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他果真命了下人替他買了二支糖葫蘆回來,沈昌珉也依約遞給他一本『武林秘笈』,要他好好研磨,且若想知道自己練得如何,那就自行召喚朴有天來親自驗收,看看他是否練的正確。

他覺得沈昌珉說話一向深中肯綮,所以就在開始練習以前,特別前去朴有天的大殿找人,希望朴有天能夠來看看他學習的有無正確。可朴有天的人並非容易找,不過也因此,偶時才外出的他忽然發現,其實不只有他在找朴有天,連其他姐姐們也爭相找人,似乎是希望自己的手藝能贏得朴有天的口福。

他站遠方之處,看著那群姐姐相互較勁的模樣,腳步自然不敢再往前,退避三舍,則又折返回自己的秀清宮。他看著沈昌珉交給他的法寶,越看越覺齷齪,自己似乎不該這麼急於爭寵,而是得像那群姐姐般,培養其他才藝來贏得朴有天的歡心,這才屬正派。

他闔上了書本,興致缺缺地將書本束之高閣,而後便拿起了糖葫蘆開心地舔嗜。忽地,耳邊便傳來了小璦的口風,說是皇上來秀清宮找他了。

他趕緊放下糖葫蘆,走向門前,畢恭畢敬地迎接朴有天。

「朕的殿上擠滿了人,想說來你這先歇個腳。」

他笑了笑,自然是讓朴有天入內,然而將門給輕輕帶上。

朴有天熟絡地進了他的臥房裡來,找了位置逕自坐下,卻見桌上的兩支糖葫蘆。

「咦?你喜歡吃這個?」朴有天拿起了他舔過的那支,低聲問道。

他趕忙搶了過來,無辜地說:「很奇怪嗎……?」

「不,怎麼會。」朴有天笑道。

「您想吃嗎?這支方才我吃過的,我還有一支。」

朴有天搖了搖頭,笑道:「留著自己吃吧,是說,你打哪來買這個?」

簡短的問句,殊不知,他卻用心地將來龍去脈全告訴了朴有天,「我讓下人替我買,本想拿這個練口技的。」

朴有天瞪大了眼,茶差點沒從嘴裡噴出來,「口、口技?」

「吹簫囉。」他平凡地答。

朴有天又喝了一口茶,低聲說:「那時朕是逗你玩的,何必認真。」

他紅了臉來,倒也沒再說話,便吃起了手上的糖葫蘆來。

朴有天看著他安安靜靜的模樣,從來就猜不穿眼前這位秀妃的腦袋裝了些什麼,可卻覺可愛、討喜。

只是,在安靜的氛圍裡,卻頻頻傳出他吃糖葫蘆的聲響,一聲啵平又一聲啵起,甚至會不經意地伸出嫩舌,舔著第一顆糖葫蘆,要不就一次嘴中含下了三顆,在小嘴裡進進出出地,看得朴有天都覺太過火。

「秀兒……。」

「嗯?」

他意猶未盡地舔了一下自己讓糖漿給染紅的嘴唇,翹著唇看著朴有天。

「你是故意的吧?」朴有天壞笑問道。

可他卻聽不明白,又將糖葫蘆含進嘴中,含糊地說:「什摩故意……?」

朴有天見他似乎真非出於故意誘拐,也沒繼續追問下去。不過,就因為非出於故意,所以才令人更有瑕想。

他不介意朴有天留在這裡,吃得同時,仍問:「您真的不吃呀?這是真得不錯的。」

他向朴有天大力推薦,但朴有天還是婉拒了他的好意。

「你吃就好。」

反正朴有天不吃他也沒有損失,因為他本來就想吃兩支。只是,糖葫蘆固然好吃,但若不小心,便容易割傷嫩舌。在他咬破了糖漿以後,有如利刃的糖屑果然在他忘我地情形下割傷了他。他愣了一會,仍是將糖給咬碎,配著茶喝下。

朴有天見他臉上有些不對勁,便問:「怎麼著?」

「好像割到了舌頭。」他淡定地說。

嘴中除了甜味以外,他也吃到了自己的血腥。可他不覺如何,打算消滅第二顆。

「都割傷了還吃?」朴有天一湊近,抬了他下巴又說:「張嘴給朕瞧瞧。」

他乖乖地張了嘴巴,牙上還看得見一些糖塊,可那傷口流出的血痕也依舊顯眼。

「別吃了,都流血了。」

朴有天嘗試地想拿過他的糖葫蘆,可他卻蹙起眉頭來,誓死保護,「我好久沒吃這味了!」

竟然還對是皇帝的他大聲起來了呢。可惜朴有天最愛訓服這種不聽話的人兒,沒預警地,他便摟了他的腰,嘴上就給一個教訓。

他拿著糖葫蘆推著朴有天,而朴有天卻順勢捉住了他不規矩的手,摟起他來,將他推上了床。他的身子又被朴有天的吻軟了,嘴中的糖也不情願地分給了朴有天,不過他的小手仍是將糖葫蘆握得緊,說什麼也不放。

朴有天與他之間牽出了一條銀絲,滿是欲望的桃花眼,他卻沒發覺,只想確保自己的糖葫蘆沒事。

「你怎麼這麼可愛……。」朴有天舔了自己的紅唇,便壓低了身子問:「朕若現在要了你,可好?」

他無辜地眨著眼,誠實地搖頭,「不好……。」

「怎麼不好?」

「我想吃糖葫蘆……。」

他殊不知自己面對的是誰,說起話來便也特沒規矩。好在朴有天不與他計較,但朴有天卻也無因此而妥協他的欲望。

「那你繼續吃。」朴有天道。

他點點頭,小嘴才含上了一顆,朴有天便脫了他的褻褲,決意玩死他。他都還來不及反應,便被朴有天抱進懷裡來,屁股就坐在床緣,下盤空蕩地暴露在空氣裡。朴有天又將他的雙腿慢慢擺上自己的大腿上,一邊擱著一隻,讓他覺得難堪。

「怎不吃了?」

「您、您……」

朴有天吻著他的頸肩,大掌便握上他的嫩莖,又開始揠苗助長。

「吃啊。」

「嗯……嗯哼……。」

他握著糖葫蘆在朴有天懷裡輕輕扭動,腿間的東西越來越囂張,讓他都忘了自己應該吃糖葫蘆。他另一手就握著朴有天的手腕,但倒是沒使什麼力,似乎也享受著朴有天帶給他的一切。

「啊……不、不行了……」

朴有天另一隻手探進了他的衣裳內,捏著他的蓓蕾,頸上又被咬了一口。就在他快釋放之前,朴有天卻惡質地封住他的出口,壞笑道:「來,吃糖葫蘆。」

他拿有糖葫蘆的小手被朴有天牽引至嘴邊,眼前的糖葫蘆若有似無地碰著他的嘴,只見朴有天又說:「朕想看你吃。」

他痛苦又難耐地伸出了嫩舌來,輕輕地舔了一口。

「再舔一口呀。」朴有天慫恿道。

他照著朴有天的意思做,但腿中的難耐並未因此得到解救,他不明白為什麼朴有天要這麼折磨他。

「來,吻朕看看。」朴有天又蠱惑說道。

他眨著鳳眼,果真乖乖地撇過了頭,小嘴就貼上朴有天唇,方便了朴有天索甜。也在霎時,朴有天終於解放了他,吞了他的碎吟。

「跟朕的吻比起來,什麼較好?」

他喘著氣地看著自己手中的糖葫蘆,想了片刻。

「糖葫蘆……。」

朴有天不氣餒,掐了他的大腿肉,輕嘆口氣。

再接再厲。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