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倆的耳朵就貼著朴有天與金俊秀的房門,試著想聽清楚裡頭的對話,但意外的,房內沒有他們預料中的聲響,很安靜,很平息。他們相互看了彼此一眼,像是有信息想讓對方知曉一般,可卻沒有人說出口。

沈昌珉這次也無將崔珉豪霸佔起來,他額外地開了另一間客房讓崔珉豪入住,而他自己,則回到一樓處的臥房,整理背包內的零碎,將東西好好歸位。傍晚時分,不見朴有天與金俊秀從房間裡出來,眼看天即將入夜,他得外出去買點東西回來當晚餐。

當他走出自己的臥房時,崔珉豪也已在外等候他,很巧地,也與他想著一樣的事情,於是他倆便各自拿了外套一同出門外出買晚餐。

本以為昨天晚上他與崔珉豪的感情應該有點回溫,但再如何都未想到,今天早上倆人的感情像被潑了一桶冷水一般,明明被教訓者是朴有天與金俊秀,不過在一旁的他們也難逃此劫。就算崔珉豪不說,他也或多或少感覺得到,其實崔珉豪有些備受動搖。

即便崔珉豪是不是喜歡他還屬未知,但那失落的大眼與輕聳的寬肩,他明白崔珉豪也一道陪著金俊秀感嘆,只是感嘆應該不止有金俊秀的感情,自然他們的部分也包括在內。他是這麼想的。

這路上他與崔珉豪沒有說上什麼話,若要直接問崔珉豪是否願意與他交往還嫌過早,就怕悲劇重演,他的臭脾氣又重蹈覆轍。唯一能讓他們對話的內容,也只剩下『今晚要吃什麼』,僅此而已,難以再有多餘。

而後他們買了四碗熱騰騰的牛肉麵與一大包的滷味,回家途中,他們又另外買了四杯無糖的紅茶豆漿,大包小包,便回至他的透天屋來。朴有天與金俊秀依然沒有出現在客廳,他與崔珉豪也不曉得該不該上樓去喊他倆下來吃飯,事發突然,就連他們也一同被震撼至腦袋有些無法反應。

他們最後決定自己先吃,崔珉豪便將牛肉麵與滷味拿進了廚房裡準備要裝盤,他也跟了進去,沒多說什麼,只看著崔珉豪的背影。

這落寞背影越看越是讓他生在意,他實在很想知道崔珉豪對他是怎麼想,已經讓出如此大步的他,是否在崔珉豪心中,他的形象有成功被挽回?雖他說過,如果崔珉豪不能接受,就別靠近他,可限制別人一向很容易,但要抵制自己,才知道最難說服的永遠是自己。

於是最後他沒有矜持住,還是逕自地拉近了與崔珉豪的距離,他的腦子都還來不及下令,臂膀就圈住了崔珉豪的身子,情不自禁就朝人家的頸子咬一口。明知道這麼做一切可能前功盡棄,但他心底深處對崔珉豪的渴望他沒辦法視而不見,身體也不是他大腦得以控制的了,費洛蒙一旦作祟,再加上自己心裡的魔鬼需要被滿足,最後必須被他犧牲的,依舊是崔珉豪。

崔珉豪也真難得,這回不僅沒有轉身揍他一拳,也無將他推開,只是安靜地繼續替牛肉麵裝盤,沒有特別反應。待崔珉豪將所有的牛肉麵都裝好盤以後,才慢慢地在他懷中轉了過身。

腿差不多長得他們,身高其實差不多,不過崔珉豪脫下鞋子後,明顯還是與他有些距離。他的眼眸看著崔珉豪的大眼,而崔珉豪也抬眼看著他沒有迴避。

第一次,這是他們第一次能在無語當中看穿彼此的靈魂,他們最終還是得面對內心最真實的感受,不論是醜陋還是美麗。

他明白崔珉豪的立場難以做出抉擇,於是他決定由自己先發攻勢,探探崔珉豪對他的溫度有多少,再來考慮這段感情是否真的適合他們。但他心底很明白,就算不適合,他也決意竄改鴛鴦譜。

沒有退路,他直接就將紅唇貼上崔珉豪有些乾澀的唇瓣,一點一滴,不容崔珉豪拒絕,也誘導著崔珉豪回應他。崔珉豪似乎明白他的用意,這次沒有再傻乎乎讓人吻假的,對他也發出了點攻勢,但想要凌駕他之上,明顯還是有段距離。

就這麼,這一吻便帶著他們的腳步踉蹌地進了沈昌珉的臥房,四周圍都還來不及觀看,他就被沈昌珉推倒於床,而在他腿間的大腿還時不時蹭著他,讓他一度快要窒息。

好不容易有點兒空隙,腦子送進了氧氣,他的手掌便推著沈昌珉的寬肩,「不、不能這樣……。」

比任何人都低的聲音,配合起懇求的聲線,也屬容易令人犯罪。

「確定不要?」沈昌珉惡意地撫摸著他已鼓脹的褲檔,明知這種態度最令崔珉豪討厭,但他仍難斷改前習。

不過崔珉豪卻已不比先前強硬,只說:「下、下次吧。」

「什麼時候?」

「園遊會表演過後……?」

「好。」

這朵向日葵,他絕對會將它摘下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