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製完背景音樂的部分以後,時間也來至了晚間十一點。朴有天還特別準備了睡前小點心,不過崔珉看上去有些疲憊,拒絕了朴有天的好意便率先回至臥房裡準備洗澡。金俊秀看起來也有點憔悴,可倒是吃了幾塊手工餅乾後才屁顛顛的滾回朴有天的臥房準備休息。

餐桌上就只剩並沒有很熟悉的倆人,但他倆卻一點兒也不尷尬,即便沒有交談,彼此也了解暗藏於心底的壞脾性,待沈昌珉將桌上的甜點完全解決以後,離去前還向朴有天道謝,倆人之間好似有著秘密計畫,可究竟計畫著什麼,也只有他倆的眼眸底下才有答案。

朴有天也起身慢慢走回自己的臥房,一開門入內,就見金俊秀像一具屍體般地趴在他床上。看來金俊秀也慢慢習慣了在這裡的生活,已被他教育的很有規矩。他規定,洗完澡後就是只能穿浴袍,其餘都不許穿,好讓身體能有效放鬆,睡起覺來也較不受拘束。

當然要金俊秀乖乖穿浴袍的原因不僅僅是為了身體著想而已,還為了他個人的眼福。

他躡手躡腳地湊近床邊,近距離一看,才發現金俊秀的紅髮沒吹乾,他些微地蹙了眉頭,便逕自地拿了吹風機,就替睡死在床上的金俊秀吹起頭髮來。金俊秀聽見轟轟吵雜聲,不滿地睜開了眼,小嘴才想來場報怨,就又讓他摟進了懷中,安然地靠著他的胸膛,乖乖讓他將紅髮給吹乾。

頭髮都還沒吹乾金俊秀就又睡了,待他關起吹風機後,隨意地將吹風機擺在矮櫃上,親親金俊秀的頸子,眼神就著盯著金俊秀腿間岔開的浴衣看。那若隱若現的部位相當撩人,些許腿毛的長腿雖有點破壞美感,不過他並不在乎,大掌便不受控制地竄進浴依底下,揉捏著金俊秀的大腿內側。

他只要將手掌再偏一點點,就得以捉住金俊秀那沉睡的小兄弟。但他有些不忍心,見金俊秀睡得這麼熟,他說什麼也捨不得將人兒給吵醒,索性地讓金俊秀有個好眠,自己就進了廁所洗了一翻冷水澡。待他整理完自己,二話不說便抱著金俊秀一同入睡。

反觀另一臥房的狀況,早在沈昌珉進入房內時,崔珉豪就已躺在睡了。不知崔珉豪是對他沒有防備或者已覺無所謂,對他來說這都是好機會。

他並沒有如朴有天那般仁慈,今晚就決定必須要到崔珉豪的一部分。老早在與崔珉豪同班時,他就已盯上了這隻純潔又可口的獵物。崔珉豪不論是成績還是人脈,統統都經營得相當成功,但越是成功,他就越想好好欺負,瞧瞧看崔珉豪求著他時會是什麼模樣。

這種劣根性他並不是對每個人都會有,唯獨崔珉豪,明明是一個如此正派的人,偏偏就只有他能喚起他的劣根性,釋放出他心底最大的惡魔。

他蹲下身看著睡得沉的崔珉豪,伸手輕輕摸了人家的頭髮後,也進浴室裡打理一翻,出來時,他便直接朝崔珉豪走去,上了床,彎身就堵住了崔珉豪的嘴。

他並沒有打算讓崔珉豪窒息,所以僅是輕輕小吻,暖暖唇。崔珉豪也沒什麼反應,只是抿抿嘴,好似什麼也沒發生。

不過接下來他想做的事情恐怕就沒能讓崔珉豪只有這般反應,他也已做好被崔珉豪海K的準備。沒幾下子,他的手就不規矩地闖進崔珉豪的四角褲裡,握起他早想欺負的小兄弟,輕輕地搓揉起來。

崔珉豪在他懷中扭了一下,而後又繼續睡,但他卻沒安好心,偏偏就是要叫醒小兄弟來打擾崔珉豪的睡眠。他手中的力道加大,拇指就揉著鈴口,果真沒幾下子崔珉豪就起了反應,在他懷中不自在地低吟起來。

照理說人兒應該也要醒了,不過崔珉豪卻仍是埋頭繼續睡,只些微聽見嘴裡的碎碎念,就不見人爬起來打他。

既然如此,那他也不手下留情,更是拉扯著崔珉豪的小兄弟,鈴口不停擠壓,只見崔珉豪得喘氣越來越大聲,整個人便縮進了他的懷中,迷茫的說道:「不……昌珉你住手……。」

聽見這話,他不禁挑了眉,還特別起身看看崔珉豪的大眼,仍是安穩閉著,難不成……在做春夢?

於是他又更賣力一些,吻著崔珉豪的後頸,揉著崔珉豪的蓓蕾,手中炙熱的小兄弟已被他擠出水來,又聽見崔珉豪喊他名字,「昌珉……不可以……。」

到底在夢境裡他對崔珉豪做了些什麼?他也相當的好奇啊。

「出、出去……。」

難道崔珉豪夢見他進去了嗎?

然而他手中刻意地停下了玩弄,眼神就直愣愣地看著崔珉豪的反應。果真沒幾下,崔珉豪的身子便自己打了個顫,為確定崔珉豪是否已安然射出,他還特別伸進崔珉豪的四角褲裡,摸了褲擋。

果然在做春夢啊……而且他還進去了呢。

沒猶豫地,他便褪了崔珉豪的四角褲,打算明天拿這件褲子來讓崔珉豪見證一下自己多需要他,竟然連做夢都會夢見他。

他輕輕地在崔珉豪脖子上種下一顆草莓,便滿意地摟著這大玩偶一起入睡。






沈昌珉你鬼點子也太多......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