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相當的H(?)
我是不知道H不H,但很色是保證的
不能接受著就謹慎著點文囉!
^^
希望各位看的愉快(?)




────正文────

金俊秀來到了太子殿的浴堂,那蒸氣薰人,讓他的身體更是熱了起來。他雙腳似乎已撐不了多久,身體無意間的酥麻,眼看幾步便能到達那浴池,可他只能無力的喘著氣,雙腳沒力的便跌坐在地。

「奇怪了……。」金俊秀雙手撐著地板,回想著自己怎麼會突然這樣。

這並非他們所謂的發春期,畢竟發春也不應當身子會克制不住,且在一定的範圍內還是能靠自己的意志力所抑制。不過他現在,感覺身子像不是他的一樣,他控制不了,他只覺得……他需要解放,而且……有些的渴望能有人抱他。他坐在原地上,勉勉強強的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脫了下來,他吃力的站起身,腳步走了一步,身上的內衣就脫了一件,而他最後走至浴池旁,便脫了自己的褻褲。所有的衣物被他隨意的散落,一絲不掛的他也沒多餘的心思理會。

他顫著身子,慢慢得坐上池子的邊緣,雙腳泡進浴池裡,然而伸手將浴池的水潑上自己的身子,企圖緩著身體的衝動。但很可惜,不管他怎麼努力,終究還是沒有用。他雙眼矇矓的看著他的寶貝,直衝天際的快逼死了他,頂尖已吐著露珠,像渴望著有人安慰它一樣。

金俊秀最後也沒辦法,身子今日特想要的,他沒辦法了……。他那晰白的小手不由自主的就握上寶貝,指尖輕輕的揉著上端,嘴上有些舒服的便吟出聲,「嗯……。」手上緩緩的將那寶貝握上,然而上上下下的摩擦著,他努力的給予寶貝最大的舒服,手頭像是要擠出什麼似的,漸漸的加快了手裡的速度。他舒服的在這霧氣瀰漫的池子裡仰著頭,瞇上了眼喘著氣。

「啊……嗯……嗯哼……。」

他雙腿不由自主的張開了些,一手撐著池子邊緣,感覺身子就快到達頂端,於是他手頭的速度又更快了一點,好讓那呼之欲出的熱液從自己身體裡解放。

「哈……啊……嗯嗯……。」

金俊秀沉浸在這情欲裡頭,完全忘記這池子會有另一個人出現的可能性。朴有天其實人已站在金俊秀衣服脫下的地方,看著金俊秀一個人在池子邊安慰著自己。那髮絲因為金俊秀的頭仰望,而將金俊秀的側顏完全的露出,那佈滿情欲的臉龐,而小手又不停的給自己快感,再加上那小嘴不停的吟出讓人聽了都會想入非非的聲音,明明不是朴有天喝下那春藥,可自己身子體內慾火卻被金俊秀無意的挑撥了起來。

他也脫了自己的身上的衣物,然而悄悄的坐在池子的另一邊,繼續觀看著金俊秀的動作。金俊秀最後一個加快,終於將那熱液逼了出來,「呀……嗯……啊!」

他喘著氣看著自己的寶貝,仍然是那有精神的挺立著,他看得眼上就想哭。

「怎麼會……這到底是……。」金俊秀皺起了眉頭來,怎麼都逼出來了,身體還是想要?

在這浴堂是突然傳來一個聲音發出,嚇著了金俊秀,「俊秀……要不要我幫你?」朴有天跳下浴池,然而緩緩的走向金俊秀的方向來。

金俊秀驚訝的看著朴有天,他不曉得自己剛剛做的這些羞恥的事情是不是被看見了,可現在朴有天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他又光著身子沒遮蔽物遮著這羞人的寶貝,霎時間說不出話來。朴有天看著金俊秀那粉紅但卻又驚恐的臉蛋,臉上便笑著說:「不用不好意思,我知曉你為什麼會這樣,讓我來吧。」

「別……別……小的自、自己來。」金俊秀難為情的不敢看著朴有天的臉說話,低著頭雙手就覆著那寶貝,似乎不願被看見。可他真的是無辜,於是又說:「小的不曉得為何會這樣……。」

朴有天邊聽著,臉上是笑著。他伸手將金俊秀的小手拿開,然而那大掌就覆了上去。

「不要……太子您別呀。」

金俊秀雙手想將朴有天的手拿開,可朴有天沒有理會。他拇指揉著那寶貝的尖端,按著輪廓的給予愛撫,他又更向前一點的抬頭便含住了金俊秀泛紅的蓓蕾,用著身體硬是將自己擠入了金俊秀的雙腿間,讓金俊秀的雙腿打得更開來了。朴有天是蹂躪但卻又溫柔的對待金俊秀的寶貝,他一手摸著金俊秀濕漉的身體,然而嘴上吸吮著那櫻紅,手中便開始慢慢的上上下下的抽動。這些舉動讓金俊秀失了重心,雙手就搭著朴有天的肩,身體似乎有點想要更多的,他更是靠近朴有天,好讓朴有天給予自己更多的款待。

「啊……嗯嗯……。」

朴有天就這麼順著他的身子,然而親舔下來。那寶貝吐出的露珠沾滿了朴有天的手,更是潤滑了朴有天在上邊滑動的速度。他就邊吻著,手頭裡忙著,讓金俊秀更是舒服了些。

「嗯哼……您……小的……。」

金俊秀舒服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好,而朴有天也沒理會他,他停下手裡的動作,親吻著金俊秀的小腹,最後看著那蓄勢待發的寶貝,舔了一下那尖端,而輕輕的含著那敏感的部分,他舌尖勾勒著寶貝的輪廓,技巧性的逗弄著金俊秀的寶貝,讓金俊秀頻頻的請求。

「不要……小的……」金俊秀推著朴有天的頭,想制止他這樣的行為,可朴有天不知是不是故意,舌尖故意的挑逗,還時不時吸吮著那寶貝,「啊……有天……求、求您別啊……。」

朴有天聽見了金俊秀喚自己的名字,於是真停下了動作抬頭看著金俊秀。那沾滿著情欲的臉頰,讓人看了就想好好疼愛一把。他將金俊秀從那池邊拉了下浴池裡,然而手又握上那挺力寶貝,快速的摩擦起來。又對準著金俊秀嘴唇吻著,沒幾下便順利的撬開那微啓的雙唇,舔舐著他的唇,他的舌。

「唔……嗯嗯……。」

金俊秀聲音雖被封住,咿咿呀呀的聲音還是沒能擋住。朴有天放開那唇,便說:「快射了吧?」

這話金俊秀聽的是臉紅心跳,可身子卻又無力的只能掛在朴有天身上,然而小聲的說,「是……。」

朴有天滿意的笑了一下,他還真不知金俊秀竟然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這麼誠實的回話。於是他轉過金俊秀的身子,將他壓上池子的邊緣,金俊秀趴在那邊緣上,朴有天的胸膛便貼了上去,他的寶貝也碰上了金俊秀的臀部,金俊秀不是沒感覺到,但因自己的致命正被愛撫著,他也無心去管。朴有天一手捏著金俊秀胸前的蓓蕾,食指與拇指是揉又是捏的,而他那快釋放的寶貝朴有天更是搓揉著,他不由自主的就將全部交給了朴有天,身體只是接受那感覺,然而從著感覺,釋放了出來。

「啊……有、有天……嗯嗯……要、要射了……啊哈!」

朴有天咬著金俊秀的肩膀,金俊秀比他來的胖一點,但那香肩上啃咬起來卻是相當的柔軟。他順著這肩上的弧度,吮上了頸子,又將金俊秀的長髮撥向另一只肩上,那些髮絲就墜落在肩上及胸前,金俊秀的後頸一覽無遺的露了出來,朴有天這時才發現金俊秀的頸肩那線條也美的要人命。平常都沒注意,現在也是該好好注意的時候。

「俊秀啊……」朴有天咬著他的頸子,又說:「是你要射了,不是我要射了。」

朴有天惡質的說著,然而手上一個衝刺,金俊秀的身子顫了一下,那熱液又再次的被擠了出來,就沉在這池子裡。金俊秀喘著氣趴在池子的邊緣上,有些的無奈。明明都逼出了兩次了,可他的身子還是完全得沒有緩和的效果。朴有天在他身後像是正在發覺什麼似的,他親吻著金俊秀的背部,將那已勃發的寶貝就抵著金俊秀屁股雙峰的中央,他更是往前的貼住了金俊秀,然而那寶貝便也隨之摩擦著金俊秀的後穴,「俊秀……我也想要你。」

這些觸感幾乎是挑戰著他的神經,金俊秀不是沒發現朴有天的忍耐,而自己剛好……似乎也相當的需要。可他既沒點頭也沒搖頭的,就讓朴有天摸著他的身子。當朴有天又碰上了金俊秀的寶貝時,內心不覺的驚呼
。原來這藥這麼猛烈……好歹也兩次了,怎麼不見金俊秀有消退景象?金俊秀雙腳幾乎站不住了,整身便坐進了池子裡,身後的朴有天看著金俊秀仍是喘著氣,那整身泛紅的身子,似乎渴望著人抱他一樣。而他也跟著坐上池子裡,他看著金俊秀的小手,似乎又想自己解放,於是他伸手就抓住了金俊秀的手腕,便說:「俊秀,你求我吧,求我我就幫你消磨。」

金俊秀雙眼像是起霧一樣,看不清朴有天的神情,但雙手被禁錮,而吋吋的肌膚被朴有天碰上後,舒服的以及那渴望的感覺就隨之散了開來。朴有天傾身吻著金俊秀的唇舌,像是逼著他一樣,而又嚙咬著他的頸肩,金俊秀碎碎的吟迷,最後卻像是中了蠱一樣,輕輕的說:「嗯……您、您幫小的吧。」

朴有天嘴角笑了起來,又說:「我是誰?」

金俊秀那無辜的鳳眼看著他,那酥軟的聲音回:「有天……。」

看來他還懂自己較要被誰吃了呢。於是朴有天站起了身子,順道抱起了金俊秀,兩人便赤著身子走回了臥房。朴有天將身子濕著的金俊秀放上了床,他人也就欺了上去,兩人便吻了起來。

「嗯嗯……。」金俊秀似乎沒管了,勾著朴有天的後頸也回應起了他。

「你這迷失的小羊。」

朴有天不曉得金俊秀是否聽進了這話,可無論有無,他這次都是要定了金俊秀。金俊秀一次的失誤,送了自己給了朴有天。不過朴有天同時也慶幸著,好險這失誤是給了他,要不給了別人,一切就毀了。金俊秀那漂亮白晰的雙腿,跨上了朴有天的腰際,而那渴望著的寶貝似乎想藉著摩擦再次的釋放,於是金俊秀也不管的將身子一弓,他的下身便蹭著朴有天的身子,就找著那麼一點慰藉。可是這寶貝摩擦的對象,剛好找上了朴有天的寶貝,這讓朴有天倒是抽了一口氣。

「你好情色啊。」朴有天看著金俊秀那讓人垂涎的臉蛋說。

朴有天下身閃了開來,故意不讓金俊秀碰著。金俊秀皺起了眉雙手想自己解放,可卻又被朴有天壓著,而他試著施力,表達自己想翻身的欲望。朴有天似乎明白金俊秀想起身,而自己便鬆了他的手。金俊秀動作相當的緩慢,他搭著朴有天的肩,轉身想把朴有天壓在下身,朴有天沒抵抗的就隨著他,金俊秀就這麼坐在朴有天的腹上,下身渴求的又開始摩擦著朴有天的身子。

「有天……」金俊秀似乎受了藥物的影響,便大膽的喊了他的名,「小的想要……。」

這直率的坦白,讓朴有天聽得心驚膽跳,可心裡又覺得很愉悅。就沒見過這麼誠實的金俊秀。現在金俊秀總覺得有些的空虛,可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訴說這感覺。他那雙小手亂摸著朴有天的身子,然而胡亂的摸上了那自己正坐著的寶貝。他的技巧沒來的朴有天好,可在他胡亂的摸索下,朴有天也不是沒有反應,於是趕緊抓著他的手,他人坐起身子,便說:「不准亂摸。」

金俊秀似乎有聽進耳裡,便放開了朴有天的寶貝,隨後的,金俊秀的下身又開始磨蹭著朴有天的寶貝。

「有天……」金俊秀皺著眉喊著他,然而又說:「小的好想要……。」

朴有天聽了這話,手便往後頭的枕頭下尋著那沈昌珉給他的瓶子,好不容易給他找到了,他雙手環過金俊秀的腰,就在金俊秀的身後打開了那瓶子,倒了點液體在自己手上,便往金俊秀的後穴塗上。

「嗯……。」金俊秀停止的磨蹭舉動,身子似乎驚嚇了一下。

「忍著點,等等就好了。」朴有天耐著性子說。

朴有天將金俊秀放上床,然而扳開了金俊秀的雙腿,手上又倒了一點液體,一隻手指便進入了金俊秀的身子裡。

「啊……您別……。」

「忍忍。」朴有天欺身吻了金俊秀一口,溫柔的說著。

那根手指便在穴裡轉著,時不時的磨著裡邊緊緻的肉壁,他驚覺鬆了一點後,於是又多加一根手指。

「嗯哈……。」金俊秀的手抓緊了被褥,身子向上顫了一下。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表情,而又認真的抬起那翹臀,手指更是深入了一些,然而旋轉著。

「啊啊……別、別那樣……。」金俊秀這話不知道是舒服還不舒服,可朴有天卻沒因此停手,於是又繼續的用雙指在那穴裡擴張。

那指尖搔著裡邊炙熱的內壁,時不時的就抽插幾下。這回金俊秀似乎是有些習慣了起來,於是臉上的表情明顯的鬆懈許多,任由朴有天擺弄。朴有天又再倒了一些潤滑液,手指俐落的在金俊秀的後穴裡遊走,這時的他任意的按著穴裡的每一處,而特別有一個地方,他按摩這那裡,金俊秀的音量便會大聲一些。

「呀……嗯嗯……那裡、那裡很好……。」

朴有天狐疑了一下,於是又繼續的蹂躪著金俊秀所說的地方,「這裡?」

「對……。」

朴有天臉上笑了起來,手指也就非常樂意的往那地方攻陷,金俊秀像是非常舒服的圈起了朴有天的腰際,身子也有些發於本能的搖擺了起來。朴有天在這時抽出了手指,身子退後了一些,於是說:「俊秀‥……我要進去了。」

金俊秀其實仍是看不清朴有天的表情,只能勉強的聽見聲音,便回:「好呀……。」

朴有天聽見這回話,沒幾下的便將自己的寶貝放入了金俊秀體內。金俊秀不知是因藥物的關係,還是朴有天前置作業做的好,金俊秀竟不覺痛,朴有天那一頂,便是又頂到了那舒服的地方,惹得金俊秀嬌聲連連。

「啊哈……您、您快點……。」人兒都這般的要求了,朴有天也不好說什麼。於是他更是不顧一切的擺著下身,撞擊著金俊秀的身子。

「小的……」金俊秀似乎想說什麼,朴有天沒給機會的,更撞進了更深處,然而一邊握住了金俊秀的寶貝,玩弄了起來。

「又要射了是吧?」朴有天壞心的說著。

他輕捏著金俊秀的頂端,然而又揉著那兩肉球,讓金俊秀欲仙欲死。身後的快感已給前方太多的舒服,而朴有天又這般的逗弄,金俊秀更是沒矜持的就喊出聲了。

「啊……小的很、很舒服呀……。」

朴有天了這話,真覺得煽情,自己也不想忍的便抱起金俊秀讓自己更插入一些,然而在給予重重的撞擊。金俊秀在朴有天的擺弄下又不小心的釋放了。那頭長髮挑逗著他們兩人的身子,神經,朴有天似乎也快沒理智,更是瘋狂的抽插著金俊秀的體內。

「啊哈……小的……要、要射了……。」

看來他又要再一次去了天堂,朴有天伸手就腹上金俊秀的寶貝,給予最後一抹溫柔,而自己最後也把持不住了,全數的熱液便送進了金俊秀的體內。兩人喘著氣的停了下來,朴有天並沒退出,金俊秀小穴就含著朴有天的寶貝,吸著不放,又收縮著那寶貝。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這回他總有些的清醒看到了朴有天的臉,於是他將額頭靠上了朴有天,主動的吻上了朴有天那紅唇,像是享受著這瘋狂。

朴有天手頭摸著金俊秀的身子,他總覺得有些不夠,正想開口向金俊秀再索取時,金俊秀便搶了一拍說:「小的……似乎還想要……。」金俊秀似乎忘了為何自己會這般的渴望的原因,他沒再探究,只是想趕緊將這感覺消耗掉,於是紅著臉向朴有天開口自己的需求。

「好,我給你。」朴有天吮著金俊秀的身子,縱使他身上已染上自己許多的氣息,可就是覺得不夠美麗。

似乎,需要再多一些。

今晚,他們曾以為會是最漫長的夜晚。

而確實,今夜是真的漫長,

好讓一個去解救人,一個等著被解救。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