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大學日子其實說快不快,說慢也不慢,可不知不覺裡,他們也成了大學部裡最年長的人,學弟妹們莫名的認了一堆,學校附近搶手的打工項目也被一群熱血的青年所占據。而長期以打工維持生計的金俊秀自然是認識了許多學弟妹們。

金俊秀的打工場所沒有十八歲不得進入特別規定,純粹是一間提供茶飲或者蛋糕的簡餐店。金俊秀由於天生的廚藝無能,入門就選擇當服務生,他就丈著自己那算長的不甚差的外表而被錄取了。

以前的他總是選擇學校裡提供的工讀,不過時薪方面在沈昌珉的解說下發現有違勞動基礎法的最低規定,金俊秀最後也放棄繼續當廉價勞工的打算,轉行就從事了簡餐店理的服務生。

於是他就從大二到大四再也沒換過這打工。

在這種形形色色的場所裡,要完全將男女互動拒之於外似乎是太過牽強,也甚至可說是無可避免。當然,金俊秀並不會排斥與朴有天以外的人來往,他甚至在大二時期期待過自己生命中第二封情書的出現。

不期待還好,期待後才體會那種希望由天堂摔到地獄的痛。

換了工作地點確實有提高情書的數量,不過性別方面卻不給面子,不是女生寫來的,他收到的情書如果以十成來計算,大概十成裡面全都是男的。

憑什麼朴有天就這麼有女人緣,而自己不但沒異性緣,卻吸引了一堆與自己同性的人。

雖然他與朴有天皆是男人,不過這並不能完全的推定金俊秀對任何男性都來者不拒,嚴格的說起來,他一生就只能容納一個男人,那人也就只有朴有天。

風塵俗語裡曾流傳過這麼一句話,愛能使人包容。

由最先的金在中與鄭允浩,再來到金俊秀與朴有天之間關係的轉換看來,他們四人確實實踐了那句俗話。

愛能包容對方,甚至連對方的與自己相同的性別也能包容了。

不過這樣的道理,到至今金俊秀才領悟。

案發地點就是在那間人山人海的簡餐店裡,顛峰時刻就算想閃人不免還是會與對方的身體處碰,在這種人多的時候其實金俊秀並不喜歡,不是因為吵,也非含氧量的不足,他就只是對於與人得有身體上的摩擦感到不適應,甚至有些的不能接受。

或許早在更早以前他就發現自己有這樣的小潔癖,他對於與他不熟的人沒辦法容忍對方與自己近距離的接觸,有時不小的碰到他的手,反射神經也就打了警鈴。

而這次的警鈴可響了。

正當金俊秀將自己身上的圍裙卸下後,在男性更衣室裡換上自己的衣服,然後將的打工制服都放進置物櫃裡時,突然站在他身後的人喊了他名字。

「俊秀學長。」

對方是比他高一點的小學弟,其實雙方並沒有太多次的交集,不過在金俊秀的印象裡,那位小學弟也寫過情書給他,本來他拒絕的,但卻在對方苦苦哀求自己之下,最後還是憐憫心氾濫的接受了。

「怎麼了?」金俊秀轉過身雙手仍是整裡著自己不整齊的上衣,看著那學弟問。

那學弟也就吞吐了幾響,金俊秀沒有催促,他拍著自己身上的衣服等著那學弟回答。

「學長…。」學弟嘴裡喊的小聲,不過腳步卻慢慢的走近他,金俊秀下意識的就往後邊退了一點,雙眼緊盯著那學弟。

金俊秀抬頭看著那比他高的學弟,又問了一次:「怎麼了嗎?」

「學長考慮的怎麼樣?跟我交往吧。」

這衝擊性的對話是真的有點打擊到了金俊秀,不過心裡霎時也喊冤,當初自己接受那書信也非你情我願,純粹只是看對方可憐才收的,現在這誤會貌似有些擴大了。

「不…我心有所屬了。」金俊秀搖搖頭道。

最終該說的還是得說,縱使明白是傷人,但卻一點也不能保留,對於自己的心意不能不忠,況且朴有天的地位哪能隨便的就被替換呢?

學弟一聽見這拒絕,人就欺壓上金俊秀,不顧對方的意願,瘋狂的就扯起了金俊秀的衣物。

「你…!你清醒點!這是犯罪啊!」金俊秀對著學弟怒吼,咬著下嘴唇,雙手賣力的推著那比他還要強壯的學弟。

不過學弟卻沒因此停止,心裡不禁的想著就算沒能交往至少也得碰過一次的那種骯髒念頭,學弟繼續的行為,雙手像是有目的性的就滑進了金俊秀的衣內,然後碰上了金俊秀腰上的肌膚。

這種與不同以往的觸感,令金俊秀作嘔。

金俊秀最後忍無可忍,手就抓上那在自己身上放肆的手,左手手掌猛力由下往上打了學弟的下巴,下巴一個重擊學弟頓時的失了平衡,金俊秀又趁機會的右手就將那學弟的右手反制,惹的學弟求饒,最後金俊秀也放了手,學弟就跌在地板上狼狽的很。

「你不能強迫別人跟你發生那種事情。」金俊秀說。

只見學弟久久未抬頭,金俊秀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後,又說:「如果你真的喜歡一個人,是不會強迫對方的。」

說完金俊秀拿著自己的背包也就離開了簡餐店。

金俊秀回家路上也順便的買了晚餐,他在走回的途中,伸手揉著自己的腰際處,其實並沒有什麼疼痛,就只是覺得那種噁心巴拉卻又沒辦法抹滅的觸感總在那腰處徘徊,這金俊秀感覺相當不適。

回到家後朴有天接過金俊秀買的晚餐,金俊秀悶悶說了聲自己想先去洗澡後,進房也就拿著衣服進了浴室拼命的搓洗自己的身體。

這詭異的氣場一直持續他們倆都要上床睡覺時,朴有天抱著自己的棉被來到了金俊秀房間,沒過問很自然的就躺進去與金俊秀躺一起。

「你今天心情不好?」朴有天問。

何只不好,是糟透了。

金俊秀想將今天的事情說出來,不過就怕這事情一說朴有天隔天就跑去殺人。

這人平時性格溫和的沒話說,不過一旦爆走起來可能連金俊秀自己都無法招架。

可是這種想說卻不能說的心情,是真的很爛。

朴有天也沒勉強,轉身就摟著金俊秀的腰,明明是同個地方,可為什麼感覺就不一樣?

「除了你…我好像沒辦法讓其他人碰我。」金俊秀背著他說。

朴有天似乎沒聽出這話的端倪,笑笑的說:「這樣好阿,你就我一個人可以享用。」

「為什麼會這樣?我好像沒辦法接受跟別人接觸。」金俊秀沒轉頭的,看著牆問他。

「可能是因為你喜歡我吧,喜歡你就會接受甚至包容。不過應該不止我吧,像朋友ˋ家人,只要你打從心底喜歡,大概都能接受與他們接觸。」朴有天拍著金俊秀的小腹說。

其實這些金俊秀也明白,不過在這裡他所意旨的接觸並不是平常的互動而已…甚至更親密,也就是肌膚之親。

「不過我想我只能跟你做愛吧。」金俊秀說。

「廢話嗎?」朴有天答。

為什麼?

因為自己愛他。

愛是種包容,是種接納,甚至是雙方肉體間溝通的唯一橋梁。

「只能跟我不好嗎?」朴有天突然覺得金俊秀的話題的點很怪,沒頭沒腦的也就問出了這句話。

金俊秀身子縮了縮,緊實的背脊就靠上朴有天那薄薄的胸膛,閉著眼笑說:「我就只跟你。」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