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習慣?

這道理並不難解釋,反正於生活上成為一種慣行便是習慣。

朴有天就這麼一天一天的熟絡了金俊秀這時代的生活,既然回不去也不想回去,那麼他便安穩的待在這時代裡學習現代人的生活。

天賦異稟的朴有天除了有點傻外加保守以外,他在學習生活方面倒是迅速,看著金俊秀做一便約約略略就有了樣子,然而多日後便熟能生巧,這麼積極的學習不外乎就是想替金俊秀分擔一點生活負擔。

他希望兩人生活是便捷不是累贅,於是他入了金俊秀的戶口後,開始找起了工作來了。

老實說要他生出履歷來實在是不可能,由於他之前所做的活都是搞戰爭的,現在這時代也不是說戰就能戰,自然而然履歷是成了他最大的問題。

朴有天將問題告訴金俊秀,他不曉得怎麼寫自己的毛遂自薦書,時代的差異性,帶給他不少的麻煩。

不過金俊秀只是笑笑的告訴他,他用不著出去找工作,他這領公家薪水的鐵飯碗,這俸祿可以說是一人花閒多兩人花恰恰好,於是金俊秀也沒替他解決這找工作的問題,要朴有天好好打理家中這樣就可以了。

但問題是朴有天怎麼甘願就這麼像囚鳥被套在籠子裡呢?人不活的社會化一點真的會無聊死,雖然或多或少有幾次都有與現代人接觸,不過他曉得,若沒有一份工作就不能快速的融入這社會,再者,他怎麼可能只讓金俊秀一個人養家?這太累了,而身為丈夫的他,也認為不該放娘子一人在外掙錢。

自古以來沒這道理,現在他在這時代也不會有這樣的道理存在。

於是,他毅然決然的決定了,就是要找到工作!

他利用了自己跟金俊秀學的網路,然後去了XXX人力銀行,開始在上邊的自傳欄打了一堆東西上去。

其實說打了什麼其實也沒什麼,他的重點最主要就是說自己能打,會武功。

就這樣,他PO上了網,然而就等待著需要他這樣人才的人了。

果真,老天是有眼的,沒幾天便有一位武館的雇主打電話給他,他看著金俊秀都稱為手機的東西,相當熟悉的接了起來,「喂,你好。」

連接電話方式都相當規矩,學的挺有模有樣,不會有人曉得他非這時代之人阿。

「你好,我是東神武館,我在XXX人力銀行看了你的履歷,我想你的武功應該能幫我們不少。」

「希望我有這榮幸幫您。」

「好,明日你來應徵吧。」

看來事情來的順利也過的順遂,朴有天就等不及告訴金俊秀這好消息,免讓金俊秀自己辛苦在外賺錢了。

金俊秀下班騎著摩托車回家,進門便聞到了從廚房裡傳來的香味,他穿上了室內鞋,將自己身上的背包放好後,也往廚房裡走去。

話說以前存錢買了這房子,這間廚房金俊秀從沒用過。一來是他只有一人的,買外面的比自己花時間下廚還來的經濟實惠,二來是金俊秀只有味覺沒有廚藝,所以他從未動過鍋子及鍋鏟,冰箱裡也不可能冰著蔬菜或魚肉。但自朴有天插手了他的生活後,朴有天每日都會自己走去超商買菜,然後親自下廚,金俊秀嚐試了朴有天的廚藝後,感覺他這人真不得了,怎麼連做菜這種事情他都能這麼上手!

然而他好奇的在某一天問了朴有天,你做菜怎麼這麼好吃?朴有天只是皮皮的說,因為他一個人生活,連做菜都自己來,所以對於做菜他並不陌生。

金俊秀明白自己是撿了個寶,不過心裡也納悶,怎麼這個朴將軍能寒酸成這樣?

「好香,今天又讓你下廚了。」金俊秀走進了廚房,看著正在忙的朴有天說。

「什麼話,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朴有天將切好的菜放進鍋裡炒,還邊抄邊笑邊與金俊秀說話。

金俊秀從冰箱裡拿起了冰水喝著,朴有天瞄見了金俊秀的舉動,他將鍋裡熟了的菜撈起,然後端著盤子就往飯桌上擺上。這麼點路程讓朴有天思索著,如果將自己找到了工作的消息告訴金俊秀,不曉得他會不會生氣…縱然自己真的想講,可還是多少會顧及金俊秀的感受。

「呃…娘子。」朴有天轉身看著正拿個兩附筷子和碗的金俊秀,他從廚房裡走出,朴有天則有些吞吐的叫了他。

金俊秀將碗筷擺上桌,坐上了椅子看著他,「怎麼了?」

「我…我今日背著你…」朴有天似說非說的,相當猶豫。而金俊秀是聽了那"背著"兩字就皺起了眉頭。他家這個平時沒什麼膽違背自己的人,這回是在他背後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了?

「做了什麼?」金俊秀咪起了鳳眼,似乎不准許朴有天含糊帶過。

朴有天身後冷汗直流,最後還是看著金俊秀說的雙眼說:「我…我答應了東神武館的東家明日去應徵看看。」

金俊秀聽了這話,眉頭很自然的舒展了,還以為朴有天要說他看上了哪個老太婆了呢。

「那就去呀,嘗試看看也不錯。」

「真的?」

「不然別去。」

「我要去我要去。」

金俊秀笑了出來,他還不明白朴有天也想替自己分擔,既然是他自己想爭取的是情,那麼他並無攔截的理由,況且他爭取的是情事對的,並非什麼不雅之事。而他也明白,讓朴有天這樣關在家裡其實也不好,還是得多多跟外界接觸比較好阿。

「你住址給我,明天我與你一起去。」金俊秀吃著飯說。

「好,等會給你。」朴有天高興的回。



今天呢,可說是風和日麗好天氣,時間一到後,金俊秀便載著朴有天到那武館去應徵。到達那武館,朴有天脫了安全帽就要走進去了,但卻被金俊秀拉了一下。

「你等等阿,頭髮也整理一下。」

金俊秀伸手幫他整理他那頭被造型師設計過的髮型,他從沒想過原來朴有天有了造型以後會這麼帥,雖然在戰國時代遇上他時就覺得他不錯看了,不過能活在這時代還真是活對了,名副其實的美男阿,連金俊秀都有些小忌妒。

「整理一下比較帥。」金俊秀笑著說。

「嗯。」朴有天也乖乖的站著不動讓金俊秀撥著髮型。

沒多久,金俊秀感覺可以後,就拉著朴有天一同進武館應徵去了。

進門後各個習武的學生都看著從門口進來的他們,不過他們並沒多留意,便向櫃檯詢問武館的雇主。後來他們就從著這櫃檯小姐上樓,之後朴有天就被帶進了辦公室應徵了。

老闆看見了朴有天,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翻,便問:「你會什麼?」

「呃…沒什麼不會。」

這回答是語出驚人,可與朴有天的人搭配起來感覺又有些的怪。

這樣的面是老闆也不曉得該如何斷定朴有天的實力,於是,他拿出了十塊有厚度的木板,放在桌上,似乎老闆也有些嘲弄之意,便嗓門拉開的說:「你能一次劈完這木板,你就錄取。」

朴有天看著那些木板,感覺相當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就這麼簡單?

而老闆以為他不敢,於是又說:「要不只要能劈壞一塊你就錄取。」

也太簡單了吧?

朴有天不由分說的就起身,右手被一舉起,便往那十塊木板劈了下去!

最後木板是全裂了,就連老闆的木桌一併都出了裂縫,看的老闆目瞪口呆。

「你學什麼來著?」

「我…什麼都學,不論是拳,是棍,是槍,是戟,是刀,無一不學。」

老闆汗顏的看著他,看來這人身術非凡,而他就缺這樣對於武功這麼大愛的,什麼都會。

「好,錄取你!下星期來就來指導學生。」

「是!」朴有天幾乎是高興得跳出辦公室,門一開便看見金俊秀站在門外,臉色似乎有些緊張。

「剛怎麼發出那麼大的聲響,怎麼了?」金俊秀抓著朴有天的肩膀問。

朴有天笑笑的抱住了金俊秀的身子,愉悅的說:「他讓我劈了十塊板子而已,我錄取了。」

「十塊!?」金俊秀扒開了跟朴有天的距離,拉了他的手,又問:「痛不痛?」

「不痛阿。」

朴有天手上一點傷痕也無,金俊秀這時才鬆了一口氣。有時他的心還真放不下這傻子做事,就怕做了就出事。

最後金俊秀也笑著看著他,跟他說聲了恭喜,為了慶祝朴有天錄取,於是金俊秀決定這回與朴有天一同買菜,犒賞朴有天一直以來自己買菜的空虛感。

他們這次買菜的地點不是超商,而是菜市場,朴有天看著形形色色的菜色,就想起了他那時代的街。於是他隨著金俊秀竄著那市場,挑著販子上的蔬菜魚肉,打量今晚煮些什麼,金俊秀就只是付錢,任朴有天選素材。

「就這些嗎?」金俊秀問。

「就這些了。」朴有天笑著說。

而他們就心情愉快的往停車方向走去,一路上兩人有說有笑,而似乎探討到了武術的問題,金俊秀則說:「現在很少人會學武功了,因為治安都還算不錯。」

朴有天則拎著東西,轉頭看著金俊秀回:「是嗎?」

「是吧。」

突然他們身後跟蹤個人,與他們一同走進了小巷,那人手上拿著短刀,金俊秀牽著摩托車,抬頭便看見那人拿著短刀衝了過來,他喊了一聲:「朴有天!後面!」

朴有天頭轉了九十度而已,眼角快速的看了一下,便了解發生何事。

他轉身後,就抬起了腳,踢了那人的頭,又快速的抬起另一腳,踹飛了那人。

金俊秀這時才發現原來朴有天會的武術還真多,可現在這情況,還是先逃命要緊,金俊秀拉了朴有天,兩人就坐上摩托車奔馳而走。

「你還說這時代治安好!」朴有天在後座大聲的說著,就怕前方駕著摩托車的金俊秀沒聽見。

「我收回!剛真是太危險了!」金俊秀高速駕駛著摩托車,背後涔著汗,直到兩人到達家裡。

好險朴有天會武功,不然他們在菜市場上的戰利品可能就得被搶了。

金俊秀開了門,邊說:「要不是你能打,我想我們都死定了。」

朴有天似乎想到了什麼,轉頭看著他回:「不一定。」

「嗯?」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臉,有些不明白。

朴有天緩緩的走至廚房,將那些食材放進冰箱裡,跟在身後的金俊秀就等著朴有天的回答。

最後朴有天將所有的東西都放好後,關起了冰箱的門,起身面對著冰箱,聲音沉著說:「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遇嗎?」

「記得阿。」金俊秀回。

「沒錯,那次要不是你適時出現救了我…我想我早死在那刺客手裡。」朴有天回過身,看著金俊秀說著。

金俊秀這時才驚覺,他回到朴有天那時代並不是沒什麼什麼原因目的,似乎能了解,為何他會出現在朴有天身邊,為的就是延續他的生命,好讓他戰勝金國,替鄭國開拓歷史。

「就是你延續了我的命,讓我打贏了勝仗,然而愛上了你。」

金俊秀聽這話不禁的紅了臉,他還頭一次發覺原來朴有正經八百的告起白來是這樣令人臉紅心跳。

可金俊秀並沒因此淪陷,他走向前,有些調皮的笑著說:「既然是我救了你,那麼我有些小要求。」

「要求?」

「你能不能在我睡醒後仍然在我旁邊啊?」

老實說這要求他老想提了,朴有天自他認識到現在,就不知道在早起什麼的,手頭總有一堆事忙著,可他卻不喜歡自己睡醒卻不見朴有天人影。

「為什麼?」

這被問了為什麼連金俊秀也不明白…。

也許是害怕又再次的失去,總是希望第一眼能看見人那便是最安心的。

「我也不曉得,感覺…感覺你能在我身邊我會覺得比較心安。」金俊秀伸手就抱住朴有天,每次的擁抱,金俊秀都不自覺的就會摸著左腹那道傷口。

他明白,那道傷口是畫在朴有天身上,可自己內心卻也被砍了一道深痕。

「可是我早上…」朴有天似乎沒體會到金俊秀的用心,於是金俊秀體諒了他的智商,又搶了一拍的說:「做不到就不准碰我。」

「我做的到。」朴有天馬上又改口的回。


他什麼話都能違背,可娘子的話就不能不聽,不能不做。

因為…

娘子是對的!

就如同他們初步相遇一般,這段感情也注定是對的了。


────完────

扯了這麼多,只不過是想交代一下秀秀為何去戰國
那麼…以上就是為什麼秀秀會去戰國0.0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喜歡米秀小互動,恩康康康康~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