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不待人,生活也不能躊躇不前。

金俊秀成功的爭取到了幼稚園任教的資格了。

今日一早他六點整就起床,一旁的朴有天似乎也被金俊秀所設的鬧鈴吵醒,他只是微微睜開了眼,他看著金俊秀忙碌背影,爾後又輕輕閉上眼,可卻沒有入睡。

金俊秀在他房裡進進出出的,當他再次的睜開眼時,金俊秀正在換衣服。

他看著金俊秀身子,那身跟自己差不多的身板,最多也就那屁股比自己翹一些,其餘說起來,是真的沒有比女人來的曼妙。

女人曲線是天賦的,雖然金俊秀也有曲線,但終究敵不過女人。

他明白,是敵不過,不過卻不曉得為何自己會喜歡金俊秀這樣的身體,況且自己能克制的時數每況愈下,以前能半個月向金俊秀請求一次,漸漸的縮短了兩個月一次。他明白自己體內的毒癮難以抵制,復發的次數漸增了。

而不知不覺中,他發現自己竟已成了科學以及自然界裡所說的例外,本該雄性才會對雌性產生吸引,而他卻被金俊秀所吸引。既然金俊秀敵不過女人,那麼他究竟是被金俊秀的什麼地方給吸引了?

他沒吭聲的就從床上坐起,然後大喇喇的看著金俊秀更衣。

金俊秀透過鏡子的反射,看見朴有天起床,小聲的問:「被我吵醒了喔?」

「不,被鬧鐘。」

金俊秀聽這話心裡是甜的,明明就是被他所吵醒,而他卻將罪過怪給一向準時響鈴的鬧鐘。

朴有天直愣愣的視線不轉也不換的,就看著金俊秀將褲子給穿上。他終於有些受不了的就問:「我想不明白,我被你哪個地方所吸引了。」

「嗯?」

朴有天又繼續說:「明明你的身材不如女人來的美,可是我卻很愛。」

他誠實的說了。縱使他們倆沒交過所謂的女友,但也看過路上的女人,只要仔細看的話,男女天生便有差別,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不過朴有天還是比較喜歡不如女人身材的金俊秀。通常人不都對美的事物比較有興趣嗎?照理說應該是。

金俊秀想了朴有天的話後,臉色和悅沒有動怒的說:「因為你不是愛我的身材。」

這回金俊秀替朴有天指點迷津,一點就通。

沒錯,他喜歡的不是身體,他愛的也非那身材,而是感覺,他享受他們在一起的感覺。

朴有天點點腦袋瓜子,嘴上露出外人不容易看見的幸福容顏。

金俊秀熟悉的走到朴有天身旁,雙手捏了他的雙頰,笑說:「你多睡點吧,我等會自己搭公車去就好了。」

朴有天下意識的握住了金俊秀手,很自然的將他雙手往後挪,然後自己就抱上了金俊秀,腦袋就這樣貼上了金俊秀的肚子上,聞著似乎很久沒聞的金俊秀的味道。

也許日子過得忙,所以連最貼近自己的味道都有些的遺忘了。

「我載你。」朴有天說。

「隨你啦,要就快點起床。」金俊秀摸著他的頭笑著說。

一早有著你的陪伴,今天會過得更好。



金俊秀下車後,就背著背包走進幼稚園。

清早其實學生也還沒來上課,不過按照老師的規矩,他們得先來做一點整理,然後再搭乘娃娃車去接送每個小孩上學。但由於他是新的老師,所以這任務還輪不上他。

他來到他所任職的教室,拿起了掃把就開始打掃,又將地板拖乾淨。他看著那小型的黑板,臉上不覺有了笑容,今天會是他人生新的一頁,也是他生平的第一份工作,他決定將自己內心保有的熱誠全力的付出。

「早安,俊秀。」

「早,麗旭。」

金麗旭,是這班幼幼班的另一位老師。由於幼小的兒童一人忙不來,所以特別讓兩位老師來任職,程序上能料想的到,但唯獨沒猜到的是,竟然兩位都是男老師。

「我今天晚來了,早上做了一些小點心,這一個給你。」

金麗旭將一包餅乾遞給了金俊秀,金俊秀靠著手上感覺,手頭的餅乾是熱的,剛烤起來的。

「謝謝你。你會做甜點?」金俊秀眼裡有著訝異,不過似乎對這專長也有點興趣的,他高興的拉了金麗旭的手腕問著。

「應該說我對美食這方面也有研究。」金麗旭笑說。

於是他們趁著孩子們還未到幼稚園時,金俊秀與金麗旭聊了許多甜點。金俊秀的甜點除了蛋塔自己有學過外,其他沒學過的他卻不太敢任意的動手,他就害怕糟蹋了那些食材。而他也興致沖沖的拜託金麗旭如果假日有空能教他一些甜點。

一來他也想動手做給孩子們吃,二來就是他也想替朴有天準備一份讓他去公司有零嘴可填腹。

金麗旭生性平易近和,點頭就答應了。

本來兩人還怕相處不陸,可經過一次的交談後,發現其實他們還處的挺合。

幼稚園陸陸續續的小朋友都來上學後,他們也折起了袖子,準備開始忙了。



朴有天這回又在公司被訓練,其實說起來他還真有一點當模特兒的料,金希澈果真沒看錯人。訓練師一次的指導他便有模有樣的學起,通常錯誤不過兩回,他便及格通過。

金希澈有時會待在他旁邊看著他的表現,有時卻忙得不見蹤影,不過這對他也是種好處,免得金希澈散發出的氣息給予他過多的壓力。

他一個人坐在一旁的休息椅上,然後拿出了手機看著。

老實說手機裡沒什麼好看,不過畫面一開就看見了金俊秀,他心情就覺得爽快。

不過想回來,金俊秀今天在幼稚園不曉得適應的好不好,希望他能跟自己一樣順順利利。

這時候身旁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了一個人,聲音不比他低沉,卻也沒金俊秀的高亢,便說:「你在看你女友?」

朴有天聽了這話轉頭看向他,不是他認識的人。

「我是金賢重,你好。」金賢重伸出了手微笑著說。

「朴有天。」他也禮貌的回禮。

「手機裡是你的女友?」金賢重又問了一次。

朴有天闔上了手機,笑著搖頭,說:「是男友。」

「疑?」

金賢重以為自己聽錯了話,連頭帶身完全將方向轉向朴有天,很驚訝的看著他。

朴有天也看著他點點頭,沒錯,就是男友。

此時無聲勝有聲,什麼也不必說,事實便是事實,無須隱瞞。

「沒想到你能這麼開放的說。」金賢重後來又坐直了身子,有些嘆氣的說。

「我認為這沒什麼。」他淡淡的回。

對於他,他真的不覺怎麼樣。外界多麼異樣,多麼指指點點,他都不在乎。他認為自己的感情不需要誰來評價,也不需要誰的認同,自己認為是最好,那便是最好的。

之於他與金俊秀,他只想認真的珍惜,並且永遠的走下去。外界的干擾,他能不聞不問。

「其實我是替愛麗莎來問你有無女友的,所以趁你開手機時隨口問話。」金賢重說。

愛麗莎…貌似有耳聞。但腦子裡卻沒多少印象。

「那就麻煩你替我回絕她吧。」朴有天笑說。

「會的。不過我還是說你有女友。」

「都行。」

兩人的際遇算是巧遇,因為一場愛麗莎的錯愛,讓他與金賢重成了摯友。朴有天第一個在這公司所熟識的人,第一個是金希澈,爾後是金賢重。

看來他的這份工作漸漸的要融入了他的生活,而他也不自覺的開始適應這裡的環境,以及人事物。

人的適應能力以及求生能力就得如同蟑螂一般強悍,那麼才不會容易被淘汰。

這也能表示為何蟑螂能從恐龍稱霸的時代活到人類所主宰的時代裡。

雖說這比喻不怎麼文雅,可卻也是他與金俊秀甚至是每個人都得學的目標。



「今天在幼稚園好嗎?」朴有天剛洗完澡,吹著頭髮聲音大聲的問著金俊秀。

金俊秀聽聞,說:「很好呀。」

相當的好,而他也順便拜師學藝。但這秘密他刻意的保留。

「孩子們看到你的反應呢?」朴有天邊收著吹風機的線邊問著。

金俊秀這回笑的燦爛,似乎是有不錯的回響才能笑成這樣。

「就如你看到我的反應一樣。」金俊秀說。

朴有天聞言,內心明白,小孩肯定是喜歡金俊秀,而他也放心許多。

「那就不好了。」

「什麼不好?」金俊秀問。

朴有天笑臉迎迎的就往金俊秀方向走去,然後很自然的就像大學時期那樣,躺上了金俊秀大腿上。

「我看到你會想把你吃下肚。」他說。

「就只有你會這樣,你這問題小孩!」金俊秀習慣的就又打了他那寬額頭,低頭寵溺的說。

「那你怎麼教我這問題小孩?」

「你覺得該怎麼教?」

「順我。」

說完,他便翻了身子,又壓上了金俊秀,欺身看著他怎麼看也不覺膩的臉蛋。

「今天不行。」金俊秀紅著臉推著他肩膀說。

「吻就好了。」

既然沒能吃上金俊秀的特效藥來治癮,那麼能在金俊秀身上拿到多少抵癮的藥…他就多拿一些。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