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國軍海上武力尚未發達以前,海上最具權威的霸主,理當由最熟悉海路的海盜稱霸。從私搶民船,掠奪民糧,國民無一不對海盜這詞聞風喪膽。可近來國力也漸弱,不少他國的私略者阻礙國政的經濟發展,政府為求經濟安穩,便打算與海上武力最強悍的『毛兒號』商討如何共同抵制他國的私略者處決本國商船。

一切就由此開始,傳說中『毛兒號』的船長也為此事而初露容顏,與陸上的帝國洽談。

本以為船長大概會是人高馬大,虎背胸腰,身上不免也刺龍刺虎,可待船長走進了大殿以後,不論是國王或是親王,各個看的皆是跌破了眼鏡。眼前這人不僅不高不壯,還與想像中還來的一塵不染,從頭至腳除了面容清秀外,就是很乾淨,令人覺得舒服。

這麼一個白白淨淨的人,真的是國家一直最頭疼的船長?『毛兒號』的名號可不是說假,但就是萬萬沒想到,一個領頭者竟會是這副模樣。

「本王希望您能與我國配合,阻擋私略者,讓商船能順利前往他國交易。」

這位船長似乎話不多,細節沒問,只問:「報酬呢?」

「您開。」

他隨意在大殿裡望了一會,小手沒一會就指去一個方向,輕聲說:「他。」

坐在國王一旁的王子似乎也為此感到訝異,不過王子並未說什麼,國王倒是緊張,「這是本王唯一的兒子!」

船長面無表情,也沒說話,意思相當明瞭,沒有報酬,這次的合作就是不會成立。見王子沒反對之下,為大局著想,國王也只能勉強答應,答應將自己兒子送人。

船長的嘴角似乎微微上揚,爾後便起身大搖大擺走出宮殿。

當然國王為了不讓諾言實現,其實在『毛兒號』護送商船的期間也暗中做了不少梗想擊潰『毛兒號』,只是結果往往不盡人意。不論是趁著『毛兒號』與私略者進行戰鬥間空檔偷襲,或者在『毛兒號』歸國途中進行強襲,最後慘敗的絕對是自己,這也同時印證,為何『毛兒號』能夠是海上霸主,將大海作為自己的巢穴來生活。

待諾言實現以後,這回前來抓人的不是船長本人,而是一群慓悍下屬強硬地將王子綑綁,矇上雙眼,強制帶回『毛兒號』。既然是尊貴的王子,船長有特別指示,抓到人以後就朝他的船艙送,有些事情他們必須醜話說在前頭。

王子身上的束縛一一被拆解,唯一留著的,只剩手腕上的麻繩,與腳上厚重的腳銬。

他坐在床上與靠在船柱上的王子相對看,倆人似乎不陌生,王子竟率先開口道:「好久不見,耀燮。」

梁耀燮臉上沒有一絲喜悅,反倒眼底透露著恨意,輕聲說:「少裝親切,尹斗俊。

「我說過我若再次見到你,絕對會殺掉你替我父母報仇。」

「嗯,你確實也做到了。」尹斗俊笑了笑,又說:「死在你手裡若能讓你恨消,我倒也覺得值得。」

梁耀燮從床上跳了下來,湊向前便揪住了尹斗俊的衣領,怒道:「別在這給我耍嘴皮子,上了這艘船你就是我的人,就跟那些奴隸一樣!」

倘若兒時他們不曾在岸上相遇,也許他們彼此就不會發現人心的險惡。從小海上為生的梁耀燮,就因國王一句要消滅海盜,便將所有在海上討生活的無辜百姓也一併泯滅,要不是尹斗俊那天特別約他上岸玩耍,他或許也會是那次戰爭裡的亡魂。從那次以後,他就立志要成為海盜反過來掠奪這個國家,且也在得知尹斗俊的真實身分以後,他們就此友情破裂,反目成仇。

他們彼此眼中都有著不想訴說得過往,但不論過去如何,現下的命運也都由他們自己掌握。尹斗俊倒是一絲恐懼也沒有,可梁耀燮卻不同,見著他以後,整個人卻渾身發抖,然而轉回過身,手上就多了把利刃,俐落地將尹斗俊的麻繩切開,可腳上的腳銬仍是留著。

據說對男人最有效的懲罰,就是讓他尊嚴盡失,沒了人格。然而最容易達到此效果的途徑,便是『侵犯』。這些不是他空想出來,而是手下告訴他的絕活。雖說他這輩子連女人都沒碰過就要他直接碰男人是有些勉強,但手下云云,男人其實做起來不會比女人差。

衝著這些不具根據的說法,他便費了好大的力氣將尹斗俊壓上了他那乾淨的床,雖雙腳扣著腳銬,不過中間連結的鐵鍊也夠他扒開尹斗俊的腿,反正只是下下馬威,他不需要多有情趣的畫面。

尹斗俊一時間還搞不清楚他的目地,等到自己身上的衣物被撕裂以後,他才弄懂梁耀燮目前在演哪齣。

拙劣的親吻與吸吮,尹斗俊看著都犯笑,便道:「你會還是不會?」

梁耀燮紅通通的臉,抬起鳳眼瞪著他,「你等等就吃鱉!」

反正被鬆綁的雙手閒著也是閒著,尹斗俊沒幾下子就將梁耀燮翻了下身,單手就拉起自己腳上厚重的腳鐐一併放上床來,狠地將梁耀燮壓在身下,垂眼地看著梁耀燮。

「沒想到你對我也有這種遐想。」尹斗俊微笑說道。

梁耀燮總覺得氣氛不太對,二話不說就拿起床邊的利刃,抵著尹斗俊的脖子,「乖乖就擒,不然我就殺了你!」

尹斗俊卻不怕死地將脖子更往前一點,身子更彎一些,根本不怕梁耀燮的要脅,啟唇便咬上梁耀燮的紅唇。濕濕潤潤的,其實他們根本不想上演什麼仇人戲碼,上一代的事畢竟是上一代的,何苦將怨念延續至下一代呢?

尹斗俊在慢吻當中輕輕地褪去梁耀燮的衣裳後,這才放過唇辦,慢慢地從香肩朝蓓蕾點點探去。梁耀燮雖是有些不願,但身體就是聽尹斗俊的話,只要尹斗俊對他溫柔,他的身體就無法違抗本能的順從。

他的喘氣聲越來越大,小小胸膛上的蓓蕾也已綻放,尹斗俊才又繼續往下摸索,吻著他的大腿內側,摸著他腿間的小硬物。

「唔……。」

梁耀燮閉了上眼,輕輕蹙眉,沒幾會,小硬物的頂端便一陣溫熱,讓他不禁地叫出來聲。還記得兒時的愚蠢,只因尹斗俊大上他幾歲,他就真信賴對方地脫下褲子讓尹斗俊把玩。雖說尹斗俊沒騙他,那種感覺很舒服,但當時的那種舒服,好似又與現下的這種不一致,不知是否尹斗俊變得更變態了,所以技巧也隨之更上一層樓。

他的利刃被尹斗俊丟了下床,小手只剩床褥能依賴,他緊抓著搶來的高級床單,邊享受著尹斗俊帶給他的快感。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容易臉紅,想把腿夾緊。」尹斗俊笑說。

梁耀燮難為情地睜開眼,事情不該是這樣,他也不該享受著尹斗俊帶給他的片刻,於是趁怨念還未完全在他的心中抹去以前,他趕忙推開尹斗俊,小腿就踹了尹斗俊的胸膛,企圖將尹斗俊踹下床。

但尹斗俊並非省油的燈,除了屹立不搖以外,還在他趁機逃下床時,身手便俐落地追了上去,並且將他壓上了船柱,絲毫不受腳鐐的影響。這回真是插翅也難逃,尹斗俊甚至還拿了方才綁自己的麻繩綑住了他的手腕,就這麼將他與船柱綁一起,讓他哪也去不了。

「放開我!」

赤裸的白身子、白屁股在一隻大野狼面前扭動,沒有一匹狼天生會是吃素,見羔羊這副德性,當然會想盡辦法將其生吞活剝填飽肚。

尹斗俊不聽他的威嚇與懇求,只管找著船艙內的每個櫃子,碎唸:「既然打算要強姦我,你應該有準備那樣東西。」

果不其然,尹斗俊三兩下就找到了他所準備的東西,還笑說:「沒想到你搶到的還是高級貨。」

打開瓶子以後,惹的船艙內一陣清香,被綁在柱上的他卻是恐懼地扯著手上的麻繩,懼怕尹斗俊的逼近。但未料,尹斗俊終究沒對他客氣,還壓住了他的腰身,強迫他抬起屁股來,那罐高級的潤滑液全數往他的股間而去。

有些冰涼的液體慢慢地從他的腿間滑落,尹斗俊沒有浪費,雙手又將液體慢慢往上抹去,前前後後都抹的濕濕滴滴,手指也就趁隙地闖進了他的身體裡。

「啊……等等……」

尹斗俊聽得悅耳,為了聽更多,他才不可能等。只要手指多抽動幾下,他的屁股就會扭動幾下,雙腿夾緊的模樣也誘人,天生就如女人的他,這些舉動做起來一點也不噁心,反倒是賞心悅目。

尹斗俊的另一手不是搓著他的蓓蕾就是玩弄他的小傢伙,前前後後的擺布,最後他仍是受不住地,早了尹斗俊一步先射了。他的腿幾乎快軟化,但就在他釋放以後,尹斗俊沒打算讓他休息,便又抬起他的屁股,狠狠地闖了進去。

「你知道……」尹斗俊扯著下身,又彎身吻了他的背脊,喘氣道:「我這幾年多想見見你。」

他一直都期待著這天來臨,也想過好幾次見面以後的場景,只是連他自己也沒料到,他們在多年以後的相遇,竟會是自己將梁耀燮綁在船柱上狠狠地欺負。

「啊……不……」

「你想強姦我,我真的很高興。」

「嗯嗯……」

「而我也非常願意……。」

「慢、慢點……」

「但是主導權該歸我,你也該歸我,還有,這一整片讓你賴以維生的大海,也該歸我。」

「嗯啊──!」

梁耀燮又釋放了一次,這回身體已撐不住重量,尹斗俊趁他跌落之際,為他的小手鬆綁,然而將他轉了過身,抬起了他的小短腿,捧著膝蓋彎兒,又將他抵在柱上狠狠粉碎。

直到尹斗俊多年以來的累積宣洩夠了,梁耀燮也趴在他的肩上睡著了。

奴隸是嗎……?

他這個奴隸不會輕易離開主人,而且會相當奉公職守,照三餐服侍他的主人,直到主人離不開他,願意當他的王妃為止。

誰說大海無情?他們可是天天充滿激情。






全文完。




不要太認真,看得開心最重要~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