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三日,朴有天都在金俊秀的監視下將藥給乖乖喝下。或許這味藥金俊秀抓的並不苦,而他也就沒再排斥的聽話服藥。只是金俊秀並沒想過,堂堂的皇太子竟會被藥之苦味給怕了,這點他想到就覺得好笑。於是他低著頭,不小心笑了出聲來。

朴有天抖了一下眉,看著金俊秀,「有什麼好笑?」

「啊?」

金俊秀抬起頭看了一眼朴有天後,又低下了頭。內心突然莫名的緊張起來,他心想的事情若真讓朴有天知道,也許他就見不著明日的太陽了。但現在朴有天正問著話,自己該怎麼答?朴有天放下了瓷碗,從書案上走出,來到金俊秀的面前。他伸手就將金俊秀的下巴抬起,兩人眼神一高一低的互視著,金俊秀不由得緊張的皺起眉來。

「我問,你笑什麼?」朴有天語氣冷落,可眼神炙熱,彷彿要從金俊秀身上看出個什麼結果。

「小的……」金俊秀頭輕巧的撇開了朴有天的抵制,退了一步後,說:「小的很高興太子能正視自己的病,將藥服下,這對於小的是莫大的成功。」朴有天又隨著金俊秀前進一步,更清楚的看著金俊秀的臉龐,頸脖,還有那因緊張而微喘著的胸膛。

「莫大的成功?意思是內醫院的人都覺得我不好服侍囉?」朴有天似笑非笑的說。金俊秀眼珠又只能無奈的與地板對視,要是知道自己笑了這兩聲會帶給內醫院這麼大的災害,他老早就憋著不笑了。

「不,小的並不覺得太子難以服侍。病人的健康能回復,對於大夫是莫大的成就。」金俊秀聲音沒顫也無抖的說。朴有天這時臉上又笑了起來,怎麼每次想整整眼前這金醫官,他總能這樣迴避自己的給予的嘲弄?

「金醫官認為我不難服侍啊?」朴有天玩味的問。

此話一出,金俊秀下意識的冷顫一下。不,其實我覺得你很難服侍。不過實話不能就此而出,怕過度的誠實,會換來什麼不測。

「嗯?」又一聲的輕喚,讓金俊秀拉回了神,雙鳳眼又清楚的看著地板的花花樣樣。他驚覺自己低著頭的視線都看見的朴有天那高貴的鞋了,怎麼他們倆的距離離這麼近做什麼。於是他又想退時,朴有天便抓著他的肩膀在他耳邊輕說:「別退了,再退就要靠牆角了。」

「小的……小的只負責太子的健康,沒什麼病不能治,固然不覺太子難以服侍。」

再這麼逼下去,金俊秀的文彙可能就窮途末路了。朴有天臉上有著笑意,他突然想向眼前的金俊秀索香甜一下……。天生的太子命,慣出了他想要沒什麼不能得到的霸道氣息。青樓女子也不是沒見過,比金俊秀來的好看的路上到處滿街跑,可為什麼……不過短短五天,他會這想將人占為己有?他看著金俊秀因害怕而緊緊抿著的泛紅嘴唇,情不自禁的就想探索看看,或許與女人有什麼不同也說不定。

「金醫官,多謝你近日的照顧。」朴有天最後什麼也沒做,只是輕輕摟著他的腰際,在他耳邊輕輕的說。金俊秀這時卻有些訝異的抬起了頭看著朴有天。老實說這樣心意的道謝比起給予任何的賞賜金俊秀都覺得值得。

「不,照顧太子本為小的之使命,太子您言重了。」

「你不接受我的感謝啊?」朴有天挑眉又說。

唉唷……他當然接受,不過有地位之差,那感激當然是不敢接受阿。

「不敢當。」金俊秀搖頭說。

「這樣阿……不然這個怎麼樣?」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他不明白朴有天指的是哪個。人都還沒想通,朴有天便低頭的吻上金俊秀的小嘴。金俊秀睜大了雙眼,想也沒想的,雙手便施力推開了朴有天。

「太子您……!」

金俊秀紅了臉手心就摀上了自己那從未被碰過的嘴唇,想說些什麼,可卻又被自己的給堵住了,便沒了後語。朴有天倒是沒什麼憤怒,臉上更是展開笑顏,笑得相當開心。於是他又說:「既然你收不了我的感激,那麼就讓你收下這吻吧。」吻這種東西本是兩對唇相觸所生,這想讓金俊秀拒絕收下都難,畢竟再怎麼說,自己的唇還是被人吻了。

「小的心領了……。」

最後金俊秀趕緊端上了碗盤,離開這狼窟。當金俊秀要走出殿庭大門時,他又往回頭看了一眼。也許…朴有天只是一時興起吧?歷代皇室宗族不也都如此,看上某樣玩物玩完後不也踢一旁。不然哪還來後宮佳麗三千這等魄力?他轉過身,端著碗盤又繼續的走。

如果太子沒什麼病症,那麼今天便會是他最後一次服侍。



「你回來啦,俊秀。」沈昌珉手裡拎著幾帖藥,看似正要出內醫院。

「是,你替誰看病了?」金俊秀將碗盤交給下人後,雙眼疑惑的看著沈昌珉手上的東西。

沈昌珉回:「二王爺。」

「有何症狀?」

「目赤頭旋,風熱上攻,眼花面腫。」

金俊秀點點頭,心想其實也就吃吃白英子、甘草、菊花就會好了。沈昌珉見金俊秀回來就心事重重,也順便問問:「怎麼了?太子又鬧彆扭?」金俊秀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其實不是彆扭,是他嘴唇被太子的嘴唇感激而已。

「我只是心中有些擔心著其他病患。」金俊秀笑著,又說:「還有,若有機會,咱們要不移至惠民署?」

沈昌珉點著頭笑了出聲,「正合我意。」

在宮內足戶不出,時在沒能關心民間的狀況,況且宮內不同民間容易得重病。而服侍那些高官者,還得小心應付,一點也不自在。若行的話,金俊秀與沈昌珉他們還真想工作被調換,這麼一來他們能力能幫助的人便可更多。

「最近聽聞民間流行肺癆,不知抑制的情況如何?」金俊秀看著沈昌珉,問問是否有聽聞這方面的消息。

「有耳聞,不過情況如何倒沒聽其他醫官說。也許是抑制了。」

是嗎?若是這樣他便可心安。畢竟肺癆並非小病,流行起來恐怕又得看著許多人死去。

「那我去忙了。」沈昌珉拿著藥帖轉身便走。

金俊秀看著沈昌珉的背影,心想,不如今晚還是一同邀他去探探民間的狀況吧。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