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過了大一的上學期,這兩人趁著寒假回家過年,快過年的期間金俊秀總拉著朴有天出去買年貨,金媽與朴媽也就交代這兩個兒子,讓他們跑腿去。朴有天最聽兩人的話,一人是朴媽,而另一個是金俊秀,只要這兩人發號施令,朴有天通常不會拒絕。

他們回來的路上,朴有天經過了一家理髮店,上邊還標價剪染有優惠之類的字眼,他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頭髮,想說也長了,不如就找天過來這裡剪。而他眼神又落到金俊秀的身上,伸過手就摸著他的髮尾,頭髮很柔軟,沒有男性的那種粗糙,這冷天他那發冰的手尖不小心碰到了金俊秀的後頸,害的金俊秀反射的縮了身子。

「呀,你在幹嘛阿,你的手好冰呢。」金俊秀縮了個身轉頭問他。

朴有天聳聳肩,無辜的說:「我想剪頭髮。」

你想剪頭髮幹嘛摸我阿…?金俊秀心想。

「明天我陪你來剪呀,反正我那麼閒。」金俊秀說。

而那脖子上冰涼的觸感仍是在他的後頸打轉,金俊秀看了朴有天一眼,他將購物袋換右手拿,左手很攀過去就牽上朴有天的手。朴有天有些吃驚的抖了一下眉毛,牽手這等事其實金俊秀沒主動過幾次,也或許在這雪路上沒幾人所以金俊秀才敢這麼做吧。

朴有天手一扯就把金俊秀拉的更近,兩人就併著肩走著,金俊秀低著頭似乎在偷笑什麼。

「你在偷笑。」朴有天說。

金俊秀微微笑笑的搖著頭,為什麼偷笑?

因為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金媽告訴他,他們指腹為婚的事情。這件事情他到現在都還沒告訴朴有天。會這麼做其實有他的原因,他總認為如果兩人的感情這麼順理成章很容易就會被背棄了。換句話說,他認為他們都得學會什麼叫珍惜才能算是真正的談過一次戀愛。所以他遲遲沒向朴有天表明,而再者是他也不懂金爸是怎麼想的,所以還是步步為營來的好。

「你在想什麼啊?」朴有天好奇的看著他,笑問。

金俊秀瞥了他一眼說:「你的手真冰呢。」

「雞同鴨講阿你。」朴有天不滿的說。

這時金俊秀突然拉住他,他們瞬時的停下了腳步。

朴有天轉身不明白的問:「怎麼了?」

金俊秀看著他,笑了出聲,其實他想告訴他,他在想他們的未來,未來的日子,未來的生活…。

不過這些話要他說出口實在不容易,而且他也不曉得這些會不會實現,說出口就怕是給了朴有天一個期待,可又不能保證不會給他帶來失望,與其說出口,不如心中保留吧。

可眼前這好奇寶寶都發問了,他能不給他一個交代嗎?

一個交代並不難…金俊秀的方式很簡單,傾身獻吻。

「你的嘴唇這麼紅,可是怎麼這麼冰?」金俊秀笑說。

這種吻來吻去的惡習可說朴有天是帶原者,而金俊秀卻不小心給感染了。

朴有天看著眼前的金俊秀,笑的調皮,然後說:「需要你的溫暖囉。」

那兩隻緊緊牽著不放的手是聯繫兩人更近距離的橋梁,朴有天一手拉過,腦袋左顧右盼了一下,確定沒人,摟了金俊秀就吻上他。

溫暖嘛…傳導需要時間,而他們就貪戀這麼一點溫度,時間越久越好。



隔天,本來是金俊秀要陪朴有天一同來剪的,不過後來金媽有事叫金俊秀一同幫忙,朴有煥又上學去,於是他最後自己走去理髮店剪了。

「請問您要剪什麼髮型呢?」理髮師問。

朴有天其實也沒特想剪的髮型,好一會兒他回:「好整理型的。」

理髮師也專業,他笑笑的就開始對他的頭髮開工,沒多久就幫他剪了一個算可愛又帥氣的短髮,後來理髮師又說這次染髮有優惠問他要不要染。朴有天本來不打算,不過最後想想,反正都上大學了,嘗試點新鮮其實也不錯,於是他就挑了咖啡牛奶色的染了。

程序全部都完成後,理髮廳的人都看的讚嘆,還未改造以前他就很帥了,現在改造後又帥的沒天沒理,當然朴有天自己是沒什麼自覺,只是覺得看他自己那顆頭覺得有些的不習慣。

後來他付了錢,就走出理髮廳。

他一個走在路上,天氣冷的可以,他突然又想起昨天與金俊秀大膽的在街上接吻心情就莫名的好,不過心裡卻是有些失望,現在一個人的他,真的說不出的寂寞。與金俊秀明明才分開不久,自己就想念他了,這種黏人的程度其實就像孩子黏媽媽一樣,「戀秀情結」是變本加厲的嚴重了。

在這路上他遇到了一個挺眼熟的人物,他皺著眉頭加快了一點腳步後,走近才發現自己沒認錯人,他在那人身後輕聲叫著:「金在中。」

金在中轉身看著他愣了三四秒後,還吞吐的問:「你…朴有天?」

「對。」看來他染了這顆頭是真的有那麼一點誇張了。

「你也變得太帥了一點吧!不喔,帥很多!」金在中笑了開來,久違不見的老朋友以這樣新型態出現還真是有些不習慣。

兩人就站在街上噓寒問暖一翻,過的如何之類的屁話問著對方,最後金在中問起他與金俊秀,朴有天也誠實的告訴他,他們上大學後就在一起了,不是那種青梅竹馬的一起,是以情人的身分生活一起了。

金在中聽著也感動,畢竟金俊秀的心意也有個著落,這何嘗不是好事。

「你跟鄭允浩呢?」朴有天問。

「還不錯囉。」金在中笑說。

朴有天點點頭,他微微的看金在中幾眼,然後走近他耳邊,輕聲問:「你跟鄭允浩…有那個過嗎?」

金在中看他一眼,也小聲的問:「你該不會想跟俊秀…?」

朴有天點點頭,不想的話他幹嘛問?

「其實…這該怎麼教你呢,你自己上網研究嘛,不過保險套跟KY是一定要的。」金在中紅著臉說。

「所以你是嘗試過了?」

「沒嘗試過怎麼告訴你啊!」

也是。後來金在中只是簡略的告訴他鄭允浩怎麼處理的,講的他滿臉通紅,可朴有天卻也只是面無表情的聽,在外人看來還以為金在中要告白呢。最後朴有天只是點點頭,感覺吸收滿多的,兩人告別後朴有天就回家吃飯了。

一回到金俊秀家裡,朴媽和朴有煥都在金俊秀他家用餐了,一進門全數的人都看著朴有天那顆頭…。

金媽最先出聲,端著湯出來就說:「誰家兒子啊!長這麼帥!」

是真的很好看,這順眼的程度也讓金俊秀花了眼,果真朴有天裝扮起來就很不一樣。

他想著,或許下學期他又得幫他曬很多情書了吧。



「你怎麼染這麼可愛的顏色阿。」金俊秀在自己床上笑著問。

這顏色看了就想喝咖啡牛奶,讓他真想啃一下朴有天的頭。

「不知道,隨便選的呢。」朴有天也笑著說。

看來金俊秀也喜歡這顏色,自己沒選錯。

後來金俊秀也告訴他,看他染自己也想染了,朴有天說要帶他去,但金俊秀最後還是覺得別染的好,怕染了之後他的順毛就不見了。

朴有天跟金俊秀說完話後,他說他要回家去了,金俊秀坐在床上看著他,然後說:「不多留一下?」

朴有天轉身看了一下金俊秀,自己也爬上床欺身就壓上金俊秀,吻著他。兩人不吻還好,越吻越是激動,朴有天的手都伸進金俊秀毛衣裡,摸著那柔軟的肌膚,而金俊秀也沒拒絕,不過腦海那與金俊秀約定的枷鎖突然的浮現,讓他不得不終止這樣的行為。

「我……。」朴有天一手撐著床,看著身下的金俊秀。

金俊秀被吻的雙頰泛紅,有些可憐的看著朴有天。

「抱歉。」朴有天說。

這聲抱歉出口,讓金俊秀是欣喜又是難過。

欣喜朴有天算憐香惜玉,難過又為難了他。

「你…等開學。」金俊秀淡淡的說。

朴有天聽到這話,臉笑起來就像得了糖果的孩子一樣,看不到眼睛了。

他要離開前又吻了一下金俊秀的頸子,然後開心的說:「我希望趕快開學。」

「不過只能一次。」金俊秀說。

朴有天點點頭,至少有一次,機會可不能浪費了,自己也得回去好好做功課,不然怕做不好。

「我會對你負責的。」朴有天這麼說。

「你又知道我們以後一定會一起了?」金俊秀挑眉問。

「會的,用這一次換我們一輩子。」

說完,朴有天又吻上那令他愛不釋手的小唇瓣。

諾言阿…

沒有白紙黑字的畫押有誰會當真呢?

話雖然這麼說,但承諾了至少有個目標的可以軌道走。

一輩子呢…如果真能用一次就換上你的一輩子,幹嘛不賭賭看?

賭性總是這麼堅強。

賭徒:金俊秀ˋ朴有天。

籌碼:彼此的一生。

遊戲規則:下好離手,切忌悔不當初。

────未完────
為什麼最後會少打字?= =+

白癡阿我...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