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寒假不長也不短的一個月裡,朴有天辛苦的熬過去了。

沒錯,他打從心底就期待開學的來臨,這段期間他用了電腦靠著這無遠弗屆的網路獲得許多他將要實踐真理的資訊。以他這種挑三揀四,雞蛋裡挑骨頭的性格,他可說是做了充足的準備,並且將所有在網路上都看起來可行的方法ˋ姿勢,全部裝訂成冊,像是在準備大學聯考一樣,每天專精的研讀,就只為了這一天的到來。

在他們開學後的幾星期,全部的課程都加退選完畢後,他特地挑了隔日是假日的星期六,然後皮皮的敲了金俊秀的房門,悄悄的自己就走進去了。

「怎麼了?」金俊秀拿著自己的課表坐在位置上轉頭看向他。

眼前這人純真無邪的臉蛋讓他真的不曉得該如何開口要求這種事情。

該跟金俊秀說,『呃…我們上床?』,『我們來做愛吧。』這等低等聽起來又下賤的邀約是真的讓他難以啟齒…。

可……重點是,說好的事情怎麼能不履行呢?

「俊秀……。」他靠著房門,兩隻手有些出汗的握著手把,雙眼猶疑的看著金俊秀,仍是不曉得該不該開口。

金俊秀鳳眼圓溜溜的看著他,他從椅子上起身,坐上床,然後對著朴有天招著手說:「過來。」

朴有天躊躇了幾秒後,緩緩的走向金俊秀床緣,低著頭看著他。

「你想要說什麼嗎?你看起來很緊張呢。」金俊秀盤著腿抬頭看著朴有天說。

其實這樣的互動真的是相當的平常,但這在朴有天的視角裡卻不是那麼一回事。金俊秀擔心的慰問他,而他卻盯著金俊秀他紅唇看的忘我,耳裡壓根沒將金俊秀的話語聽進去幾字。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一點反應也沒有,他伸手拉著朴有天的手腕,然後說:「你到底怎麼了啦?」

被拉這麼一下他總算有些回神了,他嘴上溫柔的笑著,搖了搖腦袋瓜子,說道:「沒什麼。」

可金俊秀也不是省油的燈,跟朴有天在一起這麼久了,他怎可能不曉得朴有天心理有事瞞著他,縱使那笑容笑的再怎麼媚惑人心,但在金俊秀面前,朴有天還是沒能將自己的心思給成功的埋藏。

「說謊喔你。」金俊秀甩著他的手說。

朴有天沒有否認,他確實是說了個謊,不過他不認為這謊言會帶給金俊秀什麼災害,反面來說,這個謊似乎能保住金俊秀的貞治與節操。他看著金俊秀後,腦子想著一堆事情,總歸到最後,他還是得問自己,該說還是不該說?

「我…。」朴有天欲言又止,舌頭舔了下自己的嘴唇,抿著唇瓣又沒下文。

「你是不是想要?」

金俊秀這回可真搓破他佈的局了,這麼單刀直入的問法,顧名思義也明白金俊秀指的是什麼事情。

「對。」朴有天點頭。

俗話說,誠實方為良策。

既然是良策,那麼就姑且用用吧,縱使這『誠實』是最後的下下策……。

金俊秀看著他,自己低頭笑的可愛,抬頭就對著他說:「只有一次喔…請善用機會。」

這答案也清楚了,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於是朴有天就抓準了這次的機會,將金俊秀壓上床,欺身就吻上。

當然兩人都生澀,朴有天沒幾下子就把金俊秀身上的遮蔽物給扒光,他雙眼時不時的觀看著金俊秀這覆軀體,沒有女人的曲線,皮膚也沒女人的光澤,可卻也不曉得為什麼,這跟自己相當寬敞的軀殼就是可以讓他這樣愛不釋手,來回游移。

金俊秀手背遮著自己的雙眼,不太敢面對這樣的現實,心跳的加速,嘴裡有些紊亂的喘著氣,他到現在也不曉得給予朴有天這樣的一次機會是好還是壞,可現在這種情況也沒多餘的心思再下去思考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現在正在索取自己的人吧。

朴有天不急不徐的按照他的寶典慢慢的實行在金俊秀的身上,所謂的輕重緩急,抑揚頓挫朴有天都小心翼翼的摸索,小心的實踐。

保險套……KY……。

他所有的情趣道具準備的齊全,無掛一漏萬之舉,他細心的程度從金俊秀身體的反應看的出來,不同眾部分的小受以往,金俊秀感受到的並無任何疼痛與不適,而他反倒很接受朴有天所帶給他的一切。

這種事情最終也是最為高潮的結果無非是……

你身中有我,我身中有你。

確實,可這意涵卻不是只有表面的意思而已。


因為愛,所以願意。

但願我們在未來……

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

────未完────

稍微短了點...
不過有個大概了吧?
不要告訴媽咪為什麼不是激情>///<
這種事情...其實不激情也很美好的不是?
哈哈。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