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昨晚一人鋪地一人睡床的,沒多久就早上了。

鬧鐘一響金俊秀聞聲就捲曲著棉被,然後皺著那劍眉在地板上亂滾。對於經常早睡的他,很不能適應熬夜這種生活,更何況這種日子可能得持續一年。

金俊秀滾到撞上朴有天房間的房門才停下來,朴有天按了鬧鐘後,在床上坐了半響腦袋才漸漸甦醒,後來他起身就往房門走去,低身就拉著金俊秀的棉被,輕喚著他。

「俊秀,俊秀起床了。」朴有天最後乾脆就坐上地板,時不時搖著金俊秀

金俊秀最後也認命的起來了…只是臉色真的很差。

後來他們一同折著棉被,然後個個睡眼惺忪的就去廁所刷牙洗臉。



「有天阿,你以前念書都念的這麼晚嗎?」金俊秀手裡拿著三明治咬了一口含糊的說著

朴有天也邊走邊吃的回看他一眼:「通常都是,畢竟我晚上都睡不太著,所以乾脆看書。」

金俊秀突然發現自己眼前的朴有天是一位在發光的上進青年,這種年代了還有多少人會因為睡不著所以就乾脆念教科書?大家不都看著那一堆的參考書就退避三舍,有些人更是將它們置在書櫃最高處任塵土埋沒的。

沒錯,其實金俊秀就是那位將書拿去餵書蟲的小王八,要不是因為想跟朴有天上同樣的大學,大概打死他也不可能跟參考書結友。

「不行!我一定要撐過去!」金俊秀突然的大叫,朴有天在一旁看的好笑

才剛開學第二天金俊秀就有點退卻了,但他又想,如果臨陣退縮自己大概也沒種當男人了。

「我們一起加油吧,俊秀。」朴有天最後對著他笑著說



一來到學校大家就在早自習時開始念書,其實他們這班級也挺自覺,來到學校的人早自習不是補眠的就是自己看書。於是他們就在早晨度過了三十分鐘的早自習,最後下課金俊秀還是撐不住的,趴上桌子睡了。

沈昌珉看著前座的金俊秀,喚了一聲金俊秀隔壁的朴有天:「有天,金俊秀真的開始認真啦?」

「是阿,他昨天跟我一起念書念得很晚。」朴有天轉過頭微笑說著,然又看了一眼趴在桌上的金俊秀

「看他是真卯下去了。」沈昌珉拿起課本低頭繼續看

爾後朴有天微微笑笑的,也繼續看著自己的書本,等到老師進教室後,他才把金俊秀叫醒。

第一堂的國文課,才剛睡醒的金俊秀顯然還有些恍神,這老師一進門就說要抽籤起來問人問題,看看大家在暑假有沒有好好復習國文。

還半睡半醒的金俊秀,翻開了總複習本後,下巴就抵在書上,一副就是想睡樣。

後來國文老師抽也沒抽的,就點了金俊秀。

「金俊秀。」

這一點金俊秀算是有些清醒了,趕緊起身看著老師。

「問你一個最簡單的,稱自己兒子叫小犬,稱別人的兒子呢?」國文老師似乎也沒刁難他,出了一道不算是高中題目的問題

金俊秀眨了幾下眼後,然後說出了他心中的答案…

「拉不拉多。」

這聲音不大也不小,坐在角落恰恰好都聽見了,全班是笑抽了,原來死寂的班級算是有點生氣了。

「什麼拉不拉多!我還黃金獵犬!你是真不會還是假不會阿金俊秀?」國文老師嘴上是這麼說,可確也沒怪金俊秀,自己也笑的挺開心的

一旁的朴有天已經笑倒趴在桌上了,金俊秀其實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笑的,他就不懂為何古人要這樣稱自己的兒子是小犬,犬不就狗嘛!他說拉不拉多不正合犬字嗎?

「好啦,是令郎啦。」看來金俊秀對於這常識還是有的

「坐下坐下,知道答案還掰什麼拉不拉多!」

這樣也不錯,至少班上有了精神可以上課了。



下課那坐在教室另一角的金在中也興致的跑來金俊秀這裡嘲笑他一翻。

「虧你想得出來耶!你的腦子到底都在想什麼啊!」金在中屁股靠著朴有天的桌緣說著

「沒想什麼阿,你也可以說別種品種的阿。」金俊秀真的覺得那沒什麼的

後來也不曉得怎麼地,他們這一圈的人就聊起了自己心中的大學,金在中也好奇的問起了他們:「你們想考哪裡啊?」

金俊秀看著桌上的英文,率先答:「跟有天一樣的。」

後來金在中轉向朴有天的方向,等著他的答案。

「分數出來再決定吧。」說起來他是真的沒認真考慮想上哪一間

「反正你成績那麼好,沒問題的。」金在中笑說

不過這話卻無意間傷了隔壁的金俊秀,他感覺自己要跟朴有天同大學的可能性又渺茫了。

朴有天礙於金在中在這也不好跟金俊秀說話,只是也沉了臉看著自己手頭的課本。

「昌珉勒?」金在中問

沈昌珉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說:「X大吧。」

X大也就是全國最頂尖的學校了。其實這話從沈昌珉嘴裡說出來,大家並不訝異,這人的程度要上是絕對沒問題的。

「你保送了吧你。」金俊秀沒好氣的說了一聲

「嘿,我就在X大等你!」沈昌珉踹了前座的金俊秀椅子一腳

金俊秀轉過頭,不屑的看著他:「沒想到你比我還會做白日夢。」

沈昌珉更覺得藐視了金俊秀,然後說:「你要知道依有天的能力也是可以上X大的。」

這句話更是讓金俊秀涼了整顆心。

後來沈昌珉也反問了金在中,也問他想上哪間

「我喔,跟鄭允浩同一間就好了。」金在中嘴裡饒味的笑著

他們三人看得不明所以,但金俊秀還是好奇的問了:「幹嘛一定要跟鄭允浩啊?」

「那你幹嘛要跟朴有天一樣啊?」金在中也反問他同樣的問題

金俊秀想也沒想的就說:「這樣就可以一直跟他在一起阿。」

朴有天聽到這句話,轉頭望著金俊秀,自己突然莫名的好心情。

而金在中最後回座位時,嘴裡只是說了一個讓人不太能明白的話:「人嘛,為愛而生吧。」

除了沈昌珉以外,金俊秀跟朴有天在金在中走後,兩人恰好的對看了一眼…。

為愛而生。

這定義太過廣大了,廣大到也能用能來解釋金俊秀為什麼想跟朴有天一起。

金俊秀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自己臉上上了氣,熱熱的。

他可以承認自己真的想跟朴有天一起,但這種感覺如果要他來用『愛』來說通,對於他或者朴有天而言,不免怪了點。

但……如果朴有天不介意的話,其實他也很OK,金俊秀是這麼想的。

那麼,金在中為什麼會說那樣的話?

金俊秀在中午又想起了這樣奇妙的一句話,他手裡拿著便當,小幅度欺身向朴有天跟沈昌珉的方向,小聲的問:「你們覺得…在中到底是為什麼會說那樣的話?」

朴有天搖著頭沒說話,於是看向沈昌珉。

沈昌珉看著眼前這兩人的傻樣,嘆了一口氣,爾後說:「這麼簡單的問題你都不曉得?」

「你說說看啊!」金俊秀不滿的說

「那你明天讓我抽問第五冊一至五課的英文單字。」沈昌珉笑說

「你有病!很多耶!」

「都背過的,你自己回去好好喚醒你的記憶。」

金俊秀嘴裡咬著筷子,快哭出來的看著朴有天,朴有天只是看著他跟沈昌珉一起笑著說:「我會陪你的。」

金俊秀就衝著朴有天這句話,他勉強的答應了沈昌珉。

「告訴你們吧,允浩跟在中…其實交往很久了。」沈昌珉沒有一絲的驚訝,低聲說著

「是嗎?」很意外的,朴有天的反應也不是很大

只剩金俊秀仍是咬著筷子看著沈昌珉,最後只是吐了一個字:「屁。」

顯然不是排斥,而是打死也不信他們會交往。

「你懷疑我沈大師的話啊?這可是經過考據的。」沈昌珉說

「那他們幹嘛不說啊?」金俊秀皺著眉問

「樹大招風嘛…公開做什麼?」沈昌珉低頭又吃了一口飯

「也是呢。」朴有天最後輕聲的讚同

如果從剛剛金在中的言行舉止裡來看,其實並不難猜疑,那種只有戀愛的人才會露出的笑顏,任誰看了都會說聲,先生,你戀愛了。

金俊秀在中午時還不太相信,不過到下午後,他突然對朴有天和沈昌珉說,他相信允在的關係。

至於為什麼,他沒有說明,然後就跟沈昌珉道別,與朴有天一同回家。



「俊秀,你怎麼會突然說你相信呢?」朴有天將自己的書包甩上右肩上,好奇的問

金俊秀看了他一眼,並沒有馬上接話。

其實他只不過回想著金在中跟鄭允浩兩人的相處模式,剛開始覺得其實他們就和他跟朴有天一樣,做什麼都像連體嬰一塊。但不同的地方是,有時金在中會牽著鄭允浩的手然後離開教室。雖說那舉止不是大膽,但就是因為羞澀所以才會讓人覺得這兩人關係並不是那麼單純。

說起來,他跟朴有天也牽過手,但都只是手腕,並沒有向允在一樣牽著手掌。

這對於金俊秀而言,心裡有些的納悶兼羨慕。

隨後金俊秀那雙鳳眼不由自主的就將眼光投射在朴有天那皙白的手上。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一動也不動的,伸出手在他面前揮動了幾下:「俊秀,你怎麼了?」

金俊秀看著那隻擺動的手,快狠準的就給抓住手腕。

又是手腕。

於是金俊秀有些迷茫的更是往上一點,然後握住朴有天的手心…

就這麼一下,讓金俊秀心悸了。

朴有天手也沒伸回的,也反握了他一下,然後說:「你到底怎麼了?」

金俊秀後來搖著那小腦袋瓜,嘴裡嘟嚷,沒什麼。

朴有天也只能看著這有些失魂的金俊秀先走,接著自己才挪了腳步跟上。

金俊秀走在前方想著…

好吧,他終於能明白為什麼情人喜歡牽手了

彼此手心裡的溫度可以沒有任何空隙的傳導給對方…

那種感覺真的很好。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