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本該上轎赴約,可因要帶上金俊秀,他就索性沒起轎。反正宮廷離朴有天家府近,他打算先帶金俊秀看看夜晚市集的熱鬧,然再去觀看宴會的表演。

「咱們早些出發,順便上街逛逛,夜晚的比起早上特別不一樣。」

朴有天在金俊秀面錢換著衣服邊說著,金俊秀邊看邊聽,他看著朴有天的身子看得有些出神,但卻非因朴有天身上有什麼可看,只因他身子留下了許多傷疤,讓金俊秀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金俊秀從椅子上起來,走向前伸手就摸著朴有天身上的疤痕,輕聲的問:「這些…痛嗎?」

朴有天也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傷痕,笑著回應金俊秀:「痛阿,只不過總痛過就忘了。」

金俊秀伸回了小手,沒說什麼,只是臉上表情顯得有些凝沉。

朴有天見狀雖不曉得金俊秀心裡想些什麼,不過倒是明白金俊秀並不喜歡這些疤痕,他快速的穿內搭,只見金俊秀替他拿了外袍,然後幫他穿上,他悄悄的看著金俊秀的一舉一動,而眼神就看上金俊秀因拉著衣物而握拳的拳頭,他不知哪來的膽量就痞痞的向金俊秀說:「你的手真小。」

金俊秀懷疑了一下,他伸回看著自己的掌心,然後又拉的朴有天的手與自己比較一翻,最後就認命的說:「是有那麼一點小。」

「是相當的小阿,我都能完全包住了。」朴有天這回得意了起來,一把就將金俊秀的手掌握住,笑的挺開心的。

金俊秀不屑的伸回手,瞪大眼看著朴有天說:「你得意什麼,你懂不懂手小有他的意涵在啊?」

「能有什麼意涵啊?」

金俊秀是走出了房門,就將朴有天拋在後,沒搭理他的話。不過朴有天卻以為金俊秀負氣所以不回自己,然而率先的走掉。

「等等…俊秀,俊秀你別氣阿。」朴有天緊張的拉了金俊秀的手腕,兩人也就剛好停在了朴府的門口。

金俊秀憋笑的轉身看著朴有天,然後問他:「你想知道手小的意涵嗎?」

「我想我想。」朴有天則是趕緊的點著頭,其實他還不就是怕金俊秀又甩了自己先走。

「手小的人呢…抓得住自己的另一半阿,你這種手大的就沒這福氣。」這次換金俊秀自鳴得意,反將朴有天一軍阿,他心情大好的換他牽著朴有天的手走。

「你這麼說,那不就代表我抓不住你了?」朴有天是乖乖的跟在後頭,不過這語氣聽起來不是想反擊,倒是有點悲哀。

金俊秀聽了這話,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他。

朴有天緩緩的走向他,兩人距離逐漸拉近,只見兩人間已無前進的空間後,金俊秀一個向前就吻了朴有天那微厚的嘴唇,這吻不深,淺淺的一吻讓朴有天舒展了皺眉堵住了那喋喋不休的嘴。

短暫的雙唇觸碰,朴有天是說不出話,而金俊秀是看著那傻住的朴有天,他在他耳邊輕聲的說:「我抓的住你就好了,你窮擔心什麼。」

雖說朴有天驚嚇的不輕,但卻無聽漏金俊秀任何的字字句句。

金俊秀轉身牽著他又繼續走,而他在後方卻自顧的笑著,這般情景若第三人不知剛他們發生何事,還真會以為金俊秀牽的是傻子也不一定。

縱使最後朴有天傻到無力牽起他,那麼他不會就此放手,就如同此刻般的,他會拉著他向前,直至他們應達的未來。



他們倆就這麼上了街上逛著,金俊秀其實沒什麼想買的東西,他與朴有天就東看西看,其實攤販與早上大同小異,不過這街上遠觀的場景實在是很漂亮,如果金俊秀身上有相機,他必定會將這些精緻的大街給拍下來,也許今生今世就只能看這麼一回也不一定。

金俊秀逛著逛著,卻看見了這條街上的小巷裡有著一攤小攤販,看上去特別的不顯眼,微薄的燈光更顯得其詭異。不過這卻引起了金俊秀好奇心,他就直接拉了朴有天向他攤販走去,然而越靠近那攤販,讓金俊秀更覺弔詭,老闆的臉用著絲布矇著,看不清臉蛋。

而他們到那小販位置後,老闆變啞著音說:「客官阿,參考看看吧。」

金俊秀蹲下身看著地上擺的樣品,朴有天也一同蹲著,看著那些形形色色的貨樣。

這個……!?

金俊秀看了一眼便明白,這些東西也就是現代所稱的情趣用品,他趕緊的起身離去,徒留朴有天一人在那繼續看著。

朴有天東看西看,這些道具長的奇怪,而他也不曉得這些在戰場上有什麼用處,於是他興致缺缺的就起身便要走,老闆這時便說話了:「客官阿…至少也看在我老人家的份上挑樣東西吧。」

朴有天是為難了一下,畢竟這些東西看起來都太小,也不曉得該用在何處。不過在攤販旁倒是擺著一瓶顏色看起來相當漂亮的液體,朴有天拿了一瓶,然後說:「這個好了,這有什麼用處?」

「共二兩銀。」老闆收了錢後,低聲笑了幾聲,便說:「您能用在您夫人身上。」

朴有天皺了眉,用在金俊秀身上?一瓶這玩意能做些什麼?

他仍是不明白,可也不想追問,於是他只是付了錢道了謝,然而轉身便走去找金俊秀了。

對於剛剛他買了什麼他並沒告知金俊秀,他就當作日行一善罷了。

然而他認為時辰已差不多了,便帶著金俊秀入宮廷看宴會表演去了。



「怎麼宮廷這麼大,我們走這麼久怎麼還沒到?」金俊秀隨著朴有天走進一層又一層,可都不是宴會場地,金俊秀有些走的不耐煩起來了。

朴有天微微笑笑的,轉頭有些安撫的跟他說:「就快到了。」

果真就如朴有天所說,他們終於跨過了最後的門檻,入眼的便是一場盛大的宴會。裡邊的宴桌上擺著各種美食,燈火點如星空點綴著,而這般情景又與在街上的不同,宮廷裡的燈籠實在很漂亮,金俊秀走過不禁的伸手摸了一下。

「這裡好漂亮…。」金俊秀在朴有天後頭說著。

然而他們往自己的座位走過去,金俊秀一路還瞧見了奏樂團以及舞團,他看著那些舞團的每個女舞者,身上穿著輕燕飄飄,重點是各個長得都相當的漂亮,與他現代的女性還是有差,他們身上有著古典美,是現代女人少見的。

金俊秀隨著朴有天走著,可是那雙鳳眼控制不了的東看西看,直至走到他們位置後,朴有天坐上自己的位置,而金俊秀看著一旁也有一個空坐,不過卻比朴有天的來的小一點,位置也擺的比較後頭,他很自動的就把那較小的椅子拉來與朴有天並排,然後一切理所當然的坐下。

朴有天看著他拉椅的舉動是被嚇到了,因為從來沒有人動過宮廷排好的椅子,他冒著冷汗的看著金俊秀問:「你怎麼把椅子拉來這了?」

「因為擺的太後面了,我怕我看不見,而且你的椅子還比我大耶。」金俊秀似乎有些不滿,怎麼這時代對妻子這麼不公平。

「沒辦法的,沒關係,等宴會開始皇上說完話,我這位置在讓給你。」

說起來,朴有天還真不在意自己的身分地位,與其說他肚量大,不如說他還挺疼自己的內人,並不會與金俊秀計較太多,也或許他認為這些事情都無傷大雅,彼此相處的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金俊秀臉上掛上了笑容,但卻在朴有天耳邊說著:「不用換了,你坐就好,我坐旁邊。」

他感激朴有天的貼心,可自己也明白,應該給朴有天的尊嚴他是得給的,不可以擅自的逾越,免得讓外人以為他好欺負,雖然事實上是如此好欺負沒錯。

沒多久後,宴會就開始了,皇上果真站在高台上舉著酒杯說著一堆金俊秀有聽沒懂的話,可他明白這宴會一部分其實與即將開始的戰爭有關係,還不是想慰勞朴有天,然後希望他取得勝利歸來。

皇上話一說完,宴會就點上了煙火,音樂也隨著下奏,從旁就跑出了許多戲班子像是體操選手一樣,跳來跳去就是不會撞到頭,金俊秀總覺得這一切真的是太神奇了,他還是頭一回看到這麼有戲劇性的體操表演。

接著呢,就是一群女舞者笙歌起舞,比起他們現代的舞蹈,這個時代的比較中規中矩一點,金俊秀拿起一旁已盛好的酒,邊看邊喝著,黃湯一下肚,讓他眼中的世界更加美麗了。

不過這時一名穿的鮮艷的女舞者,似乎是受到了皇上的指示,然而人就邊跳著然後曼妙的繞來朴有天的位置前。金俊秀又喝了一口酒,眼裡有些怒氣的瞪著在朴有天面前跳著舞的女者。

這回他已無心欣賞眼前的表演,只直盯盯的看那女舞者扭腰擺臀的越來越靠近朴有天,朴有天是無動於衷,只是左躲右閃的避過那些長條絲綢。

金俊秀最後拿了整瓶酒起身,他瞇起了那雙誘人的鳳眼,走至朴有天面前,他就站在女舞者與朴有天中間,朴有天壓根不曉得金俊秀怎麼會拿著酒瓶站在自己面前,他看著金俊秀的背影還以為金俊秀生氣了,於是也想起身的哄哄眼前之人,可他人都還未起來,金俊秀坐上了他左大腿,兩腿交疊的又跨上他的右大腿。金俊秀臉上微醺的表情一覽無遺,只見拿著酒瓶然後有些酒醉的向那女舞著揮著手,似乎要她走人。

「姑娘,你擋到我們倆看戲了。」金俊秀就這麼大膽的說出這句話,然厚嘴唇微翹又泛紅非悅的說著。

那女舞者最後也掃興的跺腳離去,本想意討朴有天歡心,怎麼就殺出個程咬金!

金俊秀是沒管那女舞者有什麼嬌氣傲人的反應,他只知道那女人竟然在自己面前喧賓奪主,就不曉得朴有天已不是無主物。

朴有天怕金俊秀沒坐穩掉落於地,他雙手趕緊的摟著他的腰,在他耳邊說:「你喝醉了,怎麼酒量這麼小。」

金俊秀似聽非聽的,只是轉頭笑的開心的看著朴有天,然後說:「你要跟我說謝謝。」

朴有天則是乖乖的點頭,就向金俊秀說謝謝你。

金俊秀很滿意的一手搭上了朴有天後頸,像是給獎賞般的,環著朴有天的後頸拉著就吻上他,本以為金俊秀只是輕碰嘴唇,可這回卻並非那麼一回事。

金俊秀輕吐了舌尖舔了朴有天的嘴唇,然後又離開,他瞇著眼眸看著朴有天精緻的臉蛋,由於椅子過大,金俊秀一腳就跨上朴有天大腿旁空出的椅子空間,雙腿就這般跨上兩旁,屁股就坐上朴有天的雙腿。

他又喝了一口酒,笑眼瞇瞇的將黃湯吞下肚,然後說:「有天…這個很好喝耶。」

朴有天本想搶過金俊秀手上的酒瓶,不過金俊秀卻率先的跟他說:「你幫我拿著。」

他則是聽話的幫金俊秀接了過手,可他又想抱著金俊秀去旁邊的位置,畢竟兩人在大庭廣眾之下這麼坐這樣一個姿勢容易讓他人眼紅,更是容易讓人想入非非阿。

「俊秀…我帶你坐旁邊好不好?」

「不好。」

金俊秀一口回絕,然後臉上又笑了起來,他傾身向前環著朴有天,這回可不是淺吻,金俊秀藉酒壯膽的伸出了小舌輕易的撬開了朴有天的嘴唇,更深入的索取了朴有天的甜度。

於是乎…朴有天是想推開金俊秀停止這一切行為,可金俊秀是越吻越激烈,讓朴有天有些的不能罷手,最後兩人就這麼在這夜宴笙歌的場所無視他人的大膽吻起來。而就在金俊秀時不時的蹭著朴有天的身子時,朴有天這時才有了危機意識,金俊秀無意間裡玩起了火來,等等如果一片草原星火燎原就完了,於是朴有天拉開了金俊秀,二話不說的將酒瓶放置一旁,趕緊起身。

金俊秀完全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情,也就一個人跪在那張大椅子上恍神,直至朴有天將他抱正,然後搖著他的肩說:「俊秀,上來吧,我背你回府。」

說完,朴有天就背對著金俊秀,金俊秀也無吵鬧的就從椅子趴上他的肩貼上他的背,朴有天就揹起了人兒,從人群中悄悄離去。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