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認得我吧?」

「早不認得了。」

「不認得還來接我。」

「你認我不就行了?」

我認你,我這輩子就認你。



在我考上這所高中後,剛入學不久的我其實不喜歡與不熟悉的人事物接觸,不可否認我天生外表比起一般人是有那麼好看一點,但我卻不認為那有什麼好自傲的。

也許這張臉對於男人而言可說會使人忌妒吧?才導致我身邊沒什麼朋友。

不過很意外的,班上另一個長得比我差一些,可笑起來卻比太陽還閃的人,在某天抽中我隔壁的座位後,他那開朗的個性不久便與我熟絡了起來。

他叫做「金俊秀」,說他人如其名…?貌似還有些差強人意,不過確實也長得不差。

尤其他笑起來之後,我眼神總會多在他那張臉上多停留幾秒,這代表什麼?我也不是沒注意過,只是通常我選擇忽視這不正確的觀念。

在高三的情人節時,沒什麼意外的,我又收到了不少巧克力,抽屜一堆,鞋櫃一推,書包裡又一堆,最後我決定將我一部份全丟到金俊秀那邊,好幫我分擔一些。當然金俊秀也沒拒絕,可卻也沒過問的就將我寄放的巧克力吃掉了三分之一,也或許更多一點。

「要上體育課囉,俊秀起床。」我搖搖了他那沒比我寬,但卻比我厚實許多的肩膀輕聲喊著他。

「等等…我有點不舒服。」他抬起了小腦袋皺著眉說。

可能是剛剛趴了許久的關係,他那臉蛋也像撲了粉一樣的粉紅,感覺還挺可愛的。

「那裡不舒服?」我問。

「肚子。」他又趴回桌上,悶著聲回應我。

「肯定吃太多巧克力了。」

「大概吧。」

於是我趁著班長要外出上體育課時叫住了他,請他幫我跟金俊秀請假一下。

而當我轉身要回教室時,有個女孩喊住了我。

「有天。」

我回過頭,想了一下,不認識。

「我是,你是?」

「請你跟我交往!」女孩聲音有些大的說著。

我衡量了這音量的分貝,有些不愉快的轉頭回看著在教室休息的金俊秀有沒被吵到,最後我也懶得回頭,身體也跟著轉過,背對著那女孩,輕聲說:「我拒絕。」

「為什麼?」

都拒絕了還問為什麼?

女孩似乎不肯罷休,於是也踏進了教室怒喊:「你為什麼都不接受?是不是你真的跟金俊秀在交往?」

聽了這問話,我大概曉得全校最近的八卦了,原來我跟金俊秀這麼聞名,而且關係還匪淺。

我看著趴在桌上的金俊秀,他似乎是睡著了,對於女孩這句話一點也沒有反動。

可為什麼我會想讓他聽見呢?我們也許是那種關係…也許不是。

但大家都認為是…我能不能也墮入這謠言的渾水裡?

「我是想跟他交往阿,一直以來都想。」我轉頭笑著回應女孩。

女孩最後也踱步的離開,我聽著腳步聲的輕重,估計女孩可能是氣翻了,也或許明天會有更誇張的傳言也說不定。

不過這樣的傳言,對我而言我是樂見的,但對於金俊秀…?

我最後坐上金俊秀前面的位置,他屈著左手,右手打直,臉就這麼枕在右臂上睡著。我悄悄的轉身,看著那已超出他自己桌子的右手…。

我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想牽他那右手,可不曉得為什麼,我就欠缺了這點勇氣…我卻欠缺了我們指尖距離的勇氣。

明明才差幾公分,可我卻沒勇氣將他牽起。



畢業的那天,我告訴他,我要去美國念書,本來我還滿希望他能像偶像劇那樣,哭死哭活的叫我別去,不過現實總是殘酷的,毫不留情將我從白日夢理打醒。

「這樣阿…。」聽完後他回。

就三個字,我也不曉得怎麼回,只含糊的回應幾聲,表示一下我有聽見他的回答。

於是我們也沒說話的,繼續走著路回家,我也不曉得該說什麼,而他在想什麼我也不清楚,想問清楚?我看還是算了吧。

「我想如果那些喜歡你的女生知道會難過的哭死吧,那麼努力要跟你同大學,最後你卻不念要去美國。」他低著頭,踢著路上的石子玩笑的說著。

那你怎麼想?

一樣難過的哭死?

我看著他沉默了幾秒,最後還是選擇閉口繼續走路回家。

於是他家先到,我目送他進家門後,又繼續走我的路。

我不曉得自己對他什麼時候開始期待他會多在乎我一點,不過都走到這步了,我想我應該沒有必要再繼續期待這本來就不存在的感情了吧?

突然,他奔出了家,出來喊住了我。

「朴有天!」

我轉身看著他,沒多想的回他:「怎麼了?」

只見他慢慢的朝我這走過來,距離越近,讓我更看清楚他那雙鳳眼,似乎…似乎哭過?

這次卻換我反問他:「你怎麼了?眼眶怎麼紅紅的?」

「你別去美國好不好?」

我睜大了雙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跟你交往,你不要去美國。」

突兀的請求,這對我衝擊性並不小。

「怎麼會想跟我交往?你吃錯藥啦?」我伸出了手摸了他的頭,笑的有些僵硬。

沒料,他眼眶的眼淚就這樣奪奔而出,一滴滴像水晶一樣珍貴的眼淚順著他臉頰滑落,我來不及接住他的眼淚,最後只能輕輕的捧著他的臉頰拭去他臉上的淚痕。

「你之前情人節說的,你說你想跟我交往的。」他抓住了我的手腕,用那沙啞好聽又哽咽的聲音對我說。

「你該不會裝睡吧?」我調侃的問。

「我是一直都沒睡!」他氣憤的說。

偷聽了我的內心話還敢說的這麼義正嚴詞阿?

「可是…去美國的手續都辦好了。」我苦笑的看著他說。

不是我不想答應他的請求呢,是真有不可抗之因素阿。

我悄悄的探了頭過去,將他的臉頰看的更清楚,又問:「你不會因為這樣就不跟我交往吧?」

「那你要我等多久?」他問。

「四年阿。」我說。

「你得給我每年回來一次,不然我就出軌!」

「你都出櫃了出什麼軌阿。」

也許是我說話方式讓他感到不喜歡,於是他就向前牽了我的手,拉了我,用了他那小嘴不屑的堵上我。

沒幾秒他就滿臉通紅的離開我的唇瓣,跟我說:「要快點回來,不然我會不認得你。」

「知道知道了。」

不知不覺…當初我欠缺勇氣而致相隔那幾公分的距離,如今被他填補了。



今天我回了國,過海關後我走向入境大廳,迫不及待看見他的身影,雖然每年都有回來跟他一起度過聖誕節,可還是沒能免除我在異鄉對他的思念。

現在能回國然後跟他待一起,這是何等幸福的事情啊!

我在入境大廳看見了他,朝了他揮了手,然後走了過去。

「還認得我吧?」

「早不認得了。」

「不認得還來接我。」

「你認我不就行了?」

我認你,我這輩子就認你。

這回,換我牽著他的手,離開入境大廳,然而前往我們的未來。

────完────

隨便寫寫…
隨便看看就好…囧!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