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約略半個月,沈昌珉不曾出現在補習班,也沒聽說與金俊秀他們有連絡,人就像人間蒸發似的,不曉得去哪兒了。由於沈昌珉的曠課次數超標,補習班又連絡不上的情況下,他被請求幫忙確定沈昌珉的下落。不過他是拒絕了此項請求,一來他沒有沈昌珉的連絡方式,二來他不大敢再與沈昌珉見面。

也經由這次他才發現,當初拿到的介紹金真的不是無中生有,而是沈昌珉在補習班上的推薦人寫他的名字,讓他有介紹金可拿,又讓補習班誤會他倆的關係是好同學,於是這次的搞失蹤,補習班自然會找他幫忙。但不論怎麼想,沈昌珉已如此大人大種,還能發生什麼事?不來的理由很簡單,就是他們撕破了臉,各自都不想見到彼此。

他一人無言地走在街上,在炎熱的天氣底下想起這些事情,心頭上莫名燥熱,不禁讓人想買杯飲了消暑,也澆熄惱人的情緒。他隨便挑了一間飲料店,點了杯微糖的烏龍茶,便隨性地挑了廣場裡的客桌椅,一人喝起飲料來。

今日的廣場似乎有活動,只是現下的他沒心情,也無心欣賞。不過當主持人介紹了一個他不陌生的演出者,他便在第一時間抬起頭來,看向台上的人。

「這次天才大提琴手沈昌珉,要為大家帶來經典名曲,卡農!」

台下有不少聽眾拿起手機錄影,好似都是沈昌珉的固定班底,這也證明,沈昌珉應該在這廣場走跳許久,只是一般上課時間他很少來廣場閒晃,並不曉得沈昌珉私下的生活是如此模樣。

對於一個愛好音樂的人來說,即便他不會拉大提琴,也聽得出演出者演奏得好不好。毫無瑕疵的音色,令台下每個人都豎起耳來欣賞,也讓本是腳步快的路人放慢了步伐,拖了點時間來欣賞沈昌珉的演奏。

這是他未曾見過的沈昌珉,認真起來也是人模人樣,跟針對他時的態度根本兩極化,他想不明白,為何沈昌珉待他就不能如現在一樣讓人覺得舒坦,而非得要以最惡劣的型態來面對他?

即便是喜歡,這樣的愛是不是過於可怕了?

而後,沈昌珉拎著大提琴下台,似乎沒發現在他就在廣場角落,面無表情地,長腿加快腳步便快速消失於人群當中,讓他差點失了跟蹤。他偷偷地走在沈昌珉的身後,尾隨著沈昌珉一路來至另一間咖啡廳,只見沈昌珉進咖啡廳準備演奏,店外的他看的有些納悶,可後續見著店長給沈昌珉小費,才知沈昌珉原來是來打工。

他躲躲藏藏,等著沈昌珉打工完畢,又繼續跟著沈昌珉的步伐來至一間舊書攤。沈昌珉一邊拎著大提琴一邊找著書籍,他看不清沈昌珉買了哪些書,只覺這樣的沈昌珉,他很少見,周圍就繞著一股孤寂感,像極了單身貴族。

於是他精神一個恍惚,人也忘記找掩護,便與剛要走出舊書攤的沈昌珉碰了面。他尷尬地看著沈昌珉,沈昌珉也有些驚訝,可沒幾秒,沈昌珉卻收回了驚訝的神情,同是面無表情地與他相視。

「你、你來找書?」他開口隨便問,只見沈昌珉看見他不比以往的熱絡,僅是輕聲道:「嗯。」

倆人沒了話語,沈昌珉什麼話也沒說,擦過了他的肩膀,準備離去。

「昌珉。」他有些無措地轉過身喊了那人的名字,那人也如他所願地停下了腳步,「你……你真的要退出?」

他第一次看不透沈昌珉這張撲克臉底下的真正情緒,也猜不出沈昌珉想些什麼,就像回歸陌生人一樣,他完全不了解他。

沈昌珉僅是沉默一會,便淡聲答:「嗯。」

他得到了一個算是他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答案,但是為什麼,他卻一點也不開心?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