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月來,他像是失聯一般地宅在朴有天的宅邸裡瘋狂寫那堆多死人不償命的習題,由於害怕朴有天的懲罰過於可怕,就算裝懂,也必須裝得像樣一點,將朴有天對他的『好意』給完成。

朴有天將他的作息安排好,並且安貼好他父母那邊,於是這半個月,他的吃喝拉撒睡就在朴有天的臥房度過,沒碰音樂,也沒出去走走,就宅在這不大也不小的空間裡,懊惱地完成演前這堆作業。

他幾乎用盡了這一生的吃奶力與腦力來替這些習題解套,只因朴有天一句『想跟他一起唸同個大學』,他奮不顧身,也冒著可能會被朴有天懲罰的風險,絞盡腦汁地來寫這些習題。

不過上天並不眷顧他,一天下來,他的進度必然是落後幾十頁,怎麼補也補不完,就像個無底洞一樣。即便每天纏著朴有天問問題,他的進度依然補不完,眼看都已過了半個月,還剩下三分之二的分量,他的心底不禁覺得委屈,看著眼前的習題書,眼眶就不禁泛起紅。

他從沒跟音樂離這麼遠過,如今放棄了那些與音樂相處的時間,得到的結果卻是不盡人意,讓他一度無法調適自己,也不想管朴有天想與他唸同一間大學的願望,便逕自地拋開了桌上的習題,將自己丟上了朴有天的大床上。待為他準備點心的朴有天回至臥房時,他便拉了棉被蓋住自己,不讓朴有天見著他這沒志氣的眼淚。

朴有天將點心放上書桌,看著桌上那堆被金俊秀給亂畫的習題,他知道金俊秀已經到了極限,於是問也沒問,便躡手躡腳走近床緣,輕輕地拉開棉被。

果然不出所料,金俊秀那受了委屈的心情,全都透過了翹唇傳達出來,他也沒怪罪金俊秀毀壞習題的行為,僅是坐上了床,安慰道:「如果累了,就先休息一下吧。」

金俊秀搖了搖頭,直接就說:「我不要唸了,你直接懲罰我吧,我才不想上什麼大學,反正學費那麼貴,我家也出不起,畢業以後我就會去找工作了。」

雖然金俊秀說的也不無道理,但以他的家世背景,他不可能直接陪著金俊秀出去工作,家人絕對會要他唸大學,再出國繼續深造。他的選擇不能如金俊秀如此多樣,又加上他不想離金俊秀離得太遠,所以只能要求金俊秀努力,來與他上同一間音樂學院。

「有天……真的對不起,唸書真的不適合我。」

金俊秀貌似怕他會失望,所以才反過來想安慰他。他是真的打從心底是覺得可惜,不過要將金俊秀留在身邊的方法也不是只有考大學這種,雖然目前辦法還沒讓他想到,但至少他可以執行說好的懲罰,來安慰自己沒辦法與金俊秀一起上大學的難過。

「嗯,沒關係。」他低聲道。

金俊秀就怕他生氣,於是趕緊說道:「我願意接受懲罰!」

他臉上是假裝苦笑,溫柔地說:「也許會有點可怕,如果不能接受,要說喔。」

金俊秀點了點頭,願意乖巧地配合,但神情不免掩藏不了內心的緊張,「所以是什麼懲罰?」

所有懲罰道具他幾乎都準備好了,可真正面臨現下這種情況,他還真無法判別金俊秀是否會在看見他的道具以後便永遠地離開他。他花了點時間猶豫,為了不讓金俊秀的心中有陰影,他決定老實地跟金俊秀說。

「其實,是有點變態的懲罰。」

「啊?」

如此天然呆還不懂趕快落跑的小羊,他又是該如何粗暴地下手宰割?

「我想跟你做愛。」

金俊秀先是愣了幾秒,而後才蹙起劍眉紅了臉羞澀地與他相對,吞吐地說:「這個、這這這這個……」

「我知道我很變態,對不起。」

「不、不會啦,我也曾想著你打手槍啊……。」

只顧著想安慰別人,沒想到自己竟讓朴有天聽見了如此驚天動地的秘密,讓他一度想撞豆腐自殺。

「真的?」

都這時候了,還向他追問什麼?

「當我沒說吧……。」

不過認真地想起來,跟朴有天做愛還真是一件相當不得了的事情,若是讓旁人知道他們發生了這種不尋常的關係,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家向父母交代。唯一的辦法就是隱瞞,但他們都屬未成年,真的適合做這種事?

「我覺得,我們可能還太小……。」

他雖然沒唸什麼書,不過這點道德倫理他還是明白的。

只見朴有天臉上露出了些感嘆,這種事情竟被人拒絕,他想應該會讓朴有天覺得丟臉,於是為了不讓朴有天有罪惡感,他又說:「呃,不然互打手槍怎麼樣?」

這不失為一種方式,但很顯然的,朴有天的需求沒有這麼淺。他看不出朴有天在想些什麼,不過朴有天也真的接受了他的說法,沒幾下子便道:「只能這樣了。」

為了不讓朴有天心覺尷尬,他率先地脫了褲子,拿了枕頭遮掩,臉上羞赧地看著朴有天,「你也脫吧。」

朴有天抬眼看著他,本是低落的臉龐,眼神瞬間亮了起來。

倏地,他還搞不清楚事情的發展,腿上的枕頭已不見,紅唇也被占據,腿間之人,蠢蠢欲動。






金俊秀你完蛋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