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以後,沈昌珉沒有對他爽約,也在爾後的補習通通都有出席。一切就如往常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沈昌珉的位置已不再他旁邊,也沒與他共用同一張桌子,則是一人坐在另一邊,較後頭的座位。那裡沒什麼人,距離黑板也極遠,貌似只是過來簽到而已,不希望補習班的人又打電話去他家亂。

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至他們暑假開學,補習班的課程也已順利告一段落,沈昌珉沒有再報名,而他為了多點時間來唸書,也沒有繼續報名。不過與沈昌珉碰頭的機會所在多有,但若要說他們之間有無多餘的交集,他想這機會應該是硬生地被沈昌珉給斬斷。

即便處於同一間教室,沈昌珉仍不願看他一眼,更別說交談。位置同然越坐越遠,意思很明顯,沈昌珉是不希望與他會再有任何來往的機會。然而他也在此之後發現,其實沈昌珉的身邊幾乎沒有朋友,除了他以外,也不再見沈昌珉與誰有過來往。

若認真回想起來,在這班級裡面與沈昌珉接觸最多次的,應該非他莫屬了吧。只是他萬萬沒想到沈昌珉的接近是因為喜歡他,這點至今讓他難以想得明白,也很難說服自己來接受這段感情。

就算金俊秀與朴有天看起來處得不錯,可那也非代表他與沈昌珉就能如此美滿。

不過雖然沈昌珉一副閒人勿近的氣息,但在搖滾社舉辦社團迎新時,不知有多少人是衝著沈昌珉而來,大多是粉絲,只有少數是想進團與沈昌珉較勁歌喉。如今他只能惋惜地告訴新成員,沈昌珉已退了社,若僅是為當沈昌珉的粉絲而進搖滾社,務必考慮清楚。

消息一出,自然粉絲類的成員也就興趣缺缺,只剩一些真有心前來學搖滾的同學。

剛開學他就忙得焦頭爛額,這些事情金俊秀不太管,所以統統由他一肩攬,自然而然,他也淡忘掉與沈昌珉的過往,做他應該做的事,也做好他該做的事情。

直到運動會前夕,被大家相繼拱出參賽的他,除了忙社團以外,還多了課後的大隊接力、百米賽跑的練習。就在他最忙碌的時期,他又從金俊秀那兒接到了一則重大消息。

「學生會長說,要我們這次在園遊會上表演三首歌耶!」雖然是令人開心的消息,可金俊秀臉卻沉了下來,「不過會長又說,他希望是上次成發時的原班人馬。」

他眨了眨大眼,金俊秀都還未拜託他,他便率先道:「我再去問昌珉看看。」

金俊秀覺得這事很為難他,趕緊又說:「如果不行就算了啦,會長那邊我可以叫有天去解決。」

「嗯,好。」他點頭道。

放學以後,他仍是去操場上練習百米賽跑,本是預計明天再去找沈昌珉討論的他,未料就在他練習完跑步要至盥洗室洗澡時,就遇上從樓梯間走下來的沈昌珉。

他的大眼與沈昌珉相對,沈昌珉就如往常一樣,不與他招呼,也當做沒看見,打算直接轉身就走。

「昌珉!」他趕緊向前拉了沈昌珉的手臂,嘴上喘著氣道:「我有事情找你。」

沈昌珉勉強留下了腳步,轉身看著他問:「什麼事?」

「這次學生會長說要搖滾社能在園遊會時上台表演。」沈昌珉沒說話,他又繼續道:「他希望能是原班人馬。」

他看見沈昌珉眼中有猶豫,所以他也不敢勉強,低聲說:「我們需要你的幫忙,可以請你考慮一下嗎?」

沈昌珉似乎不想讓他過於為難,也沒多說什麼,便道:「我可以幫忙。」

「等社長排出練習時間,我再通知你。」他放開了沈昌珉的手臂,抬起頭來微笑道:「謝謝你。」

沈昌珉沒什麼表態,便拎著大提琴轉身離開。

天氣漸涼,還來不及穿上外套的他,就在長廊上打了一個噴嚏。

前方的人,走得不乾不脆,最後還是回過身望了他一眼;很恰巧地,他也不經意地回應了那道眼神。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