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自被命為醫官後,他的職務派遣屬內醫院的工作。事實上他並非想接手,他意想被派遣惠民署照顧百姓,但由於是上層所指定,他自然是不敢說什麼。不過他也無所怨,畢竟待在內醫院退勤時間一到,他還能回金府照顧金公公,而在內醫院裡工作他並不是孤單一個,與他同期受訓然而又被同時命為內醫官的摯友沈昌珉也被派遣至內醫院工作。零零碎碎加總起來,其實上天還是待他不薄。

「怎麼,今天你特別沒精神的,想什麼?」沈昌珉一早與金俊秀於內醫院相遇,他如兄弟般的好心就替金俊秀看起臉色來。金俊秀瞥了他一眼,便道:「你聽說內醫正大人說的事兒不?」

「什麼事?」

「我聽聞,剛被冊封的太子受了不明之寒,尋無他因,近日貌似病的更深。」

金俊秀這人其實就熱於助人,哪裡有難,他當然樂於拔刀相助。現在更是選了這職業,既然遇上有自己專業有關,聽到這消息,內心就莫名的作祟,想逕自的就衝去太子殿幫那虛弱臥床的太子把把脈。

「我想替太子把脈看看。」金俊秀說。

沈昌珉聽了這話,摟了他的肩,借了幾步,用了只有你我能聽見的音量說:「你阿……我不是不認同你的醫術,也許你實力已超越了內醫正,但仍不可妄為。」

「我這不是妄為!我……」

「唉,聽著!自信容易誤事。」沈昌珉抓緊了他的肩,要他專心,又說:「不是怕你救不了人,是怕你失了自己的命!」

「此話何意?」

金俊秀皺著眉,似乎不能理解。救人難不成又有錯?人命關天,為何他這行為會致他於不測?

「一個字,權。」

沈昌珉雙眼犀利的看著他。他這時才憶起金公公常給予的交代。踏入宮廷之內,最為慎心的便是權與利。這兩字筆劃不多也不少,恰恰好的以至於每人都想爭奪。貪婪,名譽,權利。誰能無欲?重要的事,金公公對他說過,本於自己的權限範圍行使權利,別踰越,就怕一過了底限,自己也一命嗚呼了。

沈昌珉的提醒,猶言在耳。他明白若自己妄為的替太子看病,醫好太子活,但自己可能會被那些怕失了自己官位之人逐出宮廷亦或者被暗地處死;醫不好太子死,那麼死的可能不只有他,甚至連金公公也會被他所連累。

步步為營,吋吋銘心。這也是為何他並不想在內醫院工作的原因,發揮不了所長,也做不了自己所愛。

「明白。」金俊秀最後低著頭說。

「除非有上層授權,不然我勸你別輕舉妄動。」沈昌珉最後拍了拍他的肩說。

什麼都得上層上層,他還真想盡快服完這四十五個月的職,然而引退替民間看病。真正能如自己所意的還不多。不過金俊秀又替自己建立了另一個目標,雖說他無法替太子看病,但至少他還是能替在宮廷內受寒的宮人們治病,病無貴賤,總之能幫多少,就算多少。



內醫正今日奉皇帝之命,召集了所有醫官至內醫院庭外集合,金俊秀與沈昌珉二人站一方向,兩人互看了一眼,還真猜不透為何要召集各個醫官。

「由於太子的病難揣,於是皇上下令,若自有方法來解太子之病,有重賞。」

這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可問題是……醫官們卻沒人敢舉手。怎麼樣的重賞都比不過自己的命來的重,誰不曉得若醫不起,自己的腦袋肯定屍首分離。內醫正看著眼下的每個醫官,都無人舉手,而嘆氣的道:「若無人自願,那麼咱全都得殺頭。」金俊秀與沈昌珉互看了一眼,皇上是來真的,如不將太子醫治好,他們這些命都得陪太子一同歸西吶。

這時金俊秀對著沈昌珉挑著眉,貌似自己想自願舉手擔當重任,詢問著沈昌珉的意見。而沈昌珉當然明其意,於是也欣然的點頭。

「小的自願。」金俊秀喊口出聲,這聲音像是救贖了在場眾人,醫官們用著感激的眼神看著他。一來是他們的命被保住了,二來是就算人得死也不是死他們。

「好,你隨我來。」內醫正說。臨走前,沈昌珉向前拉了金俊秀手肘,便說:「我在外有個照映,需要什麼找我便是。」

「能行,謝謝你。」金俊秀笑著說。

沈昌珉也微笑的點頭。這機會雖然危險,不過也是種特別經驗,他還真希望金俊秀能順利完成這使命。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