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約好下課以後一同在校門口集合,率先到的是崔珉豪與沈昌珉,約略過個五分鐘,金俊秀與朴有天便也在人群當中漸漸走出,崔珉豪揮了揮手,就見金俊秀朝他奔了過來。

「走吧走吧!帶你們去一個好地方喔!」金俊秀笑說。

金俊秀並未告訴崔珉豪與沈昌珉的臨時社辦地點座落何處,好似想搞個小驚喜。只是崔珉豪有些擔心,路途中便捉著金俊秀的手臂問:「社長,你是不是去租外面的音樂室啊?不然怎麼有提供爵士鼓?租金應該很貴吧?」

金俊秀笑的得意,刻意放慢了腳步拉著崔珉豪一起墊背,而後輕聲說:「不用錢喔!而且超高級的!」

崔珉豪搞不清楚狀況,只見沈昌珉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他倆道:「該不會是社長你用了什麼條件跟朴有天借來的吧?」

朴有天也聽見了,於是停下腳步來,瞥過頭看著身後的那仨人。

「你怎麼知道!」金俊秀驚呼道。

沈昌珉輕笑一聲,沒說什麼。但崔珉豪卻又拉緊了金俊秀的手臂,蹙眉問道:「你跟學長換了什麼條件?」

「呃,下次月考進步十分囉!」

「那如果沒做到呢?」

金俊秀這時才驚覺自己好像真的答應了一件相當不得了的條件,他紅了耳根看著崔珉豪,那紅潤的翹唇卻吐不出話來。崔珉豪本想窮追猛打,想直接告訴金俊秀,朴有天這人相當深藏不露,所以別輕易與朴有天做交易,反正他們人都還未走到朴有天所提供的音樂室,想反悔還有點空間,機不可失。

不過沈昌珉卻霎時地阻斷了他。

「你擔心別人那麼多幹什麼?怎麼不擔心你自己?」沈昌珉摟過了他,對他咬耳朵,要他別忘了自己也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朴有天也適時地在前頭喊了金俊秀的名,溫柔的說:「俊秀,過來。」

金俊秀抿抿嘴,也聽話向前走去,只見朴有天朝他說:「如果條件太嚴苛,我不會勉強,音樂室一樣讓你用。」

在金俊秀的眼裡,朴有天就像神一般的存在,時時為他著想,處處為他好,這叫他如何像小人一般地去佔朴有天的便宜?當初說好的事情他不會反悔,就怕自己在朴有天心中留下了一道壞印象。

不過是僕人跟裸泳而已,其實認真想想也不是那麼恐怖。

「沒有沒有,我不勉強。」他搖頭笑說。

朴有天一臉擔心他的神情,口吻安慰的問:「真的?」

「真的!」

朴有天笑了笑,手臂自然地就摟了金俊秀的蠻腰逕自向前,似乎不讓崔珉豪有機會前來破壞金俊秀已被他下蠱的靈魂。身後的沈昌珉也不希望崔珉豪去攙和那淌混水,朴有天是如何盤算他不管,他只管崔珉豪的注意力有無在他身上而已。

而後他們便也在朴有天的款待之下來到了音樂室,裡頭的設備比學校好上一百倍,任何樂器應有盡有,怪不得金俊秀讓崔珉豪不需帶爵士鼓來這裡。當然朴有天的音樂室不只是這樣,裡頭還有許多高級錄音設備,錄起來的品質得以讓音色不會太差強人意。

崔珉豪還在驚呼當中就被金俊秀叫了過去,他們一行人各自拿了金俊秀早已寫好的樂譜回至崗位以後,金俊秀與崔珉豪便率先演奏這幾張樂譜,再討論這次成發要用哪一首曲子來當主角。

後來他們挑選了一首偏抒情的搖滾,即便曲風較慢,但節奏很重,歌唱的部分也具有相當的爆發力。當然金俊秀也替自己安排了電吉他的solo橋段,好讓他得以炫技,也讓整首歌的鋪陳可以更完美。

不過這首歌卻有個遺憾的地方,就是不需要Keyboard。可朴有天並沒有因此而不被需要,為了讓沈昌珉無所顧忌的唱歌,金俊秀決定在短時間內教導朴有天彈奏電吉他。這首歌需要兩把電吉他,所以朴有天必須在成發以前,練好由他負責的部分。

整體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一切只剩默契問題。

朴有天被金俊秀帶進了錄音室裡頭上起了速成班來,而外頭就留下崔珉豪與沈昌珉倆人。崔珉豪則是在敲起鼓以後便沉浸在自己的節奏裡頭,不管沈昌珉在一旁如何的視姦他,他完全不受任何影響。

見崔珉豪如此認真,沈昌珉也沒耍痞地去打擾他,便也在一旁拿著樂譜,哼唱起來,試試音域該有多廣。

今天的練習就這些,由於各個都是各該領域的箇中好手,沒花多少時間,崔珉豪與沈昌珉便率先在音樂室裡頭納涼。

「約個時間吧。」沈昌珉突然說。

崔珉豪拿著手帕擦擦臉上與頸肩的汗水,悶了一會才說:「不能當作是玩笑話嗎?」

沈昌珉撇過頭去,輕聲說:「你知道我從來不開玩笑。」

「那就當作是我開的好了。」崔珉豪回道。

沈昌珉站起了身子,緩緩朝崔珉豪走去,崔珉豪都還未做好準備,握有手帕的那隻手就被沈昌珉連手帶人的抓了起來,彼此眼神交會,沈昌珉又湊近了他的耳邊,輕輕威脅說:「不訂個時間,我馬上就在這要了你。」

崔珉豪吞了口口水,咬了下唇瓣,過了一會,才開口道:「等成發過後。」

沈昌珉滿意地笑了笑,又道:「當天放學以後來我家。」

崔珉豪的頸子被無聲地落下一吻,除了大眼還能瞪人以外,其餘他幾乎快被沈昌珉一口咬死。

正所謂覆水難收,何止難收,是根本就收不回。







倆位攻這樣會很過分嗎...?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