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沈昌珉相處好說也有十餘年了,但對於沈昌珉的特殊行徑,他仍不見得能全盤皆知,也非能樣樣理解。沈昌珉總是會有異於常人的想法,就連他有時會摸不著頭緒。

今天是難得的假日,也是他們前去超商囤積糧食的重要日子。他們約略一個星期採買一次,由於倆人都過於會吃,所以食物總是供不應求,這星期若沒買,下星期就沒東西可吃。

他倆推著手推車在大賣場裡晃了起來,他們愛好的東西都很類似,有泡麵、有微波食品、有餅乾、有飲料,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牛奶。他們並不是特別喜歡牛奶,只是牛奶對於他們而言,能使用在許多地方。例如鮮奶茶、咖啡的奶泡、自製牛奶火鍋、以及自製吐司等等,牛奶算是能增添他們彼此生活情趣的重要食材之一。

不過最近倒是聽了牛奶不少傳聞,即使忙碌於工作的他們,也會特別留意一下社會事。他倆在冰箱前站了良久,沈昌珉倒是選的很認真,他也不覺如何,隨便找話題聊,「最近新聞不是說牛奶有毒嗎?」

沈昌珉沒有馬上回話,一次性就抓了兩罐牛奶與一罐豆漿統統丟進了手推車裡,輕聲道:「所有東西都有毒,只是微量還是過量的問題。」

「不過我們一個禮拜都喝這麼多耶。」

「我寧可吃到死,也不想死沒吃。」

他挑起了眉,這還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沈昌珉的哲學。反正吃者恆吃,不吃者恆不吃,媒體消息是真是假,最後買與不買,也得是由消費者自行決定。沈昌珉是一個想吃就一定要買的人,這點他很清楚,除非政府下了架,不然沈昌珉才沒在怕。

「你真勇敢。」他笑道。

沈昌珉僅是聳了肩,壞笑道:「我每天都在吃劇毒的東西,牛奶算什麼。」

他還來不及問,沈昌珉就逕自向前走去,繼續瘋狂採買糧食。待他倆成功選購完畢,又順便吃了晚飯後,便開心地載著這堆糧食回至家中。他們花了約略十五分鐘的時間替這堆糧食井然有序地裝進收納櫃,結束今日最浩大的工程。

他趁著沈昌珉整理冰箱的期間,率先進房洗澡,而後就換沈昌珉進去洗。知道沈昌珉洗完澡有喝牛奶的習慣,他便也賢慧地替沈昌珉將牛奶微波幾秒,避免沈昌珉在這天已漸冷的氣候裡受了寒。

他放空地坐在客廳裡看電視,待沈昌珉從臥房走出來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端起他放在客桌上的牛奶來喝。剛好電視新聞又再播報毒奶事件,沈昌珉仍是喝的愜意,而他卻想起了某件事情。

「你說你每天都在吃劇毒的東西,是什麼東西?我怎麼不知道?」他問。

沈昌珉唇上有些白花,看上去很有趣,不過沒幾下子就被沈昌珉舔去。

沈昌珉並未回答他的問題,只是伸了手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閉,然而朝他揮揮手,要他過來一起分享這張單人總統座椅。他照著沈昌珉的意做,也不覺嬌羞便跪坐上沈昌珉的大腿,垂頭看著他問:「幹嘛,你該不會要說你吃到不舉了吧?」

「就是你。」沈昌珉說。

「嗯?」

「你就是劇毒。」

「什麼鬼……?」

沒幾下子,沈昌珉便一手摟了他的腰,一手端起牛奶,將他抱進了臥房裡。好在他將沈昌珉的身子纏夠緊,避免自己墜落,才能有幸被沈昌珉丟上床。

看來今天的沈昌珉很有心情,不然不會說來就來,說要就要,他的身子沒幾會就又沒了遮蔽,可沈昌珉卻沒如以往要他馬上腳開開,竟是拿了他熱好的牛奶,朝他身上一滴一滴地倒。

「欸你!浪費食物耶!你先給我喝光!」

他制止了沈昌珉瘋狂的行為,卻未料沈昌珉非將剩在馬克杯裡牛奶喝光,而是彎下身來,順著牛奶滑過的地方,慢慢地舔了回來。沈昌珉撐起了身子與他對看,這又是他頭一次發現,沈昌珉喝牛奶也會醉。

「我的體內有種毒,那種毒擴散我全身,侵入我所有的血管與骨幹,就像海洛因一樣。」沈昌珉的聲音很輕,還柔柔地吻著他的唇,又道:「據說這個毒的學名,叫作崔珉豪。」

他實在很想笑,而他也真的打從心底會心一笑,「你知道嗎,這個故事比上次萬聖節的魚販跟小貓還瞎。」他笑說。

沈昌珉只是不屑地笑一聲,「信不信隨便你。」

「那有沒有解毒的方法?」

「沒有。」

「那控制毒癮的方法呢?」

「你說呢?」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