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與金俊秀順利的在自己分上的工作上了軌,也拿到了日以繼夜所盼的薪水。他們想著,既然工作也穩定了,也是該找房子及買車的時候了。

這樣找房子的事務其實不是他們想拖延,而是因為工作太過忙碌,回到家後就直接洗完澡倒頭就睡,似乎沒有空餘的時間讓他們優閒的翻著不動產廣告。兩人想一起看房子,可卻又因朴有天的工作時間不一,難以搭配,然就拖到現在。

但他們萬萬卻沒想到,等到兩人好不容易有共同的假日想來物色房子時,金媽很順手的就將他中意的房子拿了目錄給了他們倆參考。

「孩子們,你們可以參考這間看看。」金媽笑著說。

而朴媽也順手的就將金媽所提議的目錄拿起,三人一起過目。

一旁的朴有煥只看了一眼,然後興致缺缺的隨口就說:「哎唷,買什麼不都一樣嘛,不過最好是隔音好的。」

朴有天一聽就曉得朴有煥這小朋友意有所指,於是推了他的肩膀說:「你去客廳玩電動。」

朴有煥也笑臉嘻嘻的摸摸鼻子就去搬了金俊秀的電動出來玩。

朴有天想,雖說朴有煥是無心之言,不過隔音確實很重要,一來做起某項運動時那樣的天籟他只想自己享受,二來就是如果哪天與金俊秀大吵時,外人也比較不會聽到。

不過買房子並不能隨便。

一個溫暖的家,會是他們在外奔波後最想回的地方。而這樣的地方,並不是說隨便就能輕易的選中。

地域的選擇也相當重要,如果選到了喧嘩的市街,那麼家就不能將休息發揮到最大的極致。

不過他想的這些都是其次的,最主要的,家裡面需要有金俊秀。最不可或缺的主軸,沒有他,就算讓他住上幾億的豪宅,感覺也不會舒適。

「這個應該可以。」金俊秀認真的說。

「你喜歡嗎?」朴有天問。

「應該說這裡的地域我們倆都會很方便,而且也離媽這裡很近。」金俊秀笑說。

對,除了考慮到他們自己的利益外,最主要的還是得看看離家近不近。

金俊秀生性其實不愛離家太遠,除了高中時期暗戀朴有天,毅然決然考上X大,離開家中四年,其餘的選擇,他不希望又選了一個離家遠的房子。

錢多,事少,離家近。是他一慣的行事風格。

他喜愛自己的家庭,也會想回家幫忙,不論是幫金爸顧店或者是幫金媽做家事,只有這一點微薄的付出,他認為他不能再因為其他事情而停止這樣的回饋。

當然金俊秀是如此,朴有天何嘗不是。

「媽也幫你們看過裡面格局的設計了,還不錯,四間房。」金媽坐上椅子說。

一旁的金爸忙著煮中飯,並沒參與這項討論。而朴有天見狀,也進了廚房裡幫忙了。

朴媽想了一下,突然的問:「四間?會不會太多?」

金俊秀也坐上椅子,點點頭。他也同意朴媽的想法。

「總該留一些房子給你們未來的孩子住吧?」金媽雙手交疊,一派自然的說。

金俊秀這時才驚覺過來,沒錯,他也是需要考慮到孩子的空間,不能只限有的現狀下去選房子。做一件事情得遠慮,如果不做這樣的動作,容易在後期遇上不必要的瓶頸。房子雖然可以再買,不過他並不認為他與朴有天的經濟能力能像首富那樣一換再換,甚至還有餘屋沒住人。

「也對。」朴媽說。

這麼簡單的討論,其實金俊秀也頗有餘思。除了自己媽媽與朴媽同意他們倆同居外,另外就是在這討論中,也顯現出他們的母親並不反對他們有自己的結晶。甚至還替他們想了未來她們孫子的房間。

然而這時在廚房的岳父與女婿認真的做著飯菜,時不時也會閒聊幾句。

老實說朴有天與金爸沒比金媽來的熟,更是在他們公開戀情後,他自然是不太敢與金爸獨處。縱使他們已得金爸的同意,但在他自己心中仍有些芥蒂。這芥蒂也就是他將金俊秀拐來跟自己在一起的破事。對於他,說尷尬當然尷尬,再怎麼樣金俊秀也是金爸的寶貝兒子。

「俊秀跟你還不錯吧?」金爸問。

朴有天敏感的神經被挑起,話說他還真不懂金爸這問話代表著什麼。他該回自己很疼金俊秀,還是普普遍遍的說還不錯?

「呃…順利吧。」朴有天說。

最後他選擇了一個折衷的答案。

生活上最大的祝福莫過於順利了,什麼都順,自然是不成困擾。當然這樣的說法朴有天很自動的就將類推他與金俊秀的感情上。就是因為順利,所以他們才能走過大學,然而走到現在。

金爸看著朴有天切菜的速度明顯緩慢,於是笑著拍著他的肩說:「不用緊張,我是真的要將俊秀交給你的。」

原來他客觀上表現的這麼明顯,金爸一眼就明白他焦躁與不安。

不過當他聽見金爸的話,臉上不自覺的就笑了起來。

如果他沒誤會金爸的意思話,金爸是真的有意要將金俊秀託付給自己。同時是幸福的宣告,也是責任的擔當。

「是,叔叔。」他點頭笑著回。

「該改口了。」金爸邊炒菜又邊說了一句,「我們家恕不退貨喔。」

這代表什麼,他們金家可不想負瑕疵擔保之責任。因為他們曉得金俊秀能被朴有天照顧的很好。而這樣的拋棄責任對朴有天並不構成影響,因為他並不會將金俊秀拿來退還,要退,也是金俊秀退了他才行。

「了解,爸。」朴有天低頭輕聲的說。

這聲爸爸睽違了十幾年他都不曾喊過,也從未想過這名詞的出現竟是他與金俊秀締結了家庭關係所生。

人生幾何,能讓他這樣順遂的度過不健全的過去。而現在,他重新的重建自己的家庭關係,然而又繼續自己的人生。

突然的,他紅了眼,鼻子也泛起酸來。

他莫名的懂得該如何把握現今自己所遇的緣分,然而也明白必須開始漸漸的學習,什麼叫做珍惜。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