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事實已明確,太子確實與金醫官有往來……且……」主簿低著頭,似乎有些遲疑,猶豫著該不該往下繼續說。

皇后喫了口茶,那聲音不高也不低的,便接著說:「玩上床了是吧?」

「這……臣不敢說。」

主簿抬起頭來看著皇后。這人便是當時金俊秀為了人民的肺癆藥材而向前求情之人,林主簿。他對於金俊秀背後有著強大的靠山心覺不滿。因為金俊秀,所以讓他能從藥材裡貪的錢瞬間縮了水,貪成性的他,當然不會容易就放過金俊秀。正好,皇后其實早已聽聞朴有天與金俊秀的事情,而現在朴有天因為禮俗規矩得娶一位正名的太子妃,皇后正順著這勢,想一併將金戚雲以及金俊秀這內患給趕出宮,或者置他們於死地也在所不惜。

這計畫需要將嫁進宮廷裡的太子妃幫忙才得以實現,於是她率先找了不喜歡金俊秀這等有官位之人連手合作。皇后早已想好了對策,好讓朴有天娶親之後,斬除他的眼中釘。她已空床了二十幾年,除了當日自己嫁進時與皇上同床過,其餘的日子,他就像莫須有的被打入冷宮。而當事情被她查明後,才驚覺自己並不如一個男人。對於她所應得的,全都被這叫金戚雲的人所得,既然沒能剷除他,至少也能將此仇報復在他兒上。

皇后從寶椅上站起身,然而雙眼平靜的看不出有任何情緒的波動,可她內心早已星火燎原,就等這時機報這二十幾年的恩怨情仇。

「下去吧,若有什麼事,本宮會再找你。」

「是,娘娘。」

她端起了茶碗,啜了一口,試圖消著內心的火苗,可卻又不禁的想著……金戚雲,咱們這債,就全由你的兒來還!




從那天金俊秀哭著對朴有天坦承了他在自己心裡的分量後,朴有天回宮連睡覺時都是笑容滿面。可說是飯吃得多,批文案的量也隨著增加。不過日子算起來,他該娶親的時日也不遠了。可他會先遇上日子,便是迎接金俊秀回宮。雖然他不能正大光明的去迎接,但他之前與金俊秀約定好的,只屬於他們之間的勤事,金俊秀回來便會再次的開始。

想到此,他就不禁的期待。如果他能別娶那啥西藏的少女,也許在金俊秀回宮後,他便能要求他做自己心上的太子妃了。雖然他曉得他們沒能得到誰的公認,可自己享受著這樣的稱呼,進而對金俊秀做出更親密的舉動,就僅僅這些,他也會覺得幸福不已。

想回來,如果金俊秀能是女人的話,那一切就順利許多了。可朴有天卻又認為,或許就是因為金俊秀是男人,所以他才會覺得特別,然而不小心就淪陷於他了。這世界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甚至有些想釐清,卻怎麼想也想不清。



「沈醫官,金醫官,您要走了嗎?」狗兒以及一群的孩兒拉著他們的衣裳,眼裡是不捨的問著。金俊秀蹲了身子,然而摸著那群孩子的臉頰,笑著說:「是呀,可咱們會再回來看你們的。」

狗兒點著頭,一旁的小花卻有些憋不住淚水,輕聲的哭了出來。這些村名也明白,宮廷要調人回去,他們也無能抗旨,只能順從。

沈昌珉向前摸了小花的頭,然而對著村民說:「咱們後會有期了,藥房裡的藥就留給你們了,要記得如何抓藥呀,能應急也是好事。」

村民每人臉上的笑了起來,沈昌珉與金俊秀在這期間是畫了許多藥的長相,且註明了許多發生何種症狀就可先用何種藥材抵制,由於對於朝廷會再派遣的事務持有懷疑,於是便教導村民該如何治小病保護自身還來的實在。

他們相互相互道別後,沈昌珉與金俊秀便搭乘了馬車回宮廷了。其實金俊秀內心掙扎過,他想回去找朴有天,可卻又放不下這村的人。不過最重要的,也是朝廷想調回他們回去工作,再派遣別人來此照顧。不是他信不過別人,而有時還是會覺得,自己親身去照顧了解情況比別人去照料還來的安心。沈昌珉倒是很安於現狀,他似乎到哪都會留點人情,但離開卻不曾見他不捨過。

「你怎麼看起來都不會傷心?」金俊秀問。

「傷什麼心?」

「離別啊。」

沈昌珉腦子歪著,想著。其實他也不是完全無感覺,只是認為,既然都沒能違背,那麼也只能接受安排。這樣聽天由命的性格,是他一直以來的作風。於是他開口說:「想離去的人我不會留,反之,亦然。」他留不住別人,而別人也留不住他。沈昌珉是這樣想的。哪裡需要他,他就去哪。

金俊秀聽見他這話,鳳眼望著他,然而低頭細聲的說:「可我卻不這麼認為,如果想留,還是留得住。」

想與不想,決心的關鍵也在於己了。他曾不想留住朴有天的感情,但到頭來還不因為自己想留,而接受了朴有天的一切。縱使明白困難重重,可若是自己想要,也都會想盡法子的在一起。雙方的認知都不同,可各自卻有各自的道理在,他們沒對於對方的回應做出駁回,也許自己的道理該堅持一脈,而他人的也就當作能做選擇的其他途徑。各取所需,不也很好。

「看來你真不在意太子妃一事。」沈昌珉看著窗外說。

馬兒跑得快,外處的風景沒能停留多久,便換了下一幕。

「不是不在意,而是因為在意,所以願意與太子接受這樣的事實。」金俊秀淡淡的說。

沈昌珉看了他一眼,便笑了起來,「談感情的人都傻。」

這傻的成分是外人不能理解,而也是不想理解。明知這樣是種傷害,可為了捍衛倆人的情感而選擇接受這樣的事情,感覺真像是找罪受。

「哪天你也得傻一回。」金俊秀笑說。

沈昌珉笑著沒再回應。也許,以後哪天他真的也跟天底下不知到哪位與他有緣的人談起了感情,他或許就能體會這種不顧一切的心理了。

「我祝福你們。」

「謝了,多你一個祝福,多一個保障。」

現在的金俊秀與朴有天,最需要的除了是雙方對彼此的信賴及情感外,他們也需要身邊人的贊同及認可。就如金俊秀所言,多一分祝福,他們的腳步也就能沉穩許多,然而人一站穩,再怎麼顛簸的路,他們也不怕再被絆倒了。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