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這孩子就託付給你了,拜託大人!」

一位婦人面矇薄紗,眼裡滲著淚水,手裡抱著睡得香甜的娃,不敢張膽細聲的請求著。

「可我……」男人聲音不沉,臉色為難的不敢伸手將娃抱上,兩人便推拖著這孩子。

「大人,我在外頭瞧您的轎子,肯定能讓這孩子過好日子。小人沒能養活這孩子,請大人您照顧他吧!」

男人心想,那轎子是一定華麗,畢竟皇室的東西,能凡嗎?可他只是區區的一個太監,服侍皇上的公公,想接也不是,不想接也不是。怕接了沒能以一己之力扶養這孩子,但不接……就怕這孩子如婦人所言,孩子活不了多久,怎麼說也是人命一條。惻隱之心誰無呢…?

「就麻煩您了。」婦人說完,便將孩子塞進男人懷裡,含淚的奔走離去。

男人本想阻止,可卻因手中抱著孩子也跑不快,而最後他也只能望著婦人離去的背影,悄然回客棧。孩子依然睡的沉,毫不知方才有多大的騷動,很依人的就睡。男人看著這娃的臉蛋,心裡莫名的所感,也許這娃就是因為不怕生人,所以在他懷裡依舊能睡得香。而這生永無子嗣的他,陪著皇上出巡這麼多次,這次讓他遇見了這娃,也許是種注定機緣。姑且不問這婦人有何難言之隱,但既然娃已在他懷中,自然是沒有將他丟棄的道理……。

那麼咱們,就相依為命吧。



「爹,我考上內醫院了!」

一位約略十六歲的俊俏少年,身後揹著文房四寶的囊物,看了榜單後高興的跑回金府將這好消息告知金公公。他開心的不能自己,抱的金公公都無細縫可喘息。

「行了行了,鬆開爹一些,俊秀。」金公公,輕輕的拍著他的背,臉上笑的眼睛都拱起月灣,又說:「爹真替你高興。」

金俊秀看著金公公眼裡泛著淚光,很自然的就折起衣袖替金公公拭去那抑制不住而流出的淚水。

「爹你怎麼哭啦?」金俊秀邊擦著,心疼的說。

怎麼能不哭?從小就由他替金俊秀把屎把尿,而也千交代萬交代,希望他別告訴別人自己的爹是個宦官。這不由得都是為了金俊秀的面子,就怕他出去被人笑。可金俊秀卻對這點是一點也不在乎,他從不欺騙別人也不欺騙自己,就大喇喇的將自己爹是宦官一事告訴他人,然而嘲笑他或者欺負他的人,他從不畏懼的就是給那些人一拳。金俊秀總這樣,經常傷痕累累的回來,金俊秀既不哭也不鬧的讓他擦著藥,然而又對他說,『如果誰敢嘲笑爹,我就跟他拼命!』

這不知打哪來的骨氣,可卻讓金公公心感體貼,無怨也無悔的支持他。而金俊秀自從得知他體弱多病後,決意從醫。於是他也只是順著金俊秀的意,在背後栽培他,讓他得以完成壯志,做自己所想。如今他考上了醫官,一方面不也替自己爭了個面子,而也高興金俊秀取得自己的目標。

「當然是高興你順利完成你的志業。」金公公緩緩拍著他的肩說。

金俊秀輕輕的握上他隻已有些蒼老的手心,微笑道:「這不是我的志業,我志在於治好你的病,然而又治天下人的病。」這話是暖了他的心房,也感謝上蒼讓他養了這麼一個善解人意且貼近人心的孩子。雖金俊秀非從己所出,可在這十六念的光陰裡,他卻是將他視如己出,照扶不已。

「無論你想做什麼,爹都挺你。」

金公公雖想替他做更多,但事實上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些。

自己的命,該自己作主。

插手不得。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