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密集訓練底下,朴有天對於電吉他的技巧也迅速成長。待朴有天的部分完全沒有問題以後,他們四人就能將各自的部分拼湊一起,好來對付這次的成發演出。

同時間的,期末考的日子跟成發差沒幾天,所以在沒練習的時間裡,他就必須回至朴有天的房間裡乖乖念書,回家以前再去音樂室驗收朴有天的練習成果。

這次的密集訓練似乎讓朴有天吃了不少苦頭,但朴有天對音樂的天份也讓他吃驚不少,雖然需要練習來補強,不過學習速度是他看過最快的。以前他練電吉他時至少要一個月的時間,而朴有天卻用一個星期就將這次的主題曲練得有模有樣,讓他相信了世上真有天才這字眼。

但也因此,朴有天的指尖幾乎是皮開肉綻,電吉他上還染上了不少鮮血,今日的驗收他也就作罷,趕忙向管家拿了醫護箱,替朴有天包紮起來。

「我看明天就休息一天,讓手指休息一下。」他抓著朴有天的大掌說。

朴有天倒是不覺得這點傷有什麼,笑笑道:「應該沒什麼關係。」

「這樣不好,在操下去傷口只會越來越大喔!」他收著醫護箱的東西,又說:「我以前也常這樣,後來手指差點殘廢,所以適當練習就好了,反正你也練得差不多了啊。」

朴有天見他這麼堅持,也就沒再與他爭執什麼,於是換了一個話題,「考試準備得如何?」

這還真是問到他的痛處,不過為了表示自己也有盡了相當的努力,他還特別從書包裡拿出習題來,讓朴有天做檢查。雖然裡成功完成的題數並不多,可至少比起前幾回,他也做了不少題目,當然答案是對是錯暫且不論。

「有哪裡不會的嗎?」朴有天問。

他搔了搔圓鼻頭,傻笑道:「還滿多的喔。」

「那明天早自修我教你。」

「好,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不用載我回去了,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他笑說。

只是朴有天不可能就這麼放任他一人在深夜裡走回家,仍是執意要送他回家,在這般的好意與強迫底下,他也只能麻煩朴有天送他回家。

隔日一早,朴有天依舊七點準時到達學校,進教室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替他解答那些不會或是答錯的題目。大概他的大腦還沒腦醒,除了聽進朴有天的聲音以外,其餘字句他幾乎沒什麼反應,就當朴有天的聲音是催眠曲。

這樣的聲音配這樣的人,簡直無可挑剔,任何人皆無可比擬。為了不讓自己打瞌睡,他勉強抬起鳳眼盯著朴有天的眼睛、嬰兒肥臉頰、還有豐腴的唇瓣看。

為什麼這人認真起來會這麼吸引人?又是為什麼,這人的唇辦讓人看了就想吻吻看?

「有天……」他睡眼惺忪,聲音酥軟地突然問:「有人說過你長得很帥嗎?」

朴有天停下手中的筆,也瞧了他一會,便輕聲笑答:「不少人說過。」

「嗯,真的。」他揉了揉眼,精神不濟地又說:「我覺得啊……你的嘴巴看了會讓人想吻。」

朴有天聞言後並未失態,僅是低聲反問:「你想試試嗎?」

趴在桌上的他,下巴就抵著手背,似乎想睡,又似乎沒有,只笑道:「這樣很奇怪吧。」

男生想吻男生,真的很奇怪。只不過他心底是真想試試那豐腴的唇瓣吻起來是怎樣的感覺。以前看電影就很好奇接吻的觸感,只是他倒沒想過,第一個讓他想吻的對象,竟會是一個大男生,而且還是自己的同班同學。

「所以你想試嗎?」朴有天又問。

他靦腆的笑了起來,頭顱就埋進了臂膀裡,沒有回話。

朴有天嘴角壞壞地上揚,沒幾會就湊近他的紅耳根,輕聲說:「這次每科都進步十分,我就讓你試。」

他紅了臉抬起頭來,睜大鳳眼,氣音回道:「真的嗎?」

朴有天點點頭,沒有一絲的勉強與不願,只提醒道:「但沒達成,你就要當僕人跟去裸泳喔。」

「好!」他開心的點頭說。

「不後悔?」

「不後悔!」

他還逕自地用小拇指勾起朴有天的小拇指,誓言自己絕對不會反悔。

看著他如此開心,朴有天心中的算盤又開始算起。

根本雙重得利。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