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先面臨的是惱人的期末考,由於成發就在期末考之後,所以在時間上的運用自然也變得緊湊。當然游刃有餘的人還是有,只是對於金俊秀與崔珉豪來說,時間就顯得較不夠用。

除了準備考試外,他們還得利用額外時間演練成發的歌曲,相較於朴有天與沈昌珉那種天資聰穎的傢伙,他們睡眠自然是少,休息的時間也不多,也因此,金俊秀與崔珉豪了神情便多了一些疲憊。

不過這回較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金俊秀。

崔珉豪與金俊秀搭檔也有些日子了,就不曾見過金俊秀會說自己要努力準備期末考,這使崔珉豪很好奇朴有天到底給了金俊秀什麼甜頭,竟能轉換自家社長對於考試的態度。但別人的事情還是少管的好,他自己的事情就沒把握能處理得好,還瞎擔心金俊秀什麼呢?

於是過了期末考以後,接著必須面對的,就是他們最為重視的成發。

他們屬於表演組,所以只要能拿下表演組第一名,他們也就能成功拿回社辦了。準備這麼久的他們,為的就是這麼一刻,崔珉豪當然對此也相當興奮,不過令他更為擔憂的,是成發以後的事情。

這種矛盾的心思並不適合在此時此刻出現,可他發現,好像不只他的心情備受波及,就連金俊秀的樣子看上去也相當令人憂心。為什麼表情會這麼傷心?只見金俊秀捉著朴有天的手肘鬧些小彆扭,不曉得在討些什麼,他看得也不禁湊了過去,打算好好安慰金俊秀一翻。

「社長,你怎麼了?」他低聲問。

金俊秀委屈地朝他看來,「我、我這次沒有全部進步十分……。」

他倏地想起當初金俊秀告訴過他,因為借用了朴有天的音樂室,所以與朴有天交換了條件,條件內容就是這次的期末考得每科都進步十分,若是每科沒有進步十分,好像要做什麼來著?那時他話都沒問完,就被沈昌珉給拉走了。

「我可以做僕人跟裸泳,可是……」金俊秀的鳳眼又回望了朴有天,然而就沒了後續的話語,好似這是個天大秘密,不能讓他人知曉。

眼看就要上台表演了,他趕緊打住自己的好奇心,沒繼續往下問,只是安慰金俊秀幾句,便回至自己的崗位,打理好心情,克制自己不去想朴有天提出的這種條件內容究竟安什麼心。而一旁的沈昌珉倒是一直都很安靜,也沒前來煩他,似乎是在確保演唱過程不會有歌詞背錯。

然而輪到他們上台以後,他才發現,就算主唱隨便找個人來代打,他們也必然會得第一名。光是朴有天的粉絲就已夠撐票數了,當初實在沒必要硬是回頭找沈昌珉來當主唱。但如此斷然地認為社團有無沈昌珉並沒有區別,這樣的心態是過於草率,當沈昌珉一開口唱時,很明白地,就算不靠朴有天那些班底粉絲,他們確實也夠有能力奪下這次的冠軍。

最後的結果可說是意料之內,也能說是意料之外,社辦真在這次得成發當中讓他們順利要了回來,可是在成發結束以後,他們團內卻沒什麼人臉上是開心,不論是他,或是金俊秀。

沈昌珉相當準時地在放學時課前來邀他一起回家,他有點抗拒,離去前還特別去社辦拖延時間,不想那麼快地就步入沈昌珉早已設置好的虎穴。然而,在他一進社辦就見朴有天與金俊秀不知道在溝通些什麼,不過金俊秀這回倒是有了笑容,還很開心地抱住了朴有天。

既然沒什麼大事,那他也放心了。但是對於自己,他還是沒做好心理準備去見已在校門口等他的沈昌珉。

「珉豪!這次的成發要謝謝你!」金俊秀高興地前來向他道謝,又說:「要不是你同意讓沈昌珉進社團,我想我們也很難奪冠!」

他明白金俊秀沒有惡意,可是為何字字句句聽上來他就覺得諷刺?

「這沒什麼啦。」他勉強微笑答。

眼看時間也已不能再拖,他揹上了書包,正準備離去時,金俊秀便喊了住他,問了一個讓他心臟差點跳出來的問題,「對了,你跟昌珉是約好成發後要去做什麼啊?」

一旁的朴有天也瞪大了眼,拉了金俊秀的臂膀,搖頭示意別問下去。

可話都已說了出去,他能不懷疑,不在意?

「社長……你怎麼會知道?」

他這麼一個反問,金俊秀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朴有天曾交代過他,在廁所裡看見的事情不准對外張揚,最好是裝作不知道,因為那是崔珉豪與沈昌珉之間的祕密,就是因為不想公開才在廁所裡接吻。如今金俊秀因為過於開心,忘了朴有天的叮囑,一切的一切便在此刻東窗事發。

「我……」金俊秀看向了朴有天,朴有天也不曉得怎麼隱瞞,只見金俊秀誠實地說:「你住有天家的那天,早上我去你跟沈昌珉的房間要叫你們出來吃早餐時,不小心看見的……你們不是交往很久了嗎?」

他心底五味雜陳,話也沒回,神情嚴肅地便走出社辦。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