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沒幾天後,很順利的就應徵到家教了。

他的家教學生今年升高二,一位女孩,家庭也挺富裕的,一次就請他幫女孩補兩科,一科數學,一科英文。

每小時的時薪是五百元。

朴有天對於這樣的價位也感到滿意,至少比去超商打工都來的划算,物超所值。果然選擇當家教是正確的。

這女孩朴有天並不曉得她叫什麼,只曉得她的綽號叫做小泉。

相處了幾星期後,小泉與朴有天兩人之間並沒有金俊秀腦子裡幻想的愛的火花,小泉對於朴有天似乎不感興趣,上課兩人也和諧,就像一般老師與學生那樣,沒有多餘的話題,也沒有額外的談天,準時上課,準時下課罷了。

不過在某天小泉趁她爸媽不在家時,補完課程她約了朴有天要不要一起去附近的夜市逛逛,朴有天想想,反正這裡距離他的宿舍並不遠,他想騎著腳踏車回去載金俊秀一起出來逛。後來他答應了小泉,然後告訴她,他要回宿舍去將室友帶出來一起逛,小泉也同意,於是他們就相約在夜市的停車場相見。

朴有天回去宿舍後就帶金俊秀一起去夜市。本來金俊秀還不太願意,畢竟他們也只有一輛腳踏車,要讓朴有天載,老實說他不是不相信朴有天的技術,是害怕自己太重苦了朴有天。

「不會很重吧?」金俊秀抓著朴有天的衣角,問著正在騎車的他

朴有天看著前方微笑著,頭微幅度的偏向後,對著金俊秀說:「重才穩嘛。」

金俊秀沒好心的就往他的腰際給捏下去,朴有天沒形象的叫出聲,金俊秀又再問:「到底重不重阿,太重我騎啦!」

如果相較起來,金俊秀的重量是比朴有天重一點的,但其實雙方也沒差多少,朴有天騎起來說實在的,也不覺得有什麼騎不動的,他反而很喜歡這樣的平凡。在這種科技發達的當代,眾情侶不是開車就是騎機車了,哪來悠閒的騎腳踏車載著自己的情人,以最人力的方式載著對方出去玩。這樣的方式節省石油,而腳踏車的速度也緩慢,能就拉長他們兩坐一台車的美妙時光,很新鮮甚至新穎。


「不重不重的,車子還不是在跑嘛!」朴有天笑說。

是阿,縱使重到爆胎那又如何,用走不更是一翻風味嘛。

說來說去,什麼方式都好,只要跟你一起,都好。

沒多久他們就到達與小泉約好的夜市,小泉對他們招招手會合後,他們就一起走進夜市的人群裡。

「你是有天的學生啊?」金俊秀看著小泉問。

自朴有天將金俊秀載去停車場,小泉第一眼見金俊秀後,整個動作就相當的不自然,直到他們走到夜市裡頭,她走在朴有天旁邊,眼神還會自動的跳過中間的朴有天,偷瞄著金俊秀。

「對。」小泉點頭,臉上還微微的紅潤。

不過這對於粗神經的金俊秀並沒有發現其中的異樣,一旁的朴有天也只是輕輕摟著金俊秀的腰邊,然後看著這夜市小吃的招牌,也沒發現其實他隔壁的小泉看上了金俊秀。

金俊秀逛時偶爾也會問問小泉想吃什麼,然後幫忙買。明明朴有天跟小泉才是老師與學生,可這兩人看上去感覺就像是陌生人一樣,金俊秀偶爾還會在朴有天耳邊小聲告訴他,要他好好照顧小泉一下,就不曉得這兩人怎麼會不熟成這樣。

「她想吃會自己去買。」朴有天這麼說。

金俊秀聽了就黑了臉,雖說朴有天這麼講也沒什麼錯,但總覺得不可思議,小泉與朴有天就這麼合不來嗎?其實這也不應該怪罪朴有天,他天生就對於自己不熱衷的事物冷漠,要讓他裝的很熱烈對他而言很虛偽,而朴有天自身也認為沒必要。

這時的金俊秀告訴他們,他要去買杯飲料喝,讓他們等會,朴有天點點頭有就站在後方等著金俊秀,小泉就站在朴有天身旁,她趁著等待金俊秀時刻,拍了拍朴有天的肩膀。

「老師,他有女友嗎?」小泉抬頭問朴有天。

朴有天瞄了小泉一眼,然後說:「沒有。」

不過他有我。

這句話他自動的省了下來,他想說出口,不過他知道金俊秀不喜歡與他們不熟悉的人知道這些事情。

「這樣阿…。」小泉說完後,他們倆也沒再說話。

爾後金俊秀買完回來,朴有天就說他也想喝,金俊秀插了吸管很自然的就遞到他嘴邊,等朴有天喝完後,金俊秀也拿會去順勢喝了一口。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我跟金俊秀就是這種關係。朴有天驕傲的藐視小泉一眼。

這種心理狀態通常我們稱做幼稚。

只是朴有天這幼稚的一面隱藏的很好,沒特別敏銳神經是不會察覺到朴有天正在自鳴得意。而小泉又剛好是沒那敏銳的神經,於是朴有天這無言的示威她自然沒感覺到。

最後他們吃飽也逛完後,他們與小泉就各奔東西,各自騎車回家。

金俊秀看著路邊的夜景,隨口問問朴有天家教的近況,「你家教還好吧?跟那女孩相處的還不錯吧?」

「不錯阿。」

「不過怎麼感覺你們好像很不熟阿。」

「我們就這樣。」

朴有天也不曉得該怎麼解釋,小泉跟他其實真的沒特別的要好,說起來他與小泉之間只是利益關係罷了,一個繳錢,一個教導,就這般純粹的給付關係。

但今天在夜市小泉問自己金俊秀有無女朋友一事,這對於朴有天有些不好的預感,會這麼問一來是好奇,二來就是小泉想搭訕金俊秀也不一定。雖然今天他很開心能與金俊秀一起去逛夜市,不過卻也因為這次的夜市讓小泉知道了他有這樣的一個寶,心裡莫名的不是滋味。

這種金屋藏嬌的小心眼,朴有天是第一個將他發揮的淋漓盡致。



果然,幾天後朴有天再去幫小泉補習時,小泉就麻煩他拿一封信給金俊秀。

下課時朴有天牽了自己的車,停頓了一下,他伸手摸向自己的側背袋,拿出了小泉的書信,他本來想就這麼打開來看,然後看完再毀屍滅跡,不過這麼做似乎很沒肚量,而且也會毀了小泉的期待,這般良心他還是有的,有些事情沒必要做得太極端,雖然自己是極度的不願意。

算了,還是拿回去給金俊秀吧。



「你的,小泉給的。」朴有天從自己書包裡拿出那書信,遞給坐在他床上的金俊秀。

金俊秀疑惑的看著那信封,沒幾下就把它拆開來看。

朴有天坐在自己位置上,看著金俊秀那漸漸上揚的嘴角,他眉頭一皺,低聲問:「她寫什麼?」

金俊秀抬頭很高興告訴朴有天:「小泉說她喜歡我呢。」

喜歡你還笑的這麼開心?

朴有天起身走向床邊,伸手就從金俊秀的手中抽出那張信紙,他快速的掃射內容,最後低沉的吐出三個字,「我不准。」

「什麼你不准?」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那沉重的臉,眼睛睜得大大,伸手就想拿回那封信。

「不給你。」朴有天把拿著信的那隻手舉向後頭,就是不給金俊秀拿。

「那是我的情書耶!」金俊秀從床上跪起,想再往前一點拿那封信。

朴有天更是將手往後伸,金俊秀怎樣就是拿不著,於是金俊秀有些生氣的說:「你很奇怪耶!我從來就沒有把你的情書丟掉耶,我都不知道替你曬了幾封的情書了!我好不容易拿到一張你竟然不給我!」

金俊秀生氣的點很容易明白,衣服通常都是金俊秀在洗的,每次洗完才會發現原來朴有天的口袋裝了情書,第一次發現時他承認自己是有點的吃味,不過後來倒也習慣,還很貼心的一張一張把他曬乾,再還給朴有天。

不過就因為如此,朴有天收到情書的頻率實在是高得嚇人,高到連金俊秀自己都覺得他是不是很沒有魅力,與朴有天比較下來,他還真沒收過誰寫給他的情書,然而現在好不容易有一封了,眼前這朴有天卻耍脾氣的不給他。

「你要蒐集我寫給你。」朴有天將情書放到他的書桌上,轉身批頭就說。

金俊秀聽到這話也明白眼前這人就是傳說中的醋桶,朴有天這醋不小心給打翻了,而且還不小心潑得他滿身都是。

「你喔…。」金俊秀盤腿就坐上床,笑著悶說。

本來還有點生氣的金俊秀也因為朴有天這可愛的提議給逗笑了,朴有天坐上自己的床,一個躺下就往金俊秀的大腿上躺去,金俊秀伸手就捏著朴有天的的臉頰,笑著說:「你沒事幹嘛吃那麼大的醋阿,我又不會答應。」

「問題不是你會不會答應,是我不喜歡別人看你。」朴有天誠實的說。

這種強大的佔有慾或許從小時後就有了。朴有天不喜歡與別人分享自己使用的東西,也不喜歡借給別人,大家都說他有嚴重的潔癖。沒錯,在理論上來說他可以說是個潔癖王,但以金俊秀這件事情實質下去探討,這樣的潔癖套在金俊秀身上我們就延伸為佔有慾。

他不願意金俊秀被人摸被人看,他甚至會像在珍藏自己喜愛的事物一樣想將金俊秀給禁臠起來…。

「我以後不想帶你出去了。」朴有天後腦杓躺著金俊秀的大腿,那雙無神的桃花眼有些迷茫的看著金俊秀。

「也沒必要因為這樣就囚禁我吧?」金俊秀微笑說。

「我就想。」

「我都不曉得原來你會這樣耶。」自從跟朴有天在一起後,他像在發現新大陸一樣,發現了朴有天這不為人知的一面。

朴有天只是輕笑一聲,沒多說什麼。

話再說回來,朴有天也很明白自己不可能將金俊秀給關在房裡不讓他出門,可外面那花花綠綠的世界充滿著危險誘惑,怕金俊秀就被拐走,以及有些淫穢的眼光會看著金俊秀,他心裡就會不舒服。

金俊秀就只有他能看,別人都別想。

金俊秀發現朴有天都沒回話,他手心就慢慢蓋上朴有天的雙眼,由於因為剛剛洗過澡,金俊秀手上那沐浴乳的香味傳到朴有天的鼻息裡,這淡淡的香味,像是特殊的療效一樣,治癒著朴有天焦躁煩悶的心思。

然在雙眼都降為黑暗的瞬間,金俊秀那酥軟沙啞的嗓子說:「我知道你因為不能囚禁我感到煩悶啦,不過呢…我跟你說喔,你雖然沒辦法囚禁我,但你卻禁臠了我的愛呢。」

當雙眼看不見時,其餘的感官神經也就隨後敏感起來…。

朴有天耳朵清楚的聽見金俊秀所說的話,比平常清楚,也來的清晰。

他想將金俊秀手拿開,迫不及待想看看那張他每天都看得到的臉蛋,然後再亂親吻一把。

不過金俊秀卻沒讓他這麼做,他遮著朴有天的雙眼,然後只是緩緩的彎下身,吻上躺在自己腿上的朴有天…。

看來自己當初選了教育學系是沒錯的。

因為他眼前就有一位亟需被他教導的孩子,學生名字叫做朴有天。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