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模擬考考試的第二天,在鐘聲打後,全班坐在最後一排的同學起身將最後一科的科目收了回去。

金俊秀的考卷被收走後,他頓時失了力,整個人就軟趴在桌上,右側臉就貼著書桌,雙眼無神的看著窗外…。

明明才兩個星期,就已讓他忘了太陽的耀眼程度,火熱的溫暖。

「考不好啊?」沈昌珉踢著他的椅子問

朴有天也轉過頭看著這後腦杓對著自己的金俊秀,也問:「俊秀,怎麼啦?」

金俊秀動也沒動,只是看著窗外的黃昏,輕說:「原來…只有我的生活改變,其他的都沒變阿。」

沈昌珉與朴有天兩人聽的一頭霧水。

其實金俊秀的話裡沒什麼深度,他只是覺得,自己改變了唸書的態度,在這兩星期裡,他多了許多的情緒,時而低時而高。

而太陽什麼也沒變,依舊是那麼的炫目。

這不能證明什麼,頂多讓他明白,世界並不是為他一人而轉動,縱使自己情緒再怎麼波折,地球還是繼續轉他的,時間更是不會停滯的繼續計算下去,什麼時光倒流,一切都只是天馬行空的科幻罷了。

說來說去,這一切的無厘頭的思維,緣於金俊秀他沒考好。

這不好的程度讓他想回溯一下時光,然後好好重頭再唸一次高中。

因為距離上課還有一些時間,金在中拖著鄭允浩就趕緊拿著模擬試卷跑來跟沈昌珉和朴有天對答案。

他們在金俊秀後頭討論著哪幾題什麼答案,而他本來不想聽,可因為聲音的不可抗拒性,他還是聽到了他們四人的對話。

他心裡默默淌血,五題討論出的答案,他就錯了三題,他嘆了口氣後,慢慢坐正,然後起身就走出了教室。

他去上了一下廁所,然後洗了一把臉,隨意的就拉起衣服擦著那滿是水珠的臉蛋,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就只能拿兩字來形容…

狼狽。

第一次的考試就讓他這麼挫敗,讓他很難想像往後的模擬考,就怕自己沒進步,反而更糟。

他沉重的腳步踏出了廁所,踉踉蹌蹌的走回教室前的走廊,然後就趴上跟自己胸口一般高度的女兒牆上。

沒多久,突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也跟著趴上那女兒牆。

「考不好啦?」是朴有天

金俊秀頭轉過看向他,沒什麼精神的點點頭。

「第一次嘛,別太在意。」朴有天笑說

「就怕以後考的更爛。」金俊秀哀怨的說著,不是愛這麼亂想,不過就是沒緣由的想往不好的地方想去

「俊秀阿,要向上修正喔,向下是不行的。況且這次不好,並不代表下次就不好,這只是告訴你,你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呢。」

金俊秀瞥了他一眼,兩人不知不覺的,那趴在女兒牆上的手臂就靠在一塊了,金俊秀很自然的放鬆,全身無力就把頭轉靠上他的肩膀,然後細碎的說:「我知道。」

朴有天微偏著頭看著金俊秀那天生就有些棕紅的髮色,他用只有他們倆才聽見的聲音說話:「其實,我很高興你將我當成你的動力在努力。」

金俊秀只是含糊的允應一聲,似乎不想表態什麼。

然後朴有天又對著他說:「所以我希望你別放棄。」

金俊秀不曉得自己是幻聽還是怎麼地,他覺得朴有天這時的聲音,真好聽,聽的他心裡舒暢許多,莫名的自己又有了一點信心。

「我沒那麼容易就放棄的。」他說

就這麼放棄的話,感覺好像自己拒絕朴有天當自己的依靠和動力,明明是他自己貪戀這些…而現在朴有天給了他,他才不想因為這些負面情緒而將它丟棄。

後來上課鐘聲響了,兩人就慢慢的走進了教室裡將最後一堂的自修課給度過。



在晚上時朴有天拿著自己的考卷跟金俊秀一起檢討,因為正確的答案老師還沒發,所以他們只是互對著答案,然後檢討那些他們答案不同的題目。

「你如果再多想到這一步的話,你算的就跟我一樣囉!」朴有天在自己的試卷上畫的花,邊講解著

「所以我數學的敏感力還不夠!」金俊秀明顯含恨自己這麼粗心

「這可以練的,不過你對的還滿多的阿,或許正確答案出來有些答案你才是對的呢。」朴有天翻著他們每張考卷來看,被撇掉的也不是很多

「少來了,你應該全對了吧!」金俊秀拿著朴有天的考卷,看著上面每處的字跡…

「哪能那麼強阿,昌珉比較有可能吧。」朴有天笑著說

「可是你們倆的程度都差不多耶!」金俊秀像是膜拜神明一樣的崇拜著朴有天的頭腦

朴有天只是笑笑,也沒說什麼,後來他們又拿起書本開始為了下一次的模擬考做準備。



晚間準備入睡的時候,關了燈,金俊秀就躺在地板上…沒什麼睡意的,突然叫了聲朴有天:「有天…。」

「嗯?」朴有天在床上翻了個身,轉向金俊秀的方向聽著

「我真怕我最後沒辦法跟你上一樣的大學耶…。」其實金俊秀很明白自己要上X大是不可能的,不過他內心還是會奢求一點奇蹟

「別這樣想嘛…你要想你會考上,心想事成的。」

朴有天又用那好聽的嗓門說話,金俊秀的身子也轉向朴有天的方向…兩人雖一人睡在床,一人睡在地板,不過卻感覺,只要將身體轉過那人的方向,好像就能跟對方靠近一點…。

這時的朴有天在床右手彎曲,頭就枕在上面,雙眼看著房間裡的漆黑,左手就無聊的在床緣邊閒晃…

而在地板的金俊秀也因為眼睛適應了黑暗,所以自然是看到朴有天那隻手在床緣邊擺盪,他玩弄心作祟,伸了右手就抓住了朴有天左手的食指。

「還不睡你!」

就像孩子牽媽媽一樣,金俊秀就抓著他的食指不放,還時不時扯幾下…

「你不也一樣,還抓我。」

話是這麼說,但朴有天卻又動起其他沒有被抓住的手指,慢慢婆娑著金俊秀每隻手指的指截,就這麼簡簡單單的來回讓金俊秀有些舒服的就快入睡,而抓著朴有天食指的手,也慢慢的鬆散開來…。

朴有天感覺金俊秀的手鬆了起來,於是他將手伸進的金俊秀的手心裡,輕輕將他握了起來,就像哄小孩一樣,拇指在金俊秀潤滑的手背上來回的撫摸。

這手並不比女生來的好摸,因為男生只要有運動,手背甚至到手臂都會爆筋,就因為這樣,天生好動的金俊秀,手背上也略微的爆筋顯得凹凸不平。可這也不像粗活人一般的粗糙,剛好介於像女人一樣柔軟,卻又帶著有些男人的鋼硬,摸起來很不一般,但也挺舒服的。

朴有天沒有入睡,他想著…

金俊秀與自己同樣是男人,可卻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想呵護著他…甚至想放棄好的大學,然後與他在一起。

愛情容易使人盲目,他對於他的情愛,確實是讓他盲目了自己的未來…

而這種放棄好大學的想法,早在很久前就被金俊秀給抹滅掉了,他不怪罪金俊秀不懂他的好心,反到感謝金俊秀這般的堅持,讓他相信,如果能在一起,不管雙方考到哪裡的大學都不會是問題,而自己的未來也不至於被犧牲。


只是現在…他自以為這麼握著他的手,對方就是屬於他…

而這種自以為是,也只能趁著對方熟睡時才能顯露。

────未完────

哀...愛情固然美麗,可一不小心,它可能成為殲滅你未來的核子彈阿…
所以囉,談戀愛還是需要幾分理智,才會談的美,談的漂亮。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