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校長室裡頭,面對諸多家長的指控,他不為所動,也無任何反駁。他的父母為了向學校陪不是,硬是壓低他的頭,要讓他跪在地上以示誠意,但他的膝蓋偏不屈,沒一會,他的父親便一掌打在他臉上。

「給我跪下!」

力道過大的巴掌讓他止不住力地瞥了過頭,可他僅是慢慢地又將頭給轉回來,沙啞地說:「是他們先欺負我的。」

未料,對方家長又是一巴掌賞他,怒道:「狡辯!我的兒子怎麼可能做那種事情!你都弄斷了他的脊椎,還不反省!」

他咬著牙忍下了臉頰上的疼痛,仍是保有著理性,誠懇地道:「真的是他們先欺負我。」

在場所有人似乎不願意相信他所說的話,畢竟他身上沒有傷,多半都已被朴有天給治癒。在這種多數同學被送進醫院的情況底下,自然說什麼都對他是不利。但他沒有因此怪罪朴有天,他依舊只希望朴有天能忍耐,直至他們撐過這場質詢會。

「你說,是不是你故意將他們丟出窗外的!?」

「這種事情你怎麼做得出來!」

「俊秀!快點道歉!」

他悶不吭聲,直至校長站起身,朝他下達處分,「金同學,我想我必須勒令你退學。」

雖然他心中覺得相當不公平,可他也欣然接受這樣的結果,不想再繼續與這些人糾纏下去。處分已經下達了,他自然也沒留在這裡的理由,於是他決定轉身離開,卻未料那群家長,包括自己的父母,都捉住了他,要他下跪道歉。

「你給我跪下!」

「你說你怎麼還給我健康的兒子!」

「跪下啊!」

他撥開了那群人的手,大聲地說:「那是他們活該,是他們先欺負我的!」

沒預警地,他又被甩上了一巴掌。

這回他真是被打怕了,不明白為什麼就是沒人願意相信他說的話。他委屈地落下了眼淚,在眾人拉扯之下,他只是輕聲說了一句,「去吧,有天。」

話一出,身後的大門便被鎖上,書櫃的玻璃窗立馬破碎了起來,本以為是意外,但在下一秒,相連書櫃的窗子便一排排地脆裂,上頭的書全飛了出來,往那群家長身上砸去。但這樣的懲罰已不足讓他與朴有天洩恨,桌上的檯燈、書桌、沙發、還有鋒刃的玻璃碎片,全飛在空中,矛頭就對著每一位家長。

「你……俊秀你……」

「怪物啊!」

「有鬼!有鬼!」

他落著淚,只輕聲道:「有天,算了吧。」

這時所有的東西統統掉了下來,他轉身,開了門便離開。

走在走廊上的他們,他止不住眼淚地哭,每走過一段長廊,那裡所有的窗戶全破裂,滅火器也爆了開來,警報器也開始響,灑水器控制不了地噴灑。走過的每個教室,不管是外面還是裡面,統統面目全非,尤其化學課的教室,裡頭所有的化學藥劑都點上了火焰,引起校內連環爆炸,嚇壞了在校上課的每一個人。

直至他走來學校門口,他又回過身看了一眼已大亂的校園。沒一會,校園內的花草樹木皆傾倒,地板也裂了一個大縫,就像世界末日一樣,沒人阻止的了他與朴有天。

他抹著臉上的淚水,最後還是離開了學校。

他的秘密已曝光,自然是無家可歸,身無分文,他也不知道該去哪,只在街道上從早走至晚上。星星燈火慢慢點綴黑夜,但他不曉得自己來到了哪裡,只見眼前路上車水馬龍,讓他突然有個念頭。

「有天,有時候我真的覺得,我們不應該存在。」

他看著紅綠燈,站了幾許。然而就在斑馬線上的交通號誌轉紅時,他拔腿就衝了出去。馬路上的車子不及反應,就朝他撞了上去。照理說他應該被撞飛,可情勢卻相反,反倒是車子開了花,導致路上發生連環車禍。

看來朴有天不允許他做這種事情,他無助地站在路口上又哭了起來。也不管多少人看著毫髮無傷的他,他只想消失在大家眼前,去到一個願意接納他,願意將他當人看的地方。

由於事情發生的太過於嚴重,所有新聞媒體爭相報導,在鏡頭上的他,也讓沈昌珉給瞧見。

「是異能者……。」沈昌珉輕聲道。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