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金俊秀一人還在音樂室裡頭奮鬥,朴有天一向不喜歡金俊秀這麼日夜顛倒、不分白晝黑夜地埋頭在樂譜裡,即便他欣賞金俊秀的才華,他也不願意看見金俊秀因為這才華而沒了應有的作息。

他明白自己不能跟金俊秀硬碰硬,於是他也不急,洗完澡以後才端著點心來至音樂室,要金俊秀休息,不要太過於專注在一件事情。

「我馬上好!這裡改完就行了。」

不過他沒妥協金俊秀的要求,便抽掉了桌上那張樂譜,低聲說:「現在很晚了,應該要準備睡覺了吧?」

金俊秀不敢違抗他,趕緊將點心吃一吃,屁顛屁顛地就趕至臥房裡洗澡,準備就寢。他待在床上等著金俊秀出來,沒幾會,金俊秀便批著浴巾出來吹頭髮,邊吹邊哼歌,心情好似很好。

「有天,我覺得這次我們一定會表演得比上次好!」

金俊秀哪來的自信,他並不是很清楚,不過只要金俊秀開心,那麼他也會陪著他開心,不會掃他的性。只是他心中不免有遺憾,對於金俊秀的天賦,他認為應該給更多人發覺。

「俊秀。」

「嗯?」

「你真的不考慮拼一下皇家音樂學院?」

金俊秀捆好吹風機的電線,三兩下地跳上他的大床,笑著搖頭說:「不了,一來我考不上,二來學費我負擔不起。」

他似乎又忘了金俊秀的家境問題,於是想了一會,他便問:「如果錢我幫你出,你會不會想去唸?」

金俊秀聽見這話,趕緊擺手道:「不行不行,怎麼能讓你出錢啊!」

認真想想也是,即使他覺得這錢應該花在金俊秀身上,可若讓他的父母親知曉,這問題可是非同小可。尤其金俊秀還不是個女孩,總不能以媳婦的地位給予這筆錢。

「錢你就留著吧,以後娶老婆可以用啊。」

他看向金俊秀,嘴上不禁笑了出聲,「你認為我還可能娶老婆?」

金俊秀圓溜的鳳眼露出了些傷感,悶了一會,才誠實地告訴他,「雖然我很喜歡你,但我們也不一定能走到最後。」

他沒有反駁金俊秀,反倒想聽聽金俊秀怎麼想,「為什麼這麼說?」

金俊秀抿著嘴,同樣想了半響,才道:「因為……可能因為我們都是男生的關係吧。」他沒有說話,只見金俊秀又說:「而且你的家世背景這麼顯赫,你爸媽真的會同意我們嗎?」

其實金俊秀一直都不笨,只是不喜歡將心裡話拿出來說。若真要說,他們能終成眷屬的機會真的很少,而且連他也不曉得自己該如何跟遠在國外的父母說明自己的性向問題。他害怕金俊秀備受迫害,也怕自己保護不了金俊秀。

金俊秀見他沒有回話,以為自己又說錯了話,所以趕忙拉著他的大掌道歉,「我……我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啦……。」

他回過神來,眼神略為疲憊的看著金俊秀,「嗯,我知道。」

「也不需要想這麼遙遠的事情啦,至少我們現在是一起的啊!」金俊秀說。

他就喜歡金俊秀輕而易舉將問題拋諸腦後的樣子,就算知道問題難以解決,但只要金俊秀在他身邊,他便也不覺這些問題能成氣候來困擾他們每一步。

心中對金俊秀的甜膩倏地油然而生,他忘了時間,也忘了自己叫金俊秀就寢的目的,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推倒了金俊秀,忘情地啃起金俊秀的吋吋肌膚。剛洗完的身子就像剛出爐的麵包,吻起來特別柔軟,有香氣撲鼻,讓他欲罷不能。

「不行啦,我們明天還要練習耶!」

他笑了笑,低聲說:「摸摸就好,可以嗎?」

金俊秀臉上泛紅,雖不是不情願,但也不是特別願意,不禁可愛地說:「那不可以像上次那樣……。」

他靠著金俊秀額頭,眼中帶點歉意,禁不住地就吻了金俊秀的翹唇,將人兒給吻的神昏顛倒,再由他擺布一切。可既然金俊秀說出了底線,這回他也沒有逾越,照著金俊秀的要求進行。

他輕輕地將人兒的寶貝搓出了水來,聽見金俊秀輕喘的聲音,他等不急的,便握住了金俊秀與自己的寶貝,在掌中相依,互相取暖起來。

直至他們釋放以後,他抽了幾張濕紙巾替金俊秀擦拭,都還來不及給金俊秀一個晚安吻,金俊秀便先行睡去,沒有等他。可他依然偷吻著金俊秀的唇瓣,一時一刻都不願與金俊秀離的太遠。

只是他們所憂心的問題,並沒有如他們所想,會在遙遠的以後才發生。

隔天一早,金俊秀睡的晚,還搞不清楚外頭發生了什麼事,只覺聲音有些大,有點吵。朴有天不在他的身邊,而外頭的聲音,好似有朴有天冷靜的應對,他懵懂地朝房門前去,未料門一開,入眼的卻是一場令他心疼的鬧劇。

朴有天果斷地被眼前的長輩甩了一巴掌,耳邊的字句清楚,皆傳進了他們的耳內,「竟在我們不在時做這些下流事!我要他今天就滾,不准你們再來往!」

他與朴有天的父母對上了眼,那道眼神的回應,他一看就明白是什麼意思。

躲在另一間房的倆人,也透過了門縫偷看見了外頭的情勢。

果然感情這碼事,任誰都難以操控的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