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夜的雪天裡,看見電視的廣告,他突然也想吃起關東煮來。熱騰騰的湯頭與全是化學元素製成的假火鍋料,即使吃進肚內一點也不健康,他還是抵不住誘惑,打算換上保暖衣物前去離家不遠的便利超商晃晃。

由於路程不遠,他也沒打擾沈昌珉唸書,逕自從衣櫃裡拿出羽絨外套與圍巾,準備重裝上陣。

「你要去哪?」沈昌珉倏地發現他的動機,便轉過身問著還在裝備的他。

他換上雪鞋以後,臉上有些開心地笑說:「我要去買關東煮,你要吃嗎?」

「叫金在中用不就好了?」

「不用啦,因為很久沒吃超商的東西了,所以有點想回味一下。」

「我跟你去。」

沈昌珉二話不說就站起身來,也換上了大衣,不顧他的反對,便與他一起出了大門,同撐一把傘走在雪地上頭。

大概是因為嗜睡症的束縛,逼迫他只能在家中當宅男,導致他能到外頭的機會並不多,只有當沈昌珉有空時,他才能偶爾外出,所以他特別珍惜每次出門的機會。他俏皮地踢著地上的雪,另一手將沈昌珉的手臂抓得緊,就怕自己等會若不經意地滑倒,會被沈昌珉唸得狗血淋頭。

沈昌珉也不敢輕舉妄動,於是本該五分鐘就能走到的便利商店,他們走了快十五分鐘才到達。

走進超商以後,他們各自拿了紙碗,就夾了一大堆的火鍋料放進自己的碗裡。本想外帶回家再吃,可又擔心湯會冷掉,於是他倆便索性地在超商裡找了座位入座,將這兩大碗關東煮一次解決。

以為吃完就能夠滿足,但他的心還是向著外頭,想去附近的商店逛逛,或是去已久沒去溜躂的公園走走。

「昌珉……我想去附近逛逛,可以嗎?」他輕聲輕語,就怕沈昌珉會不答應,於是又趕忙道:「拜託,走個五分鐘就好。」

沈昌珉果然不好說服,不過他明白沈昌珉為了什麼而堅持。只是最後沈昌珉還是答應了他的請求,願意陪他一起在外頭鬼混,好滿足他陣子沒外出的空洞。

只是麻煩的事情預料性的又發生,就在他開心地想逛第三間店時,人就突然地恍惚,接著沒了意識,身子便被沈昌珉一把接住。雖說沈昌珉擅於處理這狀況,但這次的猝睡並不比以往好解決,由於是冰冷的大雪天,沈昌珉擔心他的體溫難以保住,所以趕緊脫了自己的大衣與圍巾,特別在他身上加上了這些配備。

睡死的他當然不會曉得沈昌珉是如何解決這些狀況,先前的他還有些得意自己有沈昌珉,所以會特別放縱自己可以安心地大意。可經過這次以後,他回收了這種心態,告訴自己以後千萬不能夠再如此仗勢。

沒想到沈昌珉會因此在雪地裡摔斷條腿,又同時染上了大風寒,由於事態過於嚴重,最後甚至送去住院。

當他得知時,已經是一天以後的事情。

他愧疚地站在病床旁,沈昌珉則是大口大口地吃著金在中為他準備的便當,似乎不覺有什麼,可他的心情卻一點也不好過。

「昌珉,對不起。」他低聲說。

沈昌珉僅是看著他回問:「吃飯了嗎?」

「吃了。」只是沒有吃很多。

「我沒怎樣,趕快回去休息吧。」

「我跟在中哥報備過了,我今天會留在這裡。」

沈昌珉似乎見他臉色不好看,也沒逼迫他回家,便拿起他帶來的書繼續埋首苦讀。

胸口發悶的他,也不適合在這種時候找話題來聊,他安靜地拿了課外書坐在躺椅上陪著沈昌珉看書。只是日子越久,他的心情不但沒變好,反倒更是往死地裡鑽。

每回他睡醒後,沈昌珉去做了哪些檢查他統統沒有參與到,也不曉得醫生交代了什麼事情,病房裡有沒有他的存在,其實實益不大,就算他想幫忙,他也不知道該從何幫起。

以前他就擔心自己會成了沈昌珉的累贅,如今這種負面想法真在現實當中實現,沒想過該如何解決的他,自然也沒有任何頭緒來面對眼前的問題。

「昌珉……。」

「嗯?」

「我們……我們分手吧。」他垂著頭說。

他能想到的辦法就只有這道,沒辦法挽回那夜自己的粗心,他至少可以斷絕往後的大意。

沈昌珉先是有些訝異,後是裝沒事,一貫地回:「哼,你今天是吃錯藥嗎?」

明知道沈昌珉可能會生氣,但他還是大膽地說:「這樣對我們比較好。」

「你搞清楚,是對我比較好,但對你一點都不好。」

「我可以回到我以前的生活,我──」

「回到那種只把自己關在房裡彈吉他的生活嗎?當個沒朋友的死宅男嗎?」

他接不下話,垂了頭,摀了嘴,一切情緒以及真正的心意,便從他的眼裡跑了出來。

沈昌珉見他大眼滿是淚水,並且抖著肩哽咽,便不顧一切地下了床,坐上躺椅,將他摟進了臂膀裡。雖是說了較重的話,但沈昌珉不打算道歉,好似要讓他明白,『分手』不失為一種方法,不過並不適用於他們之間。

這回他哭得超級久,像是把長這麼大以來受到的委屈一次哭出來。

認真想想,他也真傻,從沒將痛苦成功驅趕走的他,這回卻要將一個真正關心他的人給掃出門外,怪不得沈昌珉會說『對他不好』。其實沈昌珉也明白自己攬下了什麼大工程,所以即便是斷條腿,一切也能像以往一樣。

後來他哭累了,也睡著了,再次醒過以後,什麼爭執就像沒發生一樣,在沈昌珉身邊做著簡單的工作。

順利出院後,復健的工作就由他協助,沒多久,沈昌珉便也完全康復。

「可惜。」沈昌珉突然道。

他疑惑地抬眼問:「可惜什麼?」

「當初斷腿時我忘了跟你做愛。」

他頓了一下,而後嘴上便羞澀地笑了起來,喝了口熱湯便說:「這種事情也能忘喔。」

沈昌珉哼哼幾聲,似乎心情也很好,「應該讓你表現表現。」

「哼。」他學著沈昌珉輕哼一聲。

今夜依舊大雪,他們坐在超商附設的位置上,一同觀望落地窗外的雪景。





全文完。




其實是因為我在北海道的雪地裡滑倒,笑死。
於是就有了這篇文 

故事背景的話,大概是2珉在大學時的小鬧劇:"P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