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金俊秀吃完了晚餐,上樓就拿了幾條被子搬過去朴有天家裡。

從回家後金俊秀就沒怎麼說話,他比朴有天率先使用了廁所,洗完澡就穿著運動短褲跟汗衫,盤腿就坐上地板,然後將英文拿上那張矮桌上,從第一課開始背單字。

朴有天在一旁看的也不明白,為什麼金俊秀的反應這麼奇怪,雖說如此,不過他也沒因此而念不下書,這對於朴有天是欣慰了一點。

在他進去浴室以前,他又自己回想了一下,該不會是金俊秀對於金在中和鄭允浩的那種關係打擊太大,以致於現在人就像沒了魂魄般的一樣失意吧?應該不會嚴重成這樣吧。他甩甩頭,關門洗澡。

朴有天走後沒多久朴有煥就拿著自己的功課進朴有天房間也一起來寫,金俊秀沒有抬頭看朴有煥,只是低頭嘴裡碎念著英文單字片語。金俊秀好不容易翻了一頁,他的額頭就重重的砸向英文課本上,朴有煥被這聲巨響給嚇著,手抖了一下,然後拿著橡皮擦將自己寫歪的字給擦掉。

「俊秀哥,你看起來很沒精神耶!」朴有煥拿著自動筆的另一端撮著金俊秀的頭頂

金俊秀頭沒抬起,額頭黏著英文課本語重心長的說:「有煥阿…。」

「幹嘛啊?」

「沒事。」

「俊秀哥你喊心酸的喔。」朴有煥更是沒停的撮著金俊秀頭頂的髮旋,還故意順著頭髮坡度給反方向撥弄

金俊秀心真是酸,他此時此刻並不想多說一句話,就怕自己不小心說出了不該說的話,嚇了別人又傷了自己。

於是他抬起頭,然後繼續背著下一頁的英文,沒搭理朴有煥。

「俊秀哥你是戀愛了喔?」

童言無忌嘛,但卻被這無心插柳之人給插種了…自己那心裡正再冒芽的小生命悸動了一翻。

「戀什麼愛!我念男校,怎麼戀愛?」他承認自己似乎想撇清自己對於朴有天不太純潔的那一塊心態…

「沒聽過BL喔,我們班很多女生都很喜歡。」朴有煥嚴重藐視金俊秀對於潮流的態度

「女生喜歡,男生又不一定會喜歡。」

「男男又不是不能一起,你害羞什麼。」

「不是能不能一起的問題,是心理建設的問題。」

「所以俊秀哥在建設啊?」

「囉嗦!」

金俊秀伸手敲了朴有煥一記腦袋,朴有煥吃痛的抱住了頭,朴有天這時也洗完澡進來了房間裡,朴有煥轉身就告狀。

「哥,俊秀哥他打我!」朴有煥那小手就指著自己眼前的罪魁禍首

「可能你不乖了,所以被俊秀打囉。」朴有天笑笑的坐上地板,摸著朴有煥的頭頂

「我沒有,俊秀哥他偷偷談戀愛不肯承認就打我。」

金俊秀臉黑了一半,要不是礙於他是朴有天的弟弟,自己還真想滅了這口。

「胡說!」金俊秀馬上接了澄清的話

而朴有天只是看著這激動的金俊秀,眼裡充滿了不可思議…

該繼續證明自己的清白,還是念書?

為了不讓自己越描越黑,所以金俊秀最後只是說了聲,快念書吧,要不然又得晚睡。

所以終究沒人知曉金俊秀到底戀愛了沒,但這樣模糊的結果確有些牽動了朴有天的情緒。

可這種事情要當面說清楚也尷尬,所以他們暫緩這種敏感話題,於是繼續自己待在這裡的目的。

眼看金俊秀已經背到了第四課,時間也已經十一點了,朴有煥老早就爬回房裡玩,這時的金俊秀撐不住的就又趴上桌。

「媽阿…真的很多。」金俊秀嘆了口氣埋怨

「慢慢念,不急。」朴有天拿著手上的國文輕聲說著

也是,反正朴有天會陪自己,沒在怕的。

爾後橫金俊秀又繼續了後面的單字,然後他看見了一個單字「dominate」

他嘴裡又開始胡亂自己的句子組裝…

「我要dominate有天…。」金俊秀唸著唸著,自己都覺得好笑了,於是又說了下一句:「有天對我而言,在我心裡是dominate」

他也不管詞性是什麼,隨隨便便的亂念一通。

一旁的朴有天聽完心裡是沒了方才不快,於是笑了起來。

「笑什麼阿你…。」金俊秀伸手就捏著朴有天那有些嬰兒肥的臉頰

「你想支配我阿?」朴有天笑問

「不行嗎?」

朴有天沒回應這反問,然後又說了一句讓人聽的都心癢曖昧的話:「你在我心中也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就這麼,金俊秀那『恩康康康康』的笑聲就跑出來了,這種笑聲朴有天很明白,金俊秀要是真高興起來,就是這樣的開心的笑聲。

「不玩了,我要繼續背了。」金俊秀坐直了身子,繼續往下挑戰。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側顏,自己的心情也舒坦許多。

暫且不論朴有煥對自己告狀內容的可信度,這確實讓他有些醋意,一來他不曉得金俊秀中意誰,二來金俊秀中意的卻不是自己。但既然沒有人曉得,他也不好過問,或許朴有煥那小子的話只是一句玩笑,也沒必要掛心。

那一字的「dominate」確實讓他穩了下來…自覺自己是庸擾自擾這種不可取的人。

金俊秀將第五課都背完時,他蓋起書本,喘了一口氣。

「念完啦?」朴有天眼神飄向金俊秀,看了一眼

「對,等等要來算數學。」他可是下定決心的勤奮

「嗯。」

金俊秀好奇的看著朴有天那書上面的內容,然後輕唸:「與元微之書?」

「對。」朴有天答

「人生幾何,離闊如此!況以膠漆之心,置於胡越之身,進不得相合,退不能相忘,牽攣乖隔,各欲白首。微之,微之,如何!如何!天實為之,謂之奈何!」

金俊秀不急不徐的唸出了這古文的開頭幾句…雖然不是唸的字正腔圓的,但卻也別有一翻味道。

這樣的詞句何嘗不動心,雖說白居易是以朋友之意傳達這思念之苦,可當下卻不也讓人懷疑這字字句句的別有用心…。

俊秀…你怎麼想的?

縱使我們倆從小便在一起,可在這心理的某個角落卻隔的比胡越的距離還來的遠,想更進一步怕我們不能接受更是難以適合,但如果又一直保持這般距離,就怕你我之後沒了感覺。

這些心思泉湧,讓朴有天最後吐出了一句:「此夕此心,君知之乎?」

金俊秀手裡拿著數學課本回看著他…

他是聽出了這用意,可卻無法裁量自己判斷的準確度。

君知之乎?

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可惜就沒人說的出口…。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