門,只聽見她在外面喊著對不起,我滑下門,坐上了地板,摀著耳朵哭著…。

如果對不起就能喚回俊秀,那麼我願意接受。

但就是不能,所以我不能原諒妳。

我在門內嘶聲力竭的大叫

「滾!別再讓我見到妳!滾!」

沒多久,門外就再也沒那犯了錯的道歉。

我的耳根…就此清靜了很多。



兩個月後,我依舊提不起勁,每天就躺在昌珉家的客廳裡的沙發渾渾噩噩的過著每一天。而我在內心的某處也很感謝昌珉這樣收容我,能讓我在這待上兩個月。

不過再跟昌珉相處的這兩個月,我發現他經常一個人不曉得在地下室研究什麼,有時甚至會發生一些很大的聲響。

今天我好奇的也走到地下室,看見昌珉一個人在桌上畫著不明的圖,我走過去輕聲的問:「昌珉,這是什麼?」

他明顯嚇了一跳,然後道:「嘖!你嚇死我!」

我沒理會他的情緒,又問了相同的問題一次。

「這個阿…說了我不曉得你會不會相信。」昌珉雙手扣著後腦杓,似乎不太想解釋

「說說看吧。」我拉了一張椅子坐在他身旁,然後看著他桌上那些草圖不能理解

「呃……簡單的說呢,就是我在研究時空啦。」昌珉坐起身子搔著頭說

我看了他一眼,點頭沒說話。

「看過一些電影之類的吧?就是能依靠機器,調你要的時間,然後回到過去去改變一些事情。不過我發現,其實這種時空並不是說可以任意的調時間,然後讓你回到過去。」

「所以?」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待的時空,跟過去的時空差了兩個月。就是現在你的時間是九月二號,而過去的另一個你的時間卻在七月二號。這樣懂嗎?」

我想了很久,之後又問:「你研究這個做什麼?」

「沒什麼,發表論文而已。」昌珉笑的大小眼,看來只是因為興趣所以研究

「所以…你有成功將某些東西送到過去嗎?」

我突然對這個研究好奇了起來,感覺上或許…或許我可以…

「你別告訴我你想回去找俊秀。」昌珉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低頭悶聲說

「我就是想回去!你快告訴我,這樣到底行不行得通?」我激動的拍了桌子,迫切的想知道這樣的試驗成不成功

「東西傳是傳出去了,可是並不曉得是不是就是在那時空裡,我怕還有些時空是我沒研究到的!還有,就算真的是成功的,我也不曉得你該怎麼回來!再者,你就算能回來俊秀也是死的!」昌珉也站起身對我大吼

我紅了眼眶,看著他…低聲的對他說:「但至少,我可以不用讓兩個月前的我再失去俊秀一次…。讓我回去救他吧。昌珉,你幫幫我吧。」

「你這麼做到底有什麼意義!」

昌珉轉過頭不願看我,我又向前一步拉著他的手懇求

「請不要再我再一次失去俊秀,拜託你。」

昌珉轉過身皺著眉看著我…我們沉默了很久遲遲都沒說話。

後來只見昌珉將那機器的布給拉下,一台巨大的機器就擺在我們兩眼前…

「今天剛好是俊秀案發後兩個月,你只剩一個小時能救他…。你要明白,你不一定可以回到兩個月前,縱使到了,你也不一定能再回來。」昌珉沉重的再復訟一遍

「我知道。」我看著那台機器,堅定的說

昌珉打開了機器,我想也沒想就躺上了裡面的床…直到昌珉在我耳邊說了一句,保重,兄弟,然後就將們給關上…。

我後來在機器裡閉上了眼,機器開始轉動。

我發現我整個人的身體漸漸的被拆解一樣,可以感覺我整身應該是被撕的粉碎,但卻不會痛,後來機器有一個風口用力的抽氣,我這身的碎身子感覺就像吸塵器在吸碎屑一樣,我被吸了進去,接著我就暈了過去。

我再次醒來時,彷彿好像從高樓往下跳一樣,整身的身子向是被重新排列組合一樣,痛不欲生,我吃緊的扶著身旁的牆壁,然後慢慢的站起身…。

「這…這是哪?」

我左顧右盼了四周的情景…才發現是我們家附近的超商,我就站在超商的對面。

沒多久我就發現從超商走出了兩個人…一人是俊秀,另一個是我!

那是我!

我看著那個過去的朴有天和俊秀坐上了車子,然後往我們回家的方向開車回去。

我這時沒顧身子的痛處,趕緊追的那車子一路跑回家。

只看那車子越開越遠,於是我就竄上小徑,希望能趕在俊秀再次出門以前攔住他!

時間越來越緊迫,而我的腳也開始慢了下來,我停下了腳步喘著氣,喘完我又繼續奔跑。

就在這時,我跑到俊秀發生事故的街巷裡,於是我更是邁進的往前跑。

眼裡馬上就看到俊秀剛開出來的車子,我開心的邊跑邊笑,更是加緊腳步往俊秀的車子衝了過去!

我張開了雙手,喘著氣就擋在俊秀車前大叫:「俊秀!下車!快下車!」

俊秀緊急煞了車,趕緊下車看我:「有天你怎麼在這裡…?你不是在家嗎?」

我笑著看著他……

這感覺真好,睽違了兩個月,我們又再次見面了…。

「俊秀,快回家找朴有天。」

「你就是阿,你在說什麼?你到底為什麼會在這?」

「說了你也不信…俊秀,這車子不安全,我是從未來回來救你的。」

「你到底在說什麼?」

俊秀拉著我的手肘,皺著眉完全不能消化我這些話,眼看時間已經不多了,於是我將俊秀的手拉開,摸著他那我想念兩個月的臉頰…

「我不要我再次的失去你…俊秀你快回家。」我走向駕駛座,打開了車門,又看了他一眼說:「順便幫我告訴昌珉,他的研究很成功。」

我在坐進駕駛座前,深吻了俊秀…。

之後我關起了車門,俊秀不停的敲打著我的車窗,在外面喊著:「有天你到底在說什麼?你出來啊!」

我沒理會的,流著淚…就將車子往前開走了。

相同地點,相同時間,車子爆炸,只是裡面的人改了。

「有天!」俊秀對著那堆廢鐵喊著…

「有天…有天…怎麼會這樣?怎麼會……」俊秀跪在地上看著眼前的灰煙,不停的哭著

沒多久鄰居就一起出來觀看…俊秀只是不停的哭,不停的想著我說的話…

爾後就從街巷跑來了一個人…喊著俊秀。

「俊秀!俊秀!」有天趕緊抱住跪在地上的俊秀,害怕失去他一樣的緊緊抱著

俊秀雙頰滿是淚痕的看著摟著自己的人……

「有天…我以為…我以為你死了。」俊秀難以置信的抱著有天大哭…

「我在這阿…沒事了…沒事了。」有天摟著俊秀只能不停的安慰



等到整件事情被處理完,而那位王萍也被她爸爸抓回家後,俊秀躺在床上告訴了有天當天的那件事情。

「你知道嗎?其實是未來的你救了我…那個被炸掉的人,其實是未來的你。」俊秀看著天花板,很不可思議的說著

「你說什麼?」有天也爬上床,不太能理解的問

「你當時告訴了我,你從未來要回來救我,是未來的你回來阻止我開那輛車…你知道那輛車不安全。我猜…如果沒有你,當時死的應該是我吧。」俊秀側過身,摸著有天的臉,又道:「而且你還吻了我,那種只有你才有的味道,才有的氣息…那絕對是你。」

「可是…很沒根據阿。」有天覆上了俊秀的手,皺著眉說

「我想起來了,他還要我告訴昌珉…他的研究很成功。是不是這件事情跟昌珉有關係?」

有天偏頭想了一下…然後說:「我們明天去問問看昌珉吧。」



「你們怎麼知道這個啊?我記得我沒告訴你們吧?我是有在研究時空這種東西啊!」昌珉吃著麵包,平常的說著

俊秀傾了身子,更仔細的說:「你知道嗎?未來的有天回來救我,他還要我告訴你,你的研究很成功。」

一旁的有天感覺似乎有些覺得不可思議的看著俊秀和昌珉…

「而且未來的有天還跟我說,他不想再一次失去我了。」俊秀很平靜的說著

昌珉停了嘴中的咬嚙,看著有天和俊秀。

最後昌珉只是輕聲吐出了一句話:「所以這個實驗在兩個月後它會是成功的。」



俊秀…

在時空的流轉裡我在未來放棄了沒有你的日子…

而我願意回溯到兩個月前,然後再跟你重新的…

活到未來。

我愛你。


-----完-----

我承認...寫得真的很爛="=

對不起那個親啦~

對不起(哭)

所以...大家看看就好~(角落畫圈圈)

不管~還是要抱一下你們~

恩康康康康~(抱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