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過,他揉著大眼看著四周,腦醒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轉身看向床另外二分之一的位置,沈昌珉已不在,房內只有他一人。

昨晚他夢見了一齣相當不得了的夢,不曉得那時沈昌珉是否已睡在他身邊,他可不希望自己的生理反應被沈昌珉瞧見,尤其夢境又是……呃,他還是趕緊下床打理,準備今天的社團練習。

沒想到一下床以後才發覺自己的四角褲已不見蹤影,屁股發涼的他一陣不明所以,觀看四周,再翻翻棉被,就不見他的四角褲座落何處。

「奇怪了……。」他的內褲怎麼就憑空消失了?

他決定走進廁所一探究竟,確定他的內褲真的不見以後,他也不大好意思跟朴有天討一件,反正房內也沒有人,索性就光著屁股站在高級的流理台前刷牙洗臉。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他漏聽了有人開門的聲響,待他要走出廁所時,正好也有一個人推門入內。

「唔!」

驚嚇之際,沈昌珉便走進廁所來,可卻沒將廁所門給完全帶上,還留了點空隙。

他不知沈昌珉為何出現在這裡,只知那人手上拿著他以為已遺失的內褲。

「我的內褲……!」他一手遮著自己的私密,另一手伸出便想拿,可沈昌珉卻將內褲拿高,像個色老頭般地看著他,他不滿,又伸回了手遮著自己的下體,怒道:「為什麼我的內褲會在你那!?」

他就知道跟沈昌珉同一間絕對不會有好事發生,只是他並沒想到,這樣的壞事發生有一半可歸責於他。而沈昌珉便捉住他這點把柄,將自己的故意推卸的一乾二淨。

只見沈昌珉朝他逼近,讓他的屁股都抵上了身後的流理台,「昨天……不知道誰夢遺了,還縮在我的懷中呻吟又嚷著我的名字叫我不要進去,之後身體就抖了一下,然後就射出來了。

「我還好心替你脫掉褲子讓你好睡一點,替你送洗還被你誤會我是內褲賊,你說你這樣應該嗎?」

字字悔辱的話,聽在耳底相當刺耳,可也難為情,而他卻連一句話都無法反駁。沈昌珉說的是事實,只是他並不曉得,這場春夢是因誰而起。沈昌珉不可能會誠實地告訴他,要不是我助紂為虐,你也不會發春夢,更不會夢見我。

他翹著紅唇無言以對,大眼的無辜樣盡是被沈昌珉收進了眼底,如此蓬鬆的軟土,不深掘一翻恐怕太對不起自己。

「我不奢求你會感謝我,不過你至少表現出你的誠意。」沈昌珉說。

他抬眼看著沈昌珉的壞笑,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內褲,本想趁隙搶來,可沈昌珉也非省油燈,就將手伸至背後,並且緊握。

「你要知道,我可以隨時把這秘密說出去。」沈昌珉靠著他的肩,輕聲又說:「我不在乎別人知道我是變態,但是你呢?」

如此近的距離,他們下身都貼在一起,可既然他已被沈昌珉逼迫至這般程度,也僅能順著沈昌珉的意,開口問:「你希望我怎麼做……?」

沈昌珉親親他的頸子,笑說:「主動吻我看看。」

他咬著下唇瓣,大眼委屈地看著沈昌珉的臉。面對這種失心瘋的人,除非他自己也成了瘋子,不然他不可能治得了沈昌珉。

反正廁所只有他倆人,丟再多的臉也只有沈昌珉會看見,於是他站直身子,抬頭就往沈昌珉的唇瓣貼去。鏡子內的沈昌珉笑得多得意他全然不知,為保住自己的秘密與內褲,他也只能選擇聽話的方式來堵住沈昌珉的嘴。

本以為只是貼貼唇就得以了事,但沈昌珉不可能讓他這麼隨便,他必須更敞開心房接納沈昌珉最惡霸的一面。沈昌珉不僅讓他沒空喘氣,還吻軟了他的雙腿,就在他快站不住腳時,沈昌珉便拉了他的膝蓋彎兒,讓他坐上了流理台。

他的雙手緊握著私密,安慰自己不管如何,只要捍衛住最後一道防線,一切都值得。可誰知沈昌珉打從一開始要的就並不只有這樣,甚至企圖撥開他的手,想進一步玩弄他的小兄弟。

「不、不行!」他推開了沈昌珉,喘氣道:「不是說好……成發過後嗎?」

一切都該照約定走,他並不想就在此時此刻背叛自己的節操。

「那你那天可不能逃走。」沈昌珉強調又道:「逃走的話,你知道後果是什麼吧?」

他討厭被人威脅,但眼下也只能如此,「知道。」

沈昌珉將內褲放在他的腿上,然而慢慢走出廁所。

未料外頭站著一個偷窺全程的人,沈昌珉並沒太大反應,只是笑笑地摟了那人的肩,將他帶出了臥房。

「你、你們……?」

金俊秀一時說不出話來,只見沈昌珉食指擺在嘴上,『噓』一聲。








這樣也許可以加快米秀的進度XD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