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第一次模擬考成績發下來後,金俊秀還沒來的及感傷,第二次的考試也就快到了。

而天也漸漸的開始轉涼,有入冬的氣息。

金俊秀拿到了老師發的成績單,他走回座位時,就胡亂的將他塞進抽屜裡,像是沒那件東西一樣,繼續低頭唸自己的書。

一旁的朴有天想關切,可又不敢就這麼開口問,也就只能抑抑自己那好奇的心,等著自己的成績單發落。

後來老師也念了朴有天的名字,他起身正想往前去拿時,老師突然說:「朴有天這次考全高三最高的呢,這種成績要上X大不會有問題喔。」

朴有天臉上只是輕微的笑了一下,趕緊就將那成績單拿回,然後若無其事的走回位置上坐下。

換叫到沈昌珉時,老師又高興的說:「沈昌珉才輸朴有天一分呢!沈昌珉阿,你應該可以考的比朴有天還要好的!」

朴有天頭也沒抬,看著自己的書本。

沈昌珉聞言眼神只是瞪看了那老師一眼,也沒說什麼。

這種話被老師說出來,羨慕的是羨慕,忌妒的忌妒,對於老師而言,他們能沾點學生的光芒當然也欣喜不已。縱使成績是學生努力自己得來的,師長們總會以這當招牌,自動將他說明成『名師出高徒』以打響學校名氣。

所以當學生的他們,對於這些虛偽的讚美總是不屑一顧,要不就是充耳不聞,沒當讚美看待。

沈昌珉的臉色不太好看的拿回成績單走回座位上,將它也隨便的塞進抽屜,而他們誰也沒問誰的分數,各自就唸書去。

放學後沈昌珉起身收拾著書包,前方的金俊秀發現他臉色不怎麼好,於是開玩笑的說:「才輸有天一分臉不用這麼臭嘛!」

沈昌珉沒說話,最後他從抽屜裡拿出那張成績單,然後小聲的說:「真是廢紙。」

金俊秀聽著這語氣,以為自己惹毛了沈昌珉,於是拉著沈昌珉的手趕緊道歉:「我開玩笑的,其實你是我心中永遠的第一名。」

因為跟朴有天的交情夠好,所以他才敢這麼說。

而沈昌珉只是挑了一下眉,聽出金俊秀話裡的誤會,他將成績單拿給金俊秀,然後說:「我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第一,但我在乎我以後念的是不是我第一想要的。」

朴有天整理完書包後,轉身也插進了話題,笑著說:「我明白你的意思。」

金俊秀皺著眉搖頭,手中拿著沈昌珉的成績單說:「可是我不明白。」

「成績好雖然有它的好處,但卻也有不少壞處,一旦高分父母或者老師就希望我能填最好的系,才不會浪費這些分數。但最高分的系不一定會是我想要的…」沈昌珉背上了書包,看著他們倆又說:「我到現在還是很討厭老師跟父母要求我,人本來就是獨立的個體,沒道理我這麼沒自主權。」

「怪不得你今天聽到老師的話臉色凝重。」金俊秀有些嘆息的說著

「還有一點,就是考好老師就會將這一切歸於他們的功勞,而考不好全都是學生的錯。不僅如此還想插手我的人生,看了就煩!」沈昌珉有些慍味的說著,聽的金俊秀冷汗直流

一旁的朴有天到是神態自若,像是早就明白這些是沈昌珉的地雷一樣,他輕笑說:「都快畢業了,就別氣了。填志願是我們的事情,頂多最後偷偷將自己想要的填在第一志願,這樣父母也無能奈你何。」

沈昌珉也點點頭,說這一切他都想好了,未來的人生ˋ道路,他已鋪好在等自己踏上了。

「話說俊秀你考幾分?」沈昌珉問

「我…剛剛好三百而已…。」

金俊秀低著頭瞄了朴有天一眼,又看了沈昌珉一下,感覺自己是不可能去X大了。

「其實這樣的分數可以上很好的大學了,只是上不了X大。」沈昌珉一針見血的說,後來他要走以前又丟下了一句話:「俊秀阿,你下次模擬考就考出我這樣的分數吧。」說完沈昌珉沒等金俊秀回話就離開教室了。

這時的金俊秀才拿起沈昌珉的成績單一看…

四百六十九分。

金俊秀白了一眼,就將那成績單給揉了,然後丟進回收桶。

朴有天只是笑笑的拍著他的肩膀然後與他一同回家。

一路上金俊秀想著自己的成績又想著沈昌珉的事,他有些恍惚跟朴有天說,他還真是第一次發現原來沈昌珉這麼在乎自己成績的事情。朴有天只是笑著說,其實這些事早已成了他心中的芥蒂,從小成績優異讓他吃了不少苦。

這時的金俊秀卻有些欣喜自己的家還挺善解人意更是隨波逐流。

有多少的孩子的成績單都是這麼的光鮮亮麗,可這光彩也只限於那張成績單,或者一張獎狀ˋ一張高學歷的文憑證書。但反觀來看,這些光彩似乎照亮不來孩子身上的陰影,因為成績太過優異,許多自己喜歡興趣的東西都得割愛放棄,最後更是沒能對自己的未來有自主能力,就像一隻沒生命的魁儡,任人操弄宰割。

未來沒人能保證會是最好,但至少得是自己所要所求。



天氣越晚感覺越是冷,金俊秀坐在地板的時不時就搓著那冰涼的手看著桌上的書,朴有天看著金俊秀這舉動,輕聲問一下:「你冷嗎?」

「還好啦,沒多冷。」金俊秀苦笑,其實晚上的天是真的有些冷了

「我去把窗戶關小一點好了。」朴有天說完人就起身去關起那扇窗,然後又走了回來坐下唸書

沒多久門被敲了兩下,然後是朴媽端著兩杯熱茶進房間…

「來,喝一點薑母茶吧,暖暖身子。」朴媽將查擺上他們的桌上,也坐下來看著這兩位孩子

「朴媽媽謝謝你。」金俊秀有些感動的就不客氣的拿起那杯薑母茶喝了

「不會不會。你們唸的還順利吧?」朴媽看看朴有天,又看著那正在喝茶的金俊秀

「沒問題啦,有天教會我很多。」金俊秀雙眼誠實的說著…

「不過還真謝謝你過來陪我們家有天一起唸書。」朴媽笑說

「媽,最近天氣入冬了,你要小心身體。」朴有天眼神沒掩飾,透露著自己的擔憂

金俊秀在旁邊看的都覺得心疼,其實比較起來,自己的成績只是不好了一點,其他跟沈昌珉或朴有天比,自己真的是一位幸福的小孩吶…。

朴媽只進來沒說幾句後就出去了,最後房間又只剩下他們兩人。

「有天阿,你真堅強。」金俊秀語重心長的說著

朴有天轉頭看著金俊秀,然後嘴角緩緩的笑了起來:「因為媽媽堅強,而且…」

「嗯?」金俊秀等著朴有天的下文

「而且因為有你,所以讓我更堅強。」

金俊秀嘴巴聽得不知道要闔起來,而眼睛張的圓溜溜,有些驚訝的看著朴有天…

「所以…我也是你的動力囉?」金俊秀微微歪著頭試問著

「一直都是阿。」朴有天說

金俊秀嘴上笑了開來,很開心的笑著。

他第一次體會,原來當別人的動力是一件這麼快樂的事情…更何況對像是朴有天。

朴有天沒避諱的看著眼前這笑的比太陽還溫暖的笑容,自己是徹底的愛上了眼前這小傢伙,巴不得摟過他扎實抱一把…。

才剛這麼想,金俊秀因為太開心身體就推了桌子,然後很高興雙手就環住他的頸子,抱上了朴有天。

朴有天先是愣了幾下後…爾後雙手也慢慢的攀上金俊秀的腰。

從以前他們就常這麼抱來抱去…但從沒覺得哪裡不對勁,感覺就是兄弟倆的擁抱。

可現在…因為自己的對於金俊秀已經這份囤積已久的感情不小心讓自己察覺後,這擁抱已經不能再是純粹的代表了。

金俊秀發現了自己的失態行為後,反射的就放開那摟著朴有天死緊的雙手,趕緊跪挺起來,手就搭著朴有天的肩膀,推著他自己想後退…但朴有天的手卻抱著他的腰際,讓他難以退後,那挺直的身軀就跪在朴有天的雙腿間,他低頭看著朴有天,而朴有天抬頭的看著他…。

「不好意思阿,一高興就……」金俊秀看著他小聲的說

而他只是仰望著看金俊秀,也回應著:「不會。」

朴有天的手始終沒放開,本來跪挺著的金俊秀最後也累了,他身子放鬆後,屁股就坐上自己的小腿…

這時他們的距離非常的近,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方的眼睛…眼睫毛…嘴唇…。

金俊秀看著看著,不禁的吞了一口水,低著頭不敢再看…。

他慢慢的伸手去拆開那抱在他腰上的手後,自己就用著膝蓋與地板的摩擦力,緩緩的向後退。

朴有天只是看著他動作,也沒說話。

彼此之間繞著一股他們都無法明白,也無法承受的氣息。

後來金俊秀把桌子拉了回來,桌上的東西收拾完後,就跟朴有天說他要先睡了,然後就先去廁所刷牙洗臉。

金俊秀離開房間後,朴有天才鬆了一口氣…

他回想著剛剛金俊秀那離自己特近的紅唇,不由自主的就想更往前一點去索取一翻,心臟跳的有力,每一下他都能清楚的算計著。

對於自己這種駭人的欲望,他甩甩頭,暫且還是先擱著吧。

而在廁所的金俊秀拼命用冷水企圖想澆息自己臉上的熱度,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然後回想著朴有天那漂亮的眼睛及嘴唇,當下的自己卻有了不檢點的慾望想低頭吻上他…。

一日一日的增加,這心底的渴望似乎更茁壯一點…。

要不是大學聯考,他或許還不會發現自己對於朴有天那早已在發芽的感情…就因為要面臨考大學,才發現如果自己再不努力可能就得跟朴有天分開,於是在這種害怕分離的恐懼下,讓他了解什麼叫依賴。

因為喜歡他,所以依賴他……

而我們,到底該怎麼辦?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