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一次的期中考試,最後他們也相當盡力的完成了,至於好與壞也就只能等著學期成績出來才知曉了。

有一次的教訓後,徹底讓他們明白該如何運用大學的時間,在期中考後,朴有天告訴了金俊秀他想尋求好賺錢的工作去打工一下,但卻沒什麼開端也無頭緒。

「你要容易賺的阿…?」金俊秀撐著下巴,轉動著眼球,思考著。

「我不想當廉價勞工。」朴有天說。

現在規定時薪都得九十五了,不過這薪水讓朴有天不甚滿意,但若真找不到更好的,或許也就只能這樣了。

「有了,當家教!」金俊秀突然的想到這好賺且時間又過的快,而這價格的議價很廣,不會扯到剝削勞工這一類的事情。

朴有天睜大了雙眼,眼裡是感激,不過他馬上歪頭又問:「怎麼找呢?」

「我記得學校有公布欄阿,你可以把你的聯絡資料張貼在上面,很多需要家教的家長會去看的。」

這倒也是個好方法,現在父母都為自己的子女著想,總要給他們最好的,肯定會到這X大公佈欄找尋他們所需要的家庭教師。朴有天拿定了主意,他選擇當家教。

「不過你…呃…」金俊秀坐在椅子上指著床上的他,似乎想繼續說下去,但卻停頓了半響。

「怎樣?」

「你會不會被哪家的富貴子女給看上啊?你去當家教真的很奢侈。」金俊秀不急不徐的慢慢說出口。

而其實他的最主要的心裡態樣就害怕真的以後朴有天的學生愛上他,朴有天長的是人模人樣,可就比人再高一等,重點就在於,他這張臉蛋男女都通吃呢。

「你想太多了啦,還奢侈阿,不然我得去當牛郎嗎?」朴有天在床上擺擺手,感覺就不信金俊秀這一套。

「你就不懂,這種事情很常發生阿!況且你如果教高中生年齡跟你的差距也不大阿,孤男寡女同一寢,等等就乾柴烈火然後磨出火花!」金俊秀說的特嚴重的,不過這種案例確實也層出不窮,不可小覷。

「火花阿…孤男寡男的我們就不能。」

「你別給我亂偏題!」

「不然我只限定教男生。」朴有天笑眼瞇瞇的,提出了這樣的限制。

「不用啦,這樣你的選擇性就變少了。」金俊秀搖搖頭,認為這樣不好。

「放心啦,不會有那種漫畫的劇情發生啦。」朴有天笑的天真,也別無他意,就想讓金俊秀明白,其實真的沒有那麼嚴重。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笑臉,心裡也苦笑幾翻,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阿。每次他早上起來曬朴有天的衣服不知道已經從他口袋裡拎了多少封情書了,他並不生氣,這種事情久而久之也覺得自然,而他都得每次拿著夾子一同將情書也一起曬。

以他洗過的情書數量來看,要他不用擔心學生去看上他真的很難吧。

這種時候除了相信他以外,大概還是相信吧,他也不可能就這樣限制朴有天一輩子,擔心的多有時卻是多餘,那麼就乾脆順其自然吧。

「你也要當家教嗎?」朴有天看著他問。

「我…再看看吧,國高中的東西現在沒有太常使用我可能都忘的差不多了。」金俊秀搔搔頭不好意思的說著。

看來家教他不行,而他身邊也沒有交通工具,大概就只能看看學校有沒有一些瑣碎的小工作了。



隔天朴有天就將自己的資料以及他將要家教的科目張貼在那琳瑯滿目的公佈欄上,金俊秀在一旁也幫他選著比較顯眼的地方讓他張貼,兩人貼完也就各自往上課的教室去了。

因為朴有天要當家教一事,金俊秀特別打電話告訴金媽,希望他假日有空載一台腳踏車來給朴有天使用,金媽效率也頗高,在星期六時就載著一台腳踏車給他們,順便來給他們噓寒問暖一翻。

「過的怎麼樣啦?都沒回家耶你,大學這麼忙喔?」金媽將腳踏車搬出後車廂,拿給了後頭的金俊秀,笑著說。

「回家車程貴嘛!省點錢而已啦。」

金媽伸手捏著金俊秀的臉頰,力道是不大,可臉卻也被捏紅了。

「媽媽!很痛啦!」金俊秀拉過金媽的手,用著撒嬌的聲音說著。

「還知道痛喔!你都不知道媽媽多想你們!」金媽雙手插腰,臉上掛著笑容,但語氣卻帶有些譴責。

孩子離家久了,當父母的卻時會感到孤單,雖說養了十八年了也早該覺得膩了,但卻還是不太能適應孩子突然離開自己身邊的那種孤寂感。

金俊秀看著那跟自己一般傻氣的金媽,忍不住也給抱了一把,果然,聞起媽媽的味道眼鼻也突然的泛酸,或許自己是真有那麼一點想家了。

「媽媽要上來坐坐嗎?」金俊秀笑著問

「不用不用,媽媽要回去忙了,有天不在啊?」

「有天今天學校有事,出去了。」

「告訴他媽媽跟朴阿姨都很想他呢!」

「知道知道。」

金媽看著金俊秀微笑著,馬上又得分開,心裡又開始有些的捨不得,孩子不在身邊就怕下次見面可能身材變瘦或者面容憔悴,怕他們沒辦法打理好自己。不過這些掛慮總得割捨,孩子也會長大,獨立也將成為必然的事實了。

而在金媽要轉身上車時,金俊秀突然的叫住他:「媽媽…。」

「怎麼啦?」

「媽媽你能接受同性戀嗎?」金俊秀不知打哪來的勇氣,突然開口就問起他與朴有天敏感的問題。

「同性戀喔…?」金媽摸著下巴想著。

「對。」

「你幹嘛問這個啊?」金媽疑惑的眼神望著金俊秀說。

金俊秀頓了幾秒後,又說:「我有一份報告是要做有關於你們這輩的人對於同性戀者的看法,這對於教育下一代很重要,得要有正確的看法與觀念。」

這話說出來,金俊秀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其實壓跟沒這回事,不過由於他是教育學系,他利用這樣的教育名義去測試金媽是否能接受同性戀者的事情。

「這樣喔…那你接受嗎?」金媽笑著反問。

「我接受呢,只是自己喜歡的人剛好裝錯性別的殼子而已,沒什麼不能接受啦。」金俊秀眼神堅定的說著。

「那媽媽老實告訴你吧,其實我跟朴阿姨吼,因為同時懷孕阿,我們兩個其實將你跟有天指腹為婚呢,還跑去廟裡發誓要把你嫁給有天耶,誰知道你們生出來都有小鳥勒!」金媽笑的很開心,說起了這翻的往事,讓他品味不少以前所做的蠢事

「那…怎辦?我們都是男生耶!」金俊秀睜大了雙眸,他就不曉得原來以前金媽做過這種俗事。

「這問題媽媽很早就想跟你說勒,但是就怕你不能接受阿,既然你都能接受,那你就嫁給有天阿,這樣媽媽對神明也有個交代嘛!還有你哥說什麼,你們要結婚可以去美國的舊金山阿,說什麼法律已經合法之類的東西,以後你們有錢又有閒就去那裡叫你哥帶你去結婚啦!」

金媽說了一堆,其實金俊秀的結論並不是很複雜,總結是,他曉得自己的媽媽似乎對於同性戀的事情吃的很開,不介意的。

金俊秀嘴角傻笑著,然後點點頭說:「喔喔,知道了啦。」

「反正有天不錯阿,嫁給他啦,也只有他才能忍受你的懶惰啦!你找不到這麼好的了啦!考慮看看嘿!」

明明就是自己在試探金媽,怎麼反過來金媽卻要他接受指腹為婚這種事情,搞得真像自己不能接受他與朴有天的關係似的。

最後金媽也開車回去店裡了,金俊秀看著金媽漸漸遠去的車身,嘴邊笑的開心,從不曉得他就得跟朴有天在一起才對得起老天爺,這種違反大自然定律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遇見呢。

指腹為婚阿…

原來打從娘胎開始,我們早已注定是得一起的了。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