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玩到已無力氣繼續拉弦後,他將弓擺了回去,人就向標靶的方向走去。朴有天這時也起身跟上金俊秀的腳步,一同撿著地上零零落落的箭矛。

其實在朴有天的府上待上了兩天,金俊秀漸漸明白他曉得哪裡怪了,怎麼就不見朴有天府上一堆下人?通常在書籍上或是古裝劇裡,一個堂堂的將軍怎可能連一點下人都無?頂多就那些第一天差點把他給砍死的侍衛,其他還真沒看見有什麼奴婢。

「怎們你家都沒奴婢之類的呢?」金俊秀懷裡抱著箭矛,停下身子看著朴有天問。

朴有天彎著沒停的繼續撿,只聽見他說:「因為我不喜歡自己府裡多人。」

金俊秀似乎能體會那種人多吵雜多的心情,所以也就開口問他:「你怕吵?」

「可能吧。」

金俊秀若似有無的笑,歪著頭又問:「那你會嫌我吵嗎?」

朴有天這時才抬頭看了一眼金俊秀,然後又低頭笑笑的回:「不嫌。」

金俊秀也繼續了動作,然後小聲的說:「嫌我你就死定了。」

「是是。」朴有天臉上的表情不清楚,可這抹微笑並非苦笑,反倒是有些的寵溺。

他也是如此放縱一人在他自己身邊生活,且無任何排斥的就任金俊秀黏著他東打西鬧的,他的生活不是多了吵雜,而是增添了不少樂趣,這些樂趣,朴有天也是樂在其中。

「你剛剛與皇上談了什麼事情?」金俊秀將那堆箭矛放回了桶子裡,轉頭問著身旁的朴有天。

「討論何時開戰。」

「何時?」金俊秀挑了眉,雙眸盯著朴有天問。

朴有天有些躊躇的看著金俊秀,眼神又飄向了地上裝著箭矛的桶子,低聲說:「五日後。」

金俊秀內心說震撼不震撼,可臉上倒是沒什麼表情,他只是緩緩的吸了口氣,然後輕輕的吐了出來……

他伸出手拍了拍朴有天的肩膀,臉上微笑著說:「那我們是不是該把握僅剩的時日,提振士兵的士氣,做最後的練習?」

朴有天看著自己肩上的小手,明白事已至此,已無任何讓自己猶豫的時間,唯一能做的,就是打贏。

「你願意與我去軍營練習?」

「去阿,怎麼不去。我這哪都不熟悉,只能跟你了。」

朴有天笑了開來,拉了肩上的手,帶著金俊秀就前往馬廄。朴有天牽了一匹馬出來,金俊秀有些傻眼的看著那高達兩尺的馬匹,說真的,他是沒騎過這東西,或許要爬上馬背都有困難。

「我只會騎摩托車阿,我不會騎馬。」

生性大膽的金俊秀這回還真膽怯了一下,他實在是害怕上馬後就從上面摔了下來然後又被馬踩過,這種慘狀在報紙上曾看過阿,要讓他騎馬衡量下來還真有些玩命的性質。

「摩托車?是戰車嗎?」朴有天摸著馬兒的背,好奇的問。

「不是,只是一種代步機器。」

「雖然不是很理解,不過無妨。我可以教你騎馬,這不難。」

金俊秀皺了一下眉看著朴有天,心想,反正有他在,自己也算安全吧。

朴有天拉了金俊秀至身旁,然後說:「你先摸摸他,與他培養感情。切記別站在馬的後方或側後方,小心被踢。」

金俊秀照著朴有天的方法對待馬兒,這匹馬似乎不排斥金俊秀,反而還有些喜歡他的將頭靠了過去。

「看來他很喜歡你。」朴有天笑說。

朴有天回馬廄拿了馬蹬以及韁繩,將這些東西在馬兒身上裝置好後,他就拉著金俊秀來到馬的左身,說:「踩著馬蹬上馬吧。」

金俊秀還是有點害怕,實在是不懂怎麼踩才上的去。

朴有天看著這情景覺得可愛,於是說:「我扶著你的腰,左腳踩上後,右腳跨過背就沒事了。」

金俊秀聽聞,點點頭,他相信朴有天會照顧他的人身安全,於是這回他扶著馬背,朴有天扶著他,沒幾下就爬上去了。接著朴有天也上馬,他將韁繩讓金俊秀拉著,笑著說:「你拉好了,我會輕踢馬的腹部,他會向前,你就拉著這韁繩也就不會掉下去了。」

「可是你踩著馬蹬,我沒個支撐點了。」

「我會抱著你,不會墜落的。」

「你最好是給我抱緊點。」

朴有天很聽話的,果真將金俊秀圈緊了,然他輕輕的踢了馬腹後,馬也就向前小跑了。

這一路上他教導金俊秀如何控制方向,怎麼隨著馬奔跑起來的起伏流動,沒多久金俊秀就習慣這馬兒,還時不時跟坐在後方的朴有天有說有笑。朴有天看著金俊秀束起的紅髮,認真看了一會,這時自己才發現其實眼前這人兒頭髮綁這樣相當的好看,他看著金俊秀因綁起髮絲而露出的後頸,悄悄的傾身向前,輕吻了金俊秀的後側頸子。

金俊秀似乎感受到了這輕啄小吻,有些狐疑的問:「你剛有做什麼嗎?」

朴有天搖搖頭,胸膛貼緊了金俊秀的後背,身子漸漸往前傾,然後說:「要加快速度了。」

說完朴有天便一手摟了金俊秀,一手拿起了鞭子打了馬兒的後側部,馬兒這回加快了速度,金俊秀將繩子抓的更緊,沒多久,朴有天也就覆上他的手,一同與他拉著韁繩,一路奔馳至軍營。



一至軍營,朴有天慢慢的將馬兒騎至軍營裡的馬廄,他兩人一進軍營,各個士兵都會向朴有天行禮,但眼神卻相當不可思議的看著朴有天胸前的金俊秀。

某士兵低著頭用著肩膀也推推隔壁一同行禮的士兵,小聲說:「該不會那是咱們嫂子?」

「看來咱們大哥是懂戀愛這東西了。」

「原來他還有開竅的一天阿。」

兩人就這樣不約而同的偷笑著。

朴有天沒多理會他帶金俊秀進軍贏後產生的細聲輕談,不過他們這麼騎著馬去馬廄,後邊是跟了一群好奇的人一同跟著進馬廄。

等朴有天抱著金俊秀下馬後,轉身才發現這麼多士兵跟著,他看著那些士兵們,於是裝怒的說:「怎麼一堆人擠在這?還不快回去加緊練習!五日後要開戰了。」

各個士兵聽到這消息,便將這消息傳了下去,每個士兵臉上都是笑容,感覺這消息並不是種噩耗,反倒他們似乎等待很久了一般。

後來朴有天帶著金俊秀參觀著軍營,每個士兵看見了這兩人,有些士兵甚至俏皮的對著金俊秀喊:「嫂子好!」

金俊秀倒也沒什麼避諱,還相當的和藹可親的回應:「你好。」

朴有天在後方紅著臉跟著金俊秀,走過那些俏皮的士兵還不忘給他們敲一記腦袋。

他們走過了許多練習區,金俊秀看著士兵拿著刀劍相互切磋,他也好奇的走進練習場,看著眼前那兩人切磋比武。

士兵看見金俊秀又望見後方的朴有天,趕緊停下向朴有天行禮:「大哥好!」不過他們又看著眼前這金俊秀,實在是不曉得怎麼稱呼,於是金俊秀率先的說:「不用招呼我了,能讓我看看你手上的劍嗎?」

士兵看著身後的朴有天點點頭同意,他們也畢恭畢敬的將手上的劍給予了金俊秀。

金俊秀拿著那把劍,說真的,他一手還真拿不太起來,相當的重。

「怎麼這麼重…。」他皺著眉頭雙手一同拿,試著想砍看看,但卻發現沒那麼容易,總有一種連自己雙手都快被甩出去的感覺。

「這劍製做的成分不同,很多種類,此種劍需要雙手才能打鬥,一手勉強。」朴有天耐心的告訴金俊秀,金俊秀最後是胡亂的對空揮了幾下,就雙手無力的還給朴有天。

「好難阿這個,我們的武器都很輕盈的。」

「是這樣嗎?」

「是阿,而且都可以一擊就斃命。」

「什麼樣子的武器?」朴有天那著劍還給了士兵,好奇的問。

金俊秀實在是沒能說明那些槍砲彈火的描述,只是簡單的說:「就是大砲的縮小版。」

「什麼?」

「唉唷,說了你也不懂啦。」金俊秀最後轉身離開了這區的練習營,又向前走去,朴有天也只是笑笑的跟在後頭。

後來他們來到了射箭的練習區,不過與朴有天家中的很不一樣,這裡的場地廣大,而且還挖了一條跑道,金俊秀看著裡面的士兵邊騎著馬匹然後精準的對著標靶射去。這程度似乎比金俊秀站著還難上幾倍,不過金俊秀看到這般情景,也想學著騎在馬背上射箭了。

「我想學這個。」金俊秀拉了拉身後的朴有天,指著那些騎在馬背上的弓箭手,示意自己也想學學看。

「想學我教你,不過今天不能。」

「為什麼?」

「等等我想帶你一同去參加皇上的宴會,我想你應該沒看過。」

「謝謝你了。」不過金俊秀倒沒說他看過電視演過,就害怕朴有天問著電事是什麼,他又沒梗可解釋了。

於是他們倆達成共識後,金俊秀也就隨著朴有天至他軍營裡的休息帳營,他看著朴有天拿起了一張地圖,然後叫了外頭的士兵進來傳話:「麻煩你捎口信予副將,以及其他將官,一同前來再次商討戰事。」

金俊秀站在身後的看著那幅大地圖,輕聲問:「這就是這回的爭戰的地形?」

「對。明日你也一起來聽聽吧,看有無意見可供參考。」朴有天轉頭看著金俊秀笑說。

「行阿,能幫你多少,我會盡可能幫。」

金俊秀雖說不曉得自己來這裡有什麼目的,不過既然眼前他與朴有天都遇上戰事,那麼也就不妨的出點提議一同想辦法戰勝吧。

「如果真贏了…你真願意嫁我?」朴有天低頭有些紅著臉問著金俊秀這也算重大的事情。

金俊秀嘴邊掛著笑容,伸手調皮的捏著朴有天的臉頰說:「外頭都叫嫂子了,你還不認人啊?」

朴有天也笑了起來,心想也是。縱無任何儀式公示,其實他們心裡早已不知在何時就認了對方了,怎麼到頭來他還問著金俊秀嫁不嫁的問題呢,真是有些可笑。

最後金俊秀就推著朴有天說要回府淨身然後去參加那盛大宴會,而朴有天也就樂意的被推著,外頭的士兵邊練著邊看,還時不時三言兩語的討論起朴有天中意之人未來會不會是妻管嚴之類。

其實不管外頭到底怎麼定義這兩人的關係,最重要的還是他們如何看待他們彼此的關係。

看這情勢,一個是認了妻管嚴,而一個卻是認了傻丈夫。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