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情勢尚未火燒以前,房內的仨人識相地背包款款,打算在朴有天的父母爆發以前離開這個戰場。當然金俊秀不如另外倆人那般乾脆,心還掛在一人在客廳裡奮鬥的朴有天。

「社長,快收吧。」崔珉豪邊安慰他,邊替他整理背包。沈昌珉也一同幫忙,將他放在朴有天這兒的衣服也一併擠入了背包裡,也道:「你現在不收,他爸媽也會要我們滾。」

他蹙著眉頭,誰的話也沒聽下,便逕自走出臥房,打算去樓下的客廳找朴有天。雖然朴有天要他待在房內就好,可他就是沒法放下心,他也是促成這場愛戀的共犯,沒道理只讓朴有天去受懲罰。即便崔珉豪出手阻止,最後還是攔不住他的腳步。

咚咚咚,他奔下了樓梯,來至了朴有天的面前。朴有天有些意外地看著他,便趕忙起身道:「不是叫你待在房間?」

「我、我覺得──」

「他來也好,一起講清楚。」朴有天的父親說。

朴有天當然不想來讓他面對這種事,可既然人都來了,也沒有理由再迴避,他倆只能順著長者的意,坐上沙發來。看著眼前兩位大家長,他急著想解釋,但他發現在這空間裡,根本沒有他能說話的餘地。

「要不是白慕告訴我們,我還真不知道你們會瞞多久!」朴母激動地說著,甚至拍桌,手指就指向他,「還有,這件衣服不是我買給我們家小天的嗎?怎麼穿在你身上?」

他垂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雖是無意的動作,但那不覺如何的態度卻是間接地賞了朴母一巴掌。

「有天,不管是誰先喜歡誰,你們這段感情我們是不可能會同意的。」朴父醜話說在前,眼下就是不讓他們有任何反駁的機會,又道:「你最好去跟白慕道歉,與她重修舊好。」

他在一旁聽的霧煞煞,長者口中的『白慕』到底是誰?

「我跟她本來就沒有關係。」朴有天低聲道。

「就算現在沒有,以後也會有。」朴父篤定地說。

只見朴有天站起身來,伸手也拉了他一把,什麼話也沒說地就牽著他朝樓上走去,「給我站住!我們話還沒說完!」朴母不滿地怒吼,可他卻只是停下腳步,也沒坐回去的打算。

「還有什麼好說的?」朴有天眼神凜冽,聲音聽的出已有怒氣,但音量不大,話語中也只帶嚴肅與正經,「你們都將結論說出來了,還有什麼好溝通?」

「小天!你怎麼這樣說話!」

朴父並沒有多說什麼,可朝他倆投射來眼神,也與朴有天相當。

僵持不下之際,未料樓梯上游也出現了另外不想攙和戰局的倆人,沈昌珉朝朴有天丟下了行李,輕聲說:「我看這件事沒辦法現在就解決,這陣子先待我那吧。」

崔珉豪就拿著金俊秀的行李,隨著沈昌珉一同下樓梯。

待他四人要走出宅邸時,朴父雖沒有阻止,可卻道:「這次園遊會表演完,你就必須退出這個樂團,好好準備大學聯考。」

朴有天沒有吭聲,不屑一顧地背著行李與牽著金俊秀離開。沈昌珉也僅是看了一眼二位長者,臉上笑笑,摟上了崔珉豪的肩一同離去。

這一路上走在後頭的倆人沒有多問什麼,而在前頭的倆人更是安靜,就連搭上公車時,一向最多話的金俊秀也安靜的像這世界已經死了般,但唯一沒有變的,就是朴有天與金俊秀大手牽小手的畫面。

直到他們來至沈昌珉的透天屋,一進門,金俊秀便問:「那個白慕是誰?」

朴有天拎著行李,低聲答:「就是鋼琴社的社長,撕爛搖滾社文宣的那個人。」

金俊秀只問了這些,而後就與朴有天拿著行李來至客房。門一關上,金俊秀便流下了熱淚,哭的不能自已,甚至連走去床的力氣也沒有。朴有天見狀,一把就抱住了他,哄著他道:「別哭。」

金俊秀吸著鼻涕,難過地說:「看、看來……我真的必須放棄了……。」

不論是奶油飛,還是朴有天,魚跟熊掌他都沒得選。

朴有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輕聲說:「不過我的字典好像也缺頁呢。」

金俊秀將鼻涕抹在他的肩上,哭得更慘。

他將朴有天抱得緊,眼神不經意地看向落地窗外的風景,一隻蝴蝶翩翩起舞,慢慢地飛,慢慢地高升,最後飛離他的視線。

「有天……你相信一隻蝴蝶在巴西扇動翅膀會在德克薩斯引起龍捲風嗎……?」

朴有天笑了笑,抱著他,肺腑地答:「我相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