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命運能改變,那麼它的價值肯定漲跌不一。

就是因為它無法改變,所以這一切才顯得珍貴。

一片書籤,所代表的不會只是尚未完結的紀錄,有可能會是某些故事注定該停滯的結局。

枯葉,不會是結束,也不會是開始,但它卻是一個生命的標本。

這樣的生命價值已固定,結局已注定,誰也無法改變。



金俊秀一如往常的,騎著摩托車前往國家圖書館工作。

自他大學畢業後,他考過了國家的高考,然後被聘請當了國家圖書館的總管,就這麼,他在裡邊工作了五年了,對於這樣的生活說無聊也不無聊,政府最後答應讓他進入祕書庫閱覽裡面的文獻,他有時會趁值勤時間時偷看著那些書,如果沒有特別重大的事情,他也就放給工讀生處理去了。

今天他將開館等大大小小的東西整理整理後,又往祕書庫跑了。

他左顧右盼的,看看身後有無來人,確認沒有之後,他就開起了祕書庫厚重的門,熟絡的了進去。

老實說,今天他並沒有打算要看什麼類型的書,他也就這麼隨意的走著,摸著一本本泛黃的書皮,不曉得怎麼回事,就是沒有一本是吸引他的。

當他緩步走到了最後一層的書櫃時,他見著了一本更舊的書冊。他小心翼翼的將它拿起來,不敢太用力的翻閱,就怕內頁被他給翻爛了。

這書感覺都快被風化了,裡邊的字也沒很清楚,感覺就快變無字天書一樣。不過他卻不知為何的,很溫柔的翻著每一頁,明明沒幾個字清晰,但就讓他有些的愛不釋手。

不知翻到了第幾頁後,他發現了這書裡夾著一片「相思樹」的葉子,這葉子已枯了,可是顏色卻相當的漂亮。他將枯葉拿起來看了一會,有點不明白,應該當時在整理這書庫的人會將裡面的書籤拿掉才對,怎麼書裡面還會有書籤呢?

也許是他人疏忽,也許是有人刻意留的。

金俊秀看著那枯葉後,想想,或許這枯葉所記錄的頁碼有著他的意義在也不一定。

他將枯葉放置書櫃上,然後看著那書枯葉紀錄的頁面……

裡面的文字斷斷續續,他也實在猜不出這文章裡寫著什麼,不過這頁裡面卻有三個字寫的特別清楚。

他疑惑了一下,喉間的聲音卻不由自主的輕聲唸了那三個字。

「朴有天。」

相當美的名字。他是這麼想的。

也許這本書在訴說這個人也不一定,只是他覺得有些可惜,裡面的文字不足以讓他閱讀了,他拿起書櫃上的枯葉書籤,悄悄的又將書籤放了回去,然後輕輕的闔上書本。

就在此時,這本書的封面卻發出了一道光芒,似乎剛剛他的那些舉動開啟了一道開關一樣,他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現象,可內心卻一點也不害怕,他總感覺…或許是這本書想向他訴說什麼,於是他伸出了右手往那光芒的封面放了上去,他人也就在這麼一瞬,消失了。



「斯……好痛。」

金俊秀不曉得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皺著眉頭揉著自己的太陽穴,總覺得自己的身體疼痛的要命,尤其是屁股,彷彿自己被重摔過一般,疼的他嗚嗯的叫了一聲。

他看了一下身邊的東西,然後找到了一些可以支撐他這疼痛的身軀的支點,緩緩的扶著身旁的桌椅,站了起來。

這時的他才發現,眼前的世界變了樣,而且還變得相當的古代,這古色古香的房間,絕對不會是現在的場景。

他遲疑的緩步向前,在他都還未釐清自己身處何處時,他突然的發現眼前貌似…有人拿著刀要刺像躺在床上的人!

他緊張得不顧身子的疼痛,抓了身旁的椅子,人就衝向前,將椅子甩了出去,剛好正中了那刺客的頭部,椅子也就與其他房裡的傢俱撞出了聲響。

床上的人因為這聲巨響趕緊的醒了過來,看著倒地的刺客,一句話也無說的,俐落的撿了刺客掉落的匕首,就像刺客的心臟刺去,確定刺客已死後,那人抽出了匕首,慢慢的轉身看著扶著桌子的金俊秀。

金俊秀被眼前這景象嚇得腿發軟,本來身體就無力站立的,又因剛剛那人殺人一眼也不眨,他嚇的跪在地板上。

那人看了金俊秀這情形,不急不徐的拿了火柴點了桌上的蠟燭,然後居高臨下的拿著那沾著鮮血的匕首看著金俊秀。

「剛剛是你救了我?」那人有著磁性的聲音,但這語氣卻是一種不容違背的質問。

金俊秀顫抖的抬起頭,看著那人。

怎麼說呢,這人長得實在是…不怎麼難看,除了他暴露的上身有著許多恐怖的刀疤外,其他以外的,金俊秀覺得這人的身材比例還不錯的完美,還有那不得不承認比自己帥一點點的臉蛋。

「好像是。」金俊秀答。

老實說他也不曉得自己就這麼甩了椅子出去相救,他想如果換做是別人,也許別人也會這麼做,畢竟這是人類遇上危險的反射動作而已。

「看你的穿著不像跟那人是同夥,說,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

那人似乎不打算扶金俊秀一把,兩人就這樣一高一低的兩人相互對望。

「我是金俊秀,再來,我也想知道為什麼我在這。」

這回答可說事實話實說,金俊秀是真的也不曉得怎麼會出現在這,他就摸了一本書後,醒過來人就在這個恐怖的地方了。

「你是外地人?怎麼你身上的衣服我沒看過?」那人開始的打量金俊秀上上下下,對他有些的好奇。

金俊秀並沒有馬上回答他的問題,他反倒緩了幾口氣,然後扶著桌腳慢慢的爬起來,拖了一把椅子坐下。

那人看著金俊秀這一串的動作,感覺相當有趣,明明方才還怕的要命,現在卻會自己搬椅子來坐。

「你就不怕我殺了你?」那人痞笑著問。

「或許你殺了我,我就能回到我的時代也說不定。」金俊秀揉著自己的腰認命說。

「你的時代?」那人也替自己搬了椅子坐著與金俊秀談。

這時那人才發現金俊秀長的有些清秀,在燭光的投射下,顯得更陰柔美。那人又看著金俊秀的耳朵發現他穿了耳洞,而頭髮要長不長的,是恰好及肩,髮色卻是有黑又有紅,聲音又不比自己低沉酥柔暗啞,感覺眼前這人整個就不屬於他這個朝代的人。

金俊秀舔了嘴唇,娓娓道:「我在圖書館看書,然後那本書就把我帶來這了。」

那人也想了一下,感覺這解釋真的是相當的鬼扯,可他又很冷靜的繼續看著金俊秀,然後想著他所說的話。以前古人寫的書也曾提過什麼穿越未來回到過去這種無法證實的文獻,但現在眼前卻出現了一個活生生與自己相當不一樣的人,或許這種證實是需要配合天時地利才得以實現的。那人是這麼想的。

「真難以置信。」他說。

「我也很難以置信。」金俊秀說。

後來金俊秀將他發生的一切告訴了那人,在他訴說這一串詭異的事情時,金俊秀告訴那人那本書上寫的唯一清楚的名字。

「朴有天?那不就是我?」他睜大了眼看著金俊秀,漸漸的有些相信金俊秀向他說自己回到了過去這種話了。

金俊秀也很無法理解的問:「你就是朴有天?」

那人則是點點頭。

這是怎麼回事?那本書給予的就是要讓他遇上朴有天嗎?

後來兩人又陷入了一陣沉思,對於這種無法理解的事情多想實在是於事無補。

最後金俊秀只是建議朴有天,先將他身後的刺客屍體清理清理吧,縱使自己平時怎麼愛看恐怖片,也無曾遇過真正的命案,事實上確實有那麼一點的恐怖。

金俊秀趁著朴有天下人抬出那具屍體時,自己躲在一旁,不敢讓他人發現,就怕被看著又得問東問西了。

再來金俊秀又在朴有天的邀請之下,兩人就這麼擠一張床,坎坷的睡。

反正今兒金俊秀也摔的及嚇的夠累了,人沒多久也就背對著朴有天睡了過去。

與其說是因為累到睡著,不如說是因與朴有天一見如故,倒似挺安心放肆的就睡了吧。

而朴有天呢,他則轉身看著金俊秀的背影,拉了被子分給他蓋蓋,雖他們的相遇很奇特,可自己也感謝金俊秀的相救。

他悄悄的摸著金俊秀的髮絲,然後輕聲說:「謝謝你。」



隔日,金俊秀醒來時,朴有天已不在身旁。

他本想就這樣關在朴有天房間裡不踏出門,但心中卻又覺得,自己不知是作孽還是上輩子燒了香才得以讓他穿越這時空來到這時代。

說他不想一探究竟是騙人的,於是他就這麼好奇的開了朴有天的房門,然後踏了出去。

朴有天房外其實沒什麼風景,但卻種了一棵相當大的樹。

金俊秀向前摸著它的樹幹仰視了一下…

那樹就在毫無風吹草動下,奇異的飄下了一片屬於它的葉子…

金俊秀順手接了下來,他看著這葉片,內心卻無比的震驚…

這樹……是「相思樹」。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