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多問,他那腦容量也能意識到沈昌珉與崔珉豪是怎樣的關係,再加上沈昌珉從廁所裡走出時那青春洋溢的神情,他更能確定自己這次的判斷絕對不會有錯誤。

難道這就是為什麼崔珉豪排斥沈昌珉進搖滾社的原因嗎?但說來也怪,他跟崔珉豪混一起這麼久了,怎麼就不曾看過沈昌珉的身影?不過不論事實是什麼,他最在乎的還是自己的性向問題。

最近因為常與朴有天相處在同一個空間,他並不是沒有發現自己的不對勁。一直無法一心二用的他,很清楚自己心底所渴望的是什麼。只要朴有天靠他靠得太近,他就沒辦法將精神專注於書本上,心頭就像有蟲在鑽似的,會對朴有天聲音、面容、還有嘴唇特別心養。

他曾覺得自己這樣的反應很不應該,但這次無心撞見沈昌珉與崔珉豪的小祕密,倒是替他安了不少心,原來自己並不是不正常,男人與男人之間,還是有其可能性。

想至這裡,他的嘴角便也緩緩上揚,要是哪天也能像沈昌珉吻崔珉豪那般吻著朴有天,那該多好?當個壞壞的男朋友,好像也不錯?

回過神以後,他才慢慢走回飯廳,坐上了位置,將方才未吃完的早餐繼續吃。朴有天似乎在等他一樣,從他離開位置直至回來以後,朴有天不曾離開坐位,還貼心地問他有無想吃的東西。

看見朴有天如此溫柔婉約,讓他不禁認為,若是朴有天願意接受他,那等於他釣到了一位超級賢妻,他必定會好好疼愛朴有天。

「在想什麼?」朴有天突然問。

他心底嚇了一跳,以為自己的心思被看穿,趕緊道:「沒什麼……。」不過對於方才他看見的秘密,他卻很想大嘴巴的告訴朴有天,「有天,我剛剛啊──」

話都沒說完,就聽見了崔珉豪的腳步聲,他趕緊拉開與朴有天的距離,沒了話語,繼續埋頭吃早餐。

「早安。」崔珉豪微笑招呼道。

朴有天也禮貌性地回應,可下一句卻讓在場的倆人倏地冒了冷汗,「昨天睡的好嗎?」

他抬起了鳳眼偷窺崔珉豪,想起方才在廁所裡聽見的事情,他都替崔珉豪率先臉紅了。崔珉豪當然也挺無言的,只勉強地官腔說:「還、還不錯。」

朴有天雖然相當溫柔,不過那對眼神卻不知在盤算著什麼,神不知鬼不覺地,就朝飯廳的門邊看去,那兒站著沈昌珉,兩人互看了一眼,便一秒壞笑起來。

不敢作聲的他不可能曉得朴有天心底的盤算,而背對門口的崔珉豪也更不可能知道他身後就站著一位罪魁禍首之人。

於是這場飯局在相當奇怪的氣氛底下結束,看看時間,他們四人又回至音樂室裡繼續演練,將不好的地方做修正,然而再搭配昨天錄製好的背景音樂一同演奏一次,待默契統統上軌後,他們才敢安心地休息。

「我想這次我們一定可以拿第一!」他開心地笑說。

全場似乎只有他一個人心情滿點,雖然崔珉豪也有負荷他,不過他明顯感受的到,這次崔珉豪並不是很熱絡這場成發。

而後下午時分,崔珉豪便與沈昌珉離開了,眼看那兩人的身影消失在轉角處,他趕忙地轉過身捉著朴有天說:「有天,我跟你說,我今天早上看見不得了的事情!」

這件事情雖然不影響他們的排練,但那震撼度還是在他腦內持續著,「就是、就是珉豪跟昌珉好像在交往!」

本以為朴有天也會同他一起驚天動地,未料卻比他淡定,就像早已知道似的,「那也沒什麼,他們挺適合的。」

聽見這話,他也沒懷疑朴有天心態,只覺自己內心的熱情即將燃燒起小宇宙,「所以、所以你可以接受同性戀囉?」

朴有天的桃花眼很真誠,也很認真地看著他,微笑說:「真愛對象是不分男或女的。」

一句話雲淡風輕,可卻深深地植入他的腦海,他的思想。

朴有天見他鳳眼裡都冒了火花,便趁他不注意時,從口袋掏出了手機,發送了一只簡訊。

『計畫還滿成功的。』

只見對方也迅速回傳,『互不相欠。』

朴有天輕笑了一聲,裝沒事地與他走回房內,繼續他們晚間的課程總複習。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