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四說快不快,兩人也在莫名的情況下畢了業,拿到畢業證書後,他們也就從那間住了四年的學生宿舍搬了出來。

然而他們倆現在,就以無業游民的身分暫回家居住了。

「俊秀阿,把盤子拿給媽媽一下。」金媽炒著菜嚷著。

金俊秀放下手裡正清洗的菜,他將頭上的櫃子打開,拿了中盤子,沖洗了一下後遞給了金媽。

「喏,這裡。」俊秀說。

金媽將瓦斯關了後,盛了鍋裡的菜,端了上桌。這時家裡也就這兩母子,金媽轉身後望見了金俊秀身上掛著圍裙,人認真的挑著菜,霎時心理有些氛圍感動,孩子什麼時後趁著她不注意時長得這麼大了?

金媽又走進了廚房,回到了炒菜崗位,突然問:「俊秀,你跟有天的事情考慮怎樣?」

金俊秀有些驚訝的轉頭看著金媽,關起了水龍頭,將那些菜裝進盆子裡,小聲的回:「媽,你是說終身大事那檔事嗎?」

「是阿,媽媽很早就叫你考慮了,你想過嗎?」

「當然想過阿,這種事情對我衝擊性這麼大。」

「會嗎?那你接受有天嗎?」

金俊秀嘆了口氣,最後嘴上掛上了笑容,然順口道:「媽,你慢慢聽我說吧。」

也就這樣,金俊秀將他與朴有天從什麼時候喜歡對方,之後大學兩人怎麼承認對方,怎麼接受對方,然後將這交往了長達四年之久的事情用了十分鐘的時間口述給金媽。當然這其中有許多的小細節金俊秀刻意的排除了,避免金媽聽了就罵他們兩進展的太快。

金媽抬著頭看著這身高至一百八十公分的兒子,聽的傻愣傻楞的,可最後金媽也開口了:「所以你們是在交往了?」

「是阿。」金俊秀點頭說。

「怎麼我都看不出來你們有一腿?」

「兩個男的交往容易被人看出來不是挺嚇人的?」

「阿…也是。」

金媽又將洗好的那盆菜倒進鍋子裡炒,而金俊秀的聲音與這炒菜的聲音交雜一起,但卻不受太大阻礙,金媽仍是將金俊秀的問題聽的一清二楚。

「媽,爸會接受嗎?」

好問題。

這指腹為婚也就金媽與朴媽兩人無聊自己跑去廟裡發誓,這件事情金爸壓根不曉得的,況且…金爸這人也許不能像金媽這樣說接受就接受,畢竟男人跟女人在思想結構上還是有差異性。

「交給媽就好,你不用擔心。」金媽最後說。

「不會有問題吧?」金俊秀靠著琉璃台問。

金媽瞄了金俊秀一眼,笑著說:「都結婚二十幾年了,會有什麼問題。」



今晚的晚餐難得兩戶皆齊,雖然最後朴有煥說有事情出去,可這次談判的主角都在場,並沒什麼影響。

金媽最後將飯碗都收時乾淨後,切了水果端上餐桌,五人就這麼入座,這氣氛並不遭,只是大家都在等待,金媽到底所為何事而將他們留在飯桌上。

「老婆阿,你要討論什麼事情啊?」金爸拿了飯桌上的水果吃了一口問。

朴有天也疑惑的看著金媽,又看看金俊秀,到底什麼事情這麼神秘?

「討論有關有天跟俊秀的終身大事。」

朴媽嘴裡的水果吃了尚未下嚥,差點吐了出口…「姐妹,你不會是玩真的吧?」

「哪能說玩,我可是正經的。」金媽認真的說道。

朴有天似乎意識到了不對勁,他藉著桌巾的遮掩,手伸了過去握住了金俊秀手,轉頭皺著眉看著他,像是問著:『我們會不會有問題?』

金俊秀笑笑的用拇指婆娑著朴有天的手背…『不會有問題的。』

「老婆你說吧。」金爸心情好的又吃了一塊水果,沒戒心的看著飯桌其他四人。

「老公,你同不同意讓有天跟俊秀結婚?」

金爸聽到這句話差點被果肉給噎死,轉頭就瞪著金媽:「我有沒有聽錯!?」

「沒聽錯。」金媽回。

朴有天這時的手又握的更緊了,方才緩和的氣氛以為烏有,現在待的飯桌即將來臨一場腥風血雨了。這時的金俊秀也悶著聲音不吭,一切只能靜觀其變。

「老婆阿,有天不是不好,可是…兩個男的結婚真的太怪了。」金爸皺著雙眉表示著金媽提出的問題,他不太可能苟同。

「那一男一女結婚就不怪嗎?」金媽問。

「不怪阿。」

「為什麼?」

「因為……」

其他三人認真的等著金爸的下文,鴉雀無聲。

金媽率先的接話:「別告訴我因為世俗就是這般,所以不怪。」

金爸無奈的看著金媽,然後說:「你限制了理由那我還有其他理由嗎?」

「所以你就接受這婚事吧。況且這兩個孩子是相互意愛又非我撮合,你怎麼能忍心棒打鴛鴦?婚姻這等事情最怕就是愛情的墳墓,但若有天跟俊秀能保證讓對方幸福,那麼我相信一個美滿的婚姻,性別絕不會是拘束他們幸福的第一原因。」

金爸聽著金媽的話,緩緩的舒展了眉頭,轉頭看著朴有天與金俊秀,然後問:「你們真是愛對方的?」

「愛。」

兩人不約而同的回答。

這默契像是桌巾底下兩人緊握著手傳達給對方一樣…答案是如此堅定,感情是如此的無懈可擊。

「愛就結吧。」金爸放下了嚴厲,最後笑說。

「你呢?姐妹。」金媽看著朴媽問。

「你們都答應了,我能拒絕嗎?」朴媽又吃了一口水果,輕鬆的說。

這時的金俊秀感激的看著金媽,但最後眼神卻坐落於金爸,金俊秀開口輕聲的問:「爸,你就是因為媽這特別的想法及個性才娶他的吧?」

「你認為呢?」

「應該是。」金俊秀又想了一翻,最後改口:「不,一定是。」

朴媽放下了叉子,插嘴說了一句話:「反正…能幸福不就好了嗎?」

幸福。

多麼普遍的字眼,可卻又是具有相當意涵及質量的辭彙。



「你怎麼沒事先告訴我金媽之前就同意我們的事情阿?」朴有天語氣有些譴責的念著金俊秀。

「哎唷…當初就覺得太早嘛,想說再交往久一點再說也不遲。」金俊秀笑著說。

朴有天鬆了一口氣,最後也沒再追究。兩人於是開始討論起往後的生活打算了。

「我們要先找房子嗎?」朴有天問。

「我想等我有些收入吧,你也快決定到底要不要去當模特而囉!」金俊秀笑說。

「那事就再緩一下吧…。」朴有天貌似還無當模特兒的打算,又問:「那麼眼前有什麼緊急要做的事情嗎?」

「有。」

「什麼事?」朴有天疑惑的看著金俊秀。

「陪我去媽媽教室。」

────未完────

好個媽媽教室…
誰當媽媽啊?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