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時遲那時快,朴有天很有耐性的又撐了兩天沒有金俊秀的日子,過了兩天他便待不住宮廷,辦完大大小小的事後,馬上回了太子殿,喘著氣說:「熙智,快給我挑件便衣啊。」朴有天命了服侍他的太監,快速的脫掉他那不適合外出的衣裳,等著熙智拿便衣出來。

「太子,這件吧。」熙智將衣裳掛上一旁的衣架上,看著朴有天更衣,而好奇的問:「太子您要出去?」

「是,我找金俊秀去,別跟他人說我出宮了。」朴有天穿得快,步伐轉身要踏出臥房時,又回頭說:「別讓人跟我,我自己出去。」

「是。」

朴有天沒再告訴其他人他去哪,然而自己備了馬車便出宮前往找金俊秀了。而熙智在朴有天出去後,便跑至大殿裡找了金戚雲。

「金公公,太子外出找金醫官去了。」

金戚雲看著熙智,低了頭微笑著,只回謝熙智的告知。看來朴有天是真的看上了他們家的秀兒,先是寫信,前前後後才過兩日,人便快馬加鞭的衝去找人了。他心想,也許他們這兩娃的感情,他是阻撓不了了。這情形猶如當初年輕時被派遣服侍王爺,可皇上卻還在太子之時便窮追不捨,七抓八拐的還是把他又抓服侍他。相類似的情情,這讓他也不捨讓他們愛的那麼苦。也許就應當像沈昌珉所說的那樣,既然他人事已盡,孩子的命運也只能順天的,或者靠他們的雙手去締造了。

「戚雲,你還不捨秀兒啊?」皇上親密的貼上金戚雲的身後,摟上他,在他耳邊低語問著。

「太子您生的,把秀兒交給他,我是放心。」金戚雲握著那掛在他腰際上的手臂,又說:「當初只是害怕他們走的苦,可現在,或許能排除萬難也不一定。」

歷史之事傳了歷歷代代不也都重蹈覆轍,可回顧那些歷史,縱使內容手段都相當,可閱覽起來還是別有一翻風味。因人事物的不同,縱使最後命運相同,可其中的過程卻是不能仿造的。這就如他與金俊秀一樣,同是愛上皇室之人,也許命運會來的坎坷,可其中又有多少能是金俊秀與朴有天得以享受的甜蜜。就像他與皇上一樣。

「戚雲吶,你苦過的,秀兒不一定得苦。畢竟有天……脾氣有一點跟朕不像。」

皇上幾乎事嘆了口氣的說。朴有天他生的,而他也就這麼一個兒子,能不了解朴有天的性子嗎?國家之事他能肯定朴有天能準備的周全,但對於他自己所追求執著的東西,他很曉得朴有天是不容易妥協。

「您有什麼煩惱?」金戚雲似乎是聽出了皇上的無奈,直覺得便問。

「縱使有天怎麼愛秀兒,朕還是得命他娶個太子妃。」

時機年齡一到,朴有天就得娶太子妃。而這時候的朴有天,已快達這國家的習俗的日子了,皇上也只能奉於俗,趕緊讓朴有天娶親,好安臣子之心。再怎麼說朴有天也是未來的皇帝,沒先讓臣子信服,恐怕朴有天難以執政。

「這事兒我真幫不了您了,當初您也聽順的娶了,或許太子會順您。」金戚雲轉過身看著皇上的龍顏,也試嘆氣搖頭。

「不,他就這點跟朕不同,他不愛就不從。」

金戚雲聽了這話,點著頭,臉上笑著可人的笑容,看的皇上都想欺身吻一口。

看來,把金俊秀交給朴有天,是不會有問題的。



朴有天到達這村時,眼看已黃昏了。他算了算自己明日得辦事的時辰,發覺明日也無事,於是想這麼就先在此與金俊秀擠一晚。可這念頭在他從馬車上下來後,有些動搖了。他雙眼瞪著大,心想,天啊!他家的金俊秀竟然在這樣破舊的地方治病!他沒多管的,便邁步向前。進村莊後,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手裡抱著書的女孩兒小花,於是他向前開口就問:「請問金醫官在哪?」

小花抬頭看了朴有天,這時一旁的狗兒也趕緊站了過來,倆娃就抬頭看著他。朴有天看著這倆娃的衣衫,心裡有些的疼,看來這裡的人過得相當苦困。這塊土好歹也是他未來所管轄,怎麼會有這樣一個地方他從沒見過的,且又是相當破舊的地方。與京城相比,這裡實在不堪入目。

「您是……?」狗兒看著朴有天問。

「呃……我是金醫官的……朋友。」

狗兒與小花對望了一下後,狗兒便說:「我們帶您去找他。」

狗兒就牽著小花的手,領著後頭的朴有天向前走。朴有天徒步的看著這村,雖然大家過的困窮,但卻一點怨氣也無,反倒是種何樂。而當他再回過神關注著眼前的藥房時,第一眼就尋見了金俊秀的背影。他快步向藥房走去,沈昌珉還抬眼看了一下,看見了人趕緊站起身,彎曲了身,「太……呃……有勞爺遠途相訪。」

朴有天看了沈昌珉一眼,便笑著說:「你挺精明的。」

這時金俊秀手裡拿著包好的藥帖,轉過身便與朴有天對上眼,他內心頓時停止了跳動,雙眼睜得大大的看著眼前之人,一句話也說不出。沈昌珉相當的識相,便將小花與狗兒帶出去,說是要教小花認字狗兒順便學這等屁話,也就將人帶走了。

「太……太子。」金俊秀趕緊低著頭,喊了他。

可他卻不見朴有天回話,本想抬頭時,他的下巴也就順勢得靠上了朴有天肩膀。朴有天將他抱的緊,他只覺得自己手上抱的藥帖都被快壓壞了,但卻怎麼也不想推開朴有天。

「我真想你。」朴有天在他耳邊說著。

這樣的思念,這樣的語句,這樣的氣息,幾乎是灼傷了金俊秀的耳道。那樣真誠炙熱的想念,讓金俊秀不禁淚水奪雙而出。當朴有天拉開了距離後,看見了金俊秀的淚水,臉上就緊張了起來,「怎麼怎麼了?你該不會還想著我欺負你的事?」

金俊秀搖著頭,聲音也有些沙啞的便說:「小的……也很想念您。」

朴有天聽了這話,雙眼先是愣了幾秒,人也就向前吻了那朝思暮想之人。兩人就這麼大膽的在藥房裡吻了起來,朴有天將金俊秀推上了牆,不管外頭是否有人看見,他也就專心的回味這久久未嚐的味兒了。很不剛好的,沈昌珉正想回藥房裡拿個文房四寶,踏進就看見了這景象,於是他快速的拿了東西,很小心的把門就給帶上。他心裡咒罵了幾句,要親熱何不看時間場所地點的啊!重點是還在眾人大目睽睽之下,可也好在沒幾人望見裡邊有兩人姦情夫夫在做著不堪觀賞的事情來。

可沈昌珉最後是玩心大起的,教了狗兒與小花寫了『內有惡犬』這四字,然後將宣紙就貼上了藥房門上,好讓人別進去打擾。



到了夜晚時,他們簡單的用過膳後,金俊秀本以為朴有天要回宮廷,可朴有天卻說自己要留下過一夜,這讓沈昌珉擔心起了自己今晚睡哪的問題。

「不好意思……太子,您這樣過夜,小的今夜睡哪?」沈昌珉很大膽的問著。

金俊秀聽了這話,臉上便紅了起來,而手上那吃了剩一口的饅頭便丟向沈昌珉,沈昌珉沒閃也沒躲的張嘴就把那一口饅頭吃進肚子裡了。

「我今天不會做什麼,咱們一起睡就成。」朴有天笑著說。可心底卻想著,若要做,也得把金俊秀帶回太子做才舒服啊。於是睡的地方也談妥了,金俊秀便趁著還未子時,便向朴有天提議他想帶他去一個地方。

「行啊,你去哪我就去哪。」

金俊秀笑了起來,牽著朴有天的手便往幾日前小花代他所去的湖邊。雖然他並不曉得能不能看見螢火蟲,不過有去總有機會的。

「聽說那兒有螢火蟲,不過小的不曉得現在會不會有。」金俊秀細聲的說著。

「沒有也沒關係。」

朴有天心裡是真覺得不打緊,沒螢火蟲無妨,不是沒金俊秀就好了。到了這湖邊,金俊秀找了一個好觀賞的地方,看著夜空,笑說:「今天夜上的星也挺多的。」

朴有天偷瞄著金俊秀的側顏,然緩緩抬頭看著夜空,兩人那從村裡到這裡牽著手都沒放過,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夜空。

「這裡……感覺這的人民雖貧,但過得不錯。」朴有天說。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笑著回:「能知足,不能大富,且能大貴。」

可貴的並不是村民擁有什麼大財富,而是他們擁有一顆比誰都來的善良的人心。

「也是。等我登基後,我會好好的造福此地的。」

「其實這裡是一些難民所聚集一起的地方,這還只是他們剛起步的樣子而已,若是再過幾年,也許再來此地也就煥然一新了。這裡的人只是缺大夫看病而已,其餘,他們別無所求了。」金俊秀淡淡的說著。

來這裡他學到的事情很多,並不止於醫學而已。人與人之間的想處,窮困潦倒時該如何走過,一個環境的人事物優劣,就會造就出怎樣的人來。而這地方其實一點也不壞,一次的戰亂雖讓他們流離失所,但活著就有希望,只要有希望,就不能放棄,重新打造也能過活的好。

「也許能將這村再建造好一點,這點力氣我能幫忙的。」朴有天看著金俊秀說。

助人為快樂之本,日行一善,雖無能拯救全天下之人,但也至少救了一部之人。金俊秀臉上笑了起來,兩人手仍是牽的緊,而朴有天便順著這勢,又將金俊秀拉來自己身邊。他摟雙手摟著他,兩人鼻間幾乎是碰上了,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眼,便問:「什麼時候回宮?」

「再過不久了。」金俊秀細聲回。

朴有天雙眼看著金俊秀紅唇,幾乎是輕嘆了一聲。那麼他終究還是得等,他不捨剝奪金俊秀這點助人的心,寧可犧牲自己的時間,來讓金俊秀幫助更多的人,這麼做不是不值,只是對於自己,心總覺得難受一點。畢竟割捨的是他,他割捨了金俊秀與自己相處的時間。金俊秀輕輕閉上了眼,原比朴有天矮了一點的他,頭向上仰了一下,紅唇便覆上朴有天唇上。

「您……再等個幾日吧,這兒狀況穩定後,小的便回。」

「我等你。」朴有天沉著音說。

表面上是說乖乖等,可他心底卻又壞心的想著,等金俊秀回宮後,他絕不會再失手,一口就把他吃下肚!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