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物理系有了崔珉豪的戰力以後,整個系所更是充滿了歡樂,時不時就會舉辦系上活動,小活動大活動一年四季至少也有五六個活動得以讓人參加。一般來說,不管有無特別事情,他是一概不想參加,但又礙於崔珉豪的人氣無法擋,他再如何不想露面,也無法就這麼放著崔珉豪任人覬覦。

於是就在系上舉辦出國遊玩時,一向最不可能第一個報名的他,便率先報了名,還指定崔珉豪得與自己同行,不論是飛機上的座位安排又或是房間的分配,崔珉豪必須寸步不離。

然而也因此,在旅遊前的幾晚,他忽然正視了自己內心深處的恐懼。

相差十五個年頭以上的他們,他漸漸發現,雖身高在愛情當中不是距離,但年齡這方面,很難說不成問題。

如今在崔珉豪最活躍的時期,他卻無法逼迫自己一同熱絡,除了在一旁軀蚊趕蠅,他能做得還真有限。偶時他也會胡思亂想,一個必然會比崔珉豪提早十五年老化的自己,這麼綁著崔珉豪,是不是也同時地耽誤了崔珉豪的青春?

每當他開始有類似的負面情緒出現時,當天的夜晚他必定會在夢中與前世的崔珉豪相見。他看著淚如雨下的崔珉豪,沒有一次是不被驚醒。待回過真正世界裡,再看看睡在身旁的崔珉豪,心底的矛盾與恐懼便會油然而生,他並不想如上輩子的自己對崔珉豪說放就放,可也不願因此來耽擱崔珉豪的一生。

這孩子若沒在今世遇見他,也許遇到的佳人會更好,人生也會更閃亮。可偏偏他這人就屬自私,要他輕易將崔珉豪拱手讓人,就目前來說根本不可能。

他今夜又失了眠,一人站在陽台上,與明月對望。

而後出國的日子到來,臉上一向沒太多情緒的他,第一天就被崔珉豪看出他的鬱鬱寡歡,也被金俊秀趁勢數落一翻,說他好似別人欠他錢沒還,出國才會出的這麼不心安。

對此,他並沒有做多餘的解釋。而事實上,只是因為瞧見崔珉豪如此有人緣,讓他更是必須面對自己對崔珉豪那些情愛上的毛與盾。

度過飛機上慢長的里程,抵達目的地以後,上了巴士都還來不及將崔珉豪拉至自己身旁的座位,崔珉豪就已被學生拉至後邊座位入坐。看著那群年輕的小子,崔珉豪坐在裡頭一點也不違和,果然這就是青春,反倒強迫崔珉豪與他這麼一個老人在一起,才是這世道難以被允許。

他也沒特別對崔珉豪使眼色,便一人坐兩人位,金俊秀也沒特別照料他,只管著與朴有天打情罵俏,一直到巴士停靠在他們所住的飯店為止,崔珉豪才又回至他的身旁,幫忙一同拎行李。

「老師,要不要一起去泡溫泉?」崔珉豪笑問。

他搖了搖頭,輕聲說:「我有點累。」

「那我等等先跟學生去泡,吃飯時間我就直接過去餐廳找你。」

「嗯。」

待崔珉豪換上浴衣走出門後,他才懊悔自己所做的選擇。可他也難以叫崔珉豪別去,少年人有想瘋狂的事兒,他的家教也不方便管得太嚴。於是在吃完晚飯後,崔珉豪又說得陪學生去精品店逛逛,他自然沒興趣,便一人回至飯店提早休息。

然而這趟旅程中,崔珉豪多半時間都不在他的身邊,直到第三天,他又想提早回房睡覺時,沒想到崔珉豪也隨他回房,似乎不打算去泡溫泉了。

「老師。」

他拉著棉被,看了崔珉豪一眼,悶答:「嗯?」

崔珉豪也爬上他的單人床,大眼真摯地問:「為什麼老師最近看起來都很憂鬱呢?」

他沉默一會,才答:「有嗎?」

「出國前你好像就有事情瞞著我。」

他瞧了一眼崔珉豪的神情,眼神又瞥了開來。果然不管他多麼擅長偽裝,崔珉豪總是能輕而易舉地揭穿他。

「是不是老師你不開心我跟那些學生混一起?」崔珉豪又問。

認真說起來,算是。但這不過是他心中一小部分的不滿,真正要說,他是跟自己過不去。理性上他明白自己很難給崔珉豪一個青春的回憶,但感性上他卻又不想任何人來擔當如他這位置的角色。

「我只是覺得……我管你管得太嚴。」他垂了眼神,疲憊的說:「我也有年紀了,沒辦法給你正直你這年紀應該有的青春回憶。而且,我怕耽誤你。」

很難相信他也會因為年齡的問題而煩惱起自己與崔珉豪的感情問題,他害怕崔珉豪本該有的美好前程因他而未遂,如此能言善道又乖巧的人兒,著實讓他懷疑自己真有本錢擁有?

崔珉豪沒有回他話,表情也看不太清楚,只見崔珉豪從背包裡拿出了一瓶類似乳液的東西回至他面前,嘴上俏皮的說:「老師知道這個嗎?這是馬油,據說對皮膚很好,而且導遊也有說……結合的時候很好使用。」

他挑了眉,還沒問功效,就被崔珉豪給推倒在床,「如果老師又要把我丟掉,我下輩子一定不會放過你。」崔珉豪突然正經道。

他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被褪去,又見崔珉豪說:「老師才沒有耽誤我什麼,我才痛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前世的記憶,如果我也有,也許能減輕老師你對我的愧疚。」

「但不論是哪個崔珉豪,我想不變的是,就是我們都很喜歡老師你。」

他摸著崔珉豪的容顏,沒幾會崔珉豪就扶著他的小兄弟,將它送進了最溫暖的身軀內。

崔珉豪坐在他的腹上喘氣,即便塗上了馬油,但在沒有任何前置作業的幫助下,突然地容納也會讓身子相當不舒服。為了不讓崔珉豪過於痛苦,他們調換了位置,企圖緩和崔珉豪體內的不適。

「珉豪……。」他彎身吻著那大人兒,輕聲說:「謝謝。」

他這脾性打從出生開始就不屬樂天,而他也不是一個在感情上的佼佼者,所以總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不夠多,卻忘了崔珉豪真正要的是什麼,不過就是他的陪伴。

「明天,過來坐我旁邊。」他慢慢地動起下身,輕輕說。

崔珉豪捉著他得肩喘氣,勉強吭聲:「嗯。」

「不許再跟那群小毛頭去泡溫泉。」

「嗯……。」

「這個馬油還不錯,明天多買幾罐。」

「老、老師……嗯──!」

他臉不紅氣不喘地又翻過崔珉豪的身子,再戰三、四場。

隔天學生見著崔珉豪頸上的警告,紛紛自動遠離崔珉豪,全改看他的臉色行事。金俊秀看得也相當無言,還輕聲細語地怒斥他太過於過火,要他向朴有天學習做個好榜樣。

對他而言,他這老脾氣也難以改了,好比老狗也不會再學新把戲。可他很慶幸,他還有一個能包容他的小皇帝。

於是後續的行程他沒有顧忌,牽著崔珉豪的手,大搖大擺的走。



全文完。


本文重點……其實是想推銷馬油,不過好像寫得有點悲了。
我想年紀都會是老少配交往當中必須正視的問題。
也許彼此的愛可以永久,但生命的時間卻很有限。
難割難捨。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