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打從出生開始,他的人生幾乎已被安排好,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他統統只能照著大人的指示去做,沒有選擇權,也無決定權,能說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高檔魁儡。不過讓他遲遲沒決定逃家的原因,是因為他有一個可愛的弟弟。

他這個弟弟據說是父親在外偷生的孩子,兩歲時才被父親接回宅邸扶養,那年他七歲。弟弟也沒因此改姓,似乎是想紀念弟弟的母親,所以在他的宅邸,他多了一個與他姓氏不同,血脈一半相同的弟弟。

這個弟弟有許多地方與他相像,對美食無法抗拒、紅酒難以抵擋,遇上書籍類的東西就能與他在書房裡宅上一天,大部分他們一起看書居多,玩耍較少,通常都是弟弟邀請朋友來家中開派對,至於他,朋友圈沒幾個,他較喜歡一個人行動。

弟弟傲人的人脈他並沒有很羨慕,反倒令他有點擔心,有時他還會以大哥的架勢出場派對,阻止那些想與弟弟玩過火遊戲的壞朋友,要他們直接滾回家,最好也別在往後的日子讓他瞧見與自己的弟弟有來往,不然他會趕盡殺絕,而且是真殺。

他的脾性就如此,表面上不說,但其實他比誰都還照顧這個弟弟,也許因為這個弟弟是他生命中的救星,不然他早已選擇重新投胎,去投一個更平凡的家庭,一個能不沾染政商關係,也不需經營黑道企業的家庭。

弟弟一天一天地長大,在他的拉拔之下,也慢慢地加入了家族企業,待他因政治因素而娶老婆時,弟弟也成了企業中的總經理,為他扛起了不少責任。

「恭喜你,哥。」

今天特別奇怪,弟弟手中的紅酒沒什麼喝,臉上卻像喝醉一樣地沒精神,搖搖欲墜。

「也恭喜你成為總經理。」

弟弟抬起頭來看他,那雙眼似乎有話對他說,但他沒問。也許是明白,也或許不是,由於眼中的情感太複雜,他也不認為在這種時候過問會是個好時機。

「哥……。」

「嗯?」

「昌珉啊,我們去跟爸敬一下酒吧。」

他摸了摸弟弟的腦袋,沒說什麼,就與他沒什麼感情的老婆一同前去向大夥敬酒。這場婚禮就像家家酒,他只行他該行的義務,超出範圍的他也就不履行了,也因此他遲遲沒個後嗣,直到他的父親過世,他仍是沒完成父親的心願,讓父親抱到孫。

只是他的老婆好似也不在乎,只在乎遺產該如何分配,然而在因緣際會之下,他的老婆得知了弟弟與他不是同個母親後,不知怎地,神經作祟,竟逕自將弟弟與父親的DNA作比對,說是要完全確定這孩子的血統真實性,若不是父親的孩子,那他的弟弟也就不該享有這份遺產。

他覺得自己的老婆有病,於是在什麼也沒交代的情況下,就直接搬去與弟弟同住。跟弟弟處在一起他的心情才能夠平靜,處理事情也較有效率,更何況公司有問題他也不需透過電話連繫,回家就能夠討論,根本省時省事又省體力。但也因同居以後,他才發現自己的不對勁。

弟弟以前在宅邸從沒像現在一樣穿得這麼隨便,可能是因為父親有所要求,所以再如何也不可能只穿一件汗衫與四角褲就在家中走來走去。他今天第一次發現弟弟的腿很長,就算常運動,也因運動後經常拉筋,所以雙腿的曲線雕塑得很不錯。而那雙大眼從以前就很吸引他,長大以後也更標緻了,容易讓他看得出神,尤其那紅唇,他真想不透自己的弟弟怎能一年四季嘴巴都能如此紅潤,像是常被滋潤一樣。

「珉豪,你有女朋友嗎?」他突然問。

崔珉豪明顯愣了一會,搖頭道:「沒有啊。」

他也看著崔珉豪的唇發愣,而後沒再說什麼。

好日子大概過了一星期,他的老婆便帶著DNA的檢驗報告來至崔珉豪的家中要脅,要他別參與遺產分配,說是崔珉豪與父親的血親反於真實,證明了父親是替別人養孩子,且崔珉豪沒經過任何收養程序,固然遺產不能夠分給他。

這件事情算是天大,不過他與崔珉豪的反應卻很一致,似乎沒有太過驚訝,也對遺產方面沒什麼爭議。

「那……就統統給哥繼承就好了。」崔珉豪說。

他倒也沒解釋什麼,反正遺產給誰都一樣,給他就等於給了崔珉豪,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他的老婆也滿意了,似乎認為遺產全歸他對於她自己就是種保障,他倒是沒什麼意見,只要別叫他回去與她同住,事情怎麼發展對他來說都無關要緊。

他們兄弟倆就坐在客廳裡發呆,不久他就見到了崔珉豪睽違已久的笑容,這種笑容很真摯,只在小時候出現過,長大以後,即便會笑,也不盡然每回的笑容都能是打從心底。

但這次的崔珉豪是真的開心地笑了開來,而後轉頭看著他,「哥……。」

「嗯?」

「從今以後我就沒有顧忌了。」

他挑了一下眉,還嘗試在理解階段時,崔珉豪便直接張腿坐上他的大腿,彎身就朝他容易乾澀的唇瓣吻去。

如此熱情與死心蹋地,一個吻就讓他明白崔珉豪一直以來的『顧忌』是什麼,就連他也因『顧忌』這兩字,一直以來都將自己的情感埋在心中的最深處。

二話不說,他就順手脫了崔珉豪的褲子,迫不及待地把玩起這從小看至大的小兄弟,握起來特別小心翼翼,就怕太大力弄疼了他可愛的弟弟。

「哥……你也一樣嗎?」

崔珉豪在耳邊問著他,這聲音聽上去特別動人,特別好聽,「一樣。」他說。

於是客廳就成了他倆的戰地,他永遠不會忘記自己將弟弟壓上客桌的場景,那乖巧任他玩弄的個性,真是至今都沒變過,而他只為弟弟狂野的脾性也沒變過。

「早知道如此……就應該早點調教。」他說。

崔珉豪在他身下快感已快至頂,而體力也快至零,但今晚他沒打算隨便結束,翻過身來又是一陣欺負,崔珉豪趴在桌上吐著熱氣,沒有怨言地接納,也打算陪著他至最後。

後來,他倆的關係也非無所隙縫,最後又因他老婆的攪和,親密關係便曝光於眾。但情勢並非不可掌握,這件事情也就在他拿出高額贍養費賠償配偶以後,一切就落於幕後。

反正這一生沒什麼事能讓他好驚訝,除了他弟弟。

他的弟弟怎麼能這麼可愛?






全文完。



因為下雨,所以想說來寫個2珉高H,結果失敗了:"P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