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崔珉豪從未露出過的神情,不論已攻占多少次的他,他仍是不願意放過這樣的崔珉豪。既然有意走進他的心房,那麼應該早已明白,要再走出,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決意將崔珉豪鎖死在自己心上一輩子,估計崔珉豪沒有機會再逃離開他了。

一次又一次,崔珉豪身上盡是黏膩,全都是他的傑作。他們已快將做愛四十八式全部同步一次,不管崔珉豪願或不願,就算暈也只能暈在他懷中。

崔珉豪無力地坐在他身上,他靠著床頭,仰頭吻著崔珉豪已快缺氧的紅唇。崔珉豪難以置信,在他體內的碩大仍是神采奕奕,但他早已極限,即便他熱於運動,可運動所培養的體能已無法支撐現下的他。

他蹙著眉頭可憐兮兮地看著沈昌珉,身上幾乎已乏力,只能弱弱地抵著沈昌珉的肩膀,低聲說:「我好累……可不可以分期付款?」

「你見過一朵花先給花瓣再給花蕊嗎?」

「可是……」他真的好累。

沈昌珉咬了他的肩企圖讓他打起精神來,但他卻只是將額頭靠上沈昌珉的肩,不論沈昌珉多麼想努力喚起他,他已沒有力氣再抬起自己已軟趴的身軀。

「不勉強你了。」

沈昌珉也只能無奈笑笑,抽出埋在崔珉豪體內的碩大,好將崔珉豪放上床上睡覺。果真沒幾會,崔珉豪就已睡著,他則裸著身走進浴室裡,又再洗了一次澡。他簡單地拿了熱毛巾替崔珉豪擦拭滿是他愛液的身子,再替崔珉豪蓋上了棉被來。

夜已深,他隨意做個整理後,便也摟著崔珉豪一同入睡。

本以為隔天得已睡晚一點,可未料時間才至早上八點,他家的門鈴響起,一次就連環按了三下。他有些惱怒地起床,來至大門前開了門,入眼的便是金俊秀與朴有天。

話都沒說,金俊秀便拎著一大帶的早餐走進了客廳,痞痞地笑說:「我知道你會生氣,所以這袋早餐都是買給你的。」

可就算如此,他的臉還是很臭。

「抱歉,今早我爸媽突然來俊秀家要抓我,所以伯母就讓我們先從後門溜走,想說來你這避風頭。」朴有天苦笑道。

看來他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也只能讓朴有天與金俊秀躲了。他進臥房換了件衣服後,便進廁所裡刷牙洗臉,剛好臥房沒關緊,金俊秀鳳眼一瞥,竟無意間看見躺在床上的人兒。

金俊秀驚訝地拉著朴有天,本以為是沈昌珉買春,未料好奇走進一看,上面躺的竟然是自家的副社長。金俊秀傻眼以對,為了更確信是否自己心中所想,他甚至逕自拉開棉被,卻見崔珉豪身上所留下的痕跡以及宣示的印記。

實在誇張過人,崔珉豪身體上無一完好,從頸子開始,至腳踝,處處都有沈昌珉可怕的印記,身體像極被家暴一樣,紅紅紫紫、有小有大,就連大腿內側處沈昌珉也沒放過。

金俊秀怎麼想也沒想到,崔珉豪竟會墮落自我,與沈昌珉在一起了。

「該不會珉豪被……?」金俊秀憂心地看著朴有天,朴有天僅是笑笑,「應該是你情我願。」

待男主角走進臥房後,金俊秀便捉了沈昌珉的頸子,蹙眉問:「你該不會強迫珉豪吧!」

沈昌珉一派輕鬆的臉,輕笑一聲,「你覺得有可能嗎?」

「怎麼不可能!」

「是他自己送上門的。」

「我才不信!」

「他醒來你可以問他。」

朴有天也覺得事情很有趣,在一旁拉回了金俊秀,轉頭則看向沈昌珉問:「還是說你們有交換條件?」

沈昌珉這回難得可以得意,「也沒有,只是決定在一起。」

這樣的結果並非不可預見,只是眾人皆認為發生得太早。當然,他們仨人也相當好奇崔珉豪的理由。可當事的人兒還睡著,他們也不方便過問什麼。

「你媽可以自己應付他爸媽?」

他們走出臥房後,沈昌珉便朝他倆問。



「很不好意思前來打擾。」朴父站在門外又說:「我是來找我兒子的。」

一旁的朴母氣勢相當焰,二話不說便推開了大門,自己走進了房內找起人來了,「小天!快出來啊小天!別給姓金的帶壞了!」

金母先是探了口氣,腳步也跟了上去,不客氣地就將朴母給甩出了大門,「別這麼囂張,也不看看你們踏的是誰的地盤。」

「這種小地方小天可沒辦法住,你趕緊將我兒子交出來!」朴母拍了身上的衣服說道。

金母瞪著朴有天的父母看了一會,又看了一眼朴父,「你們的事,有天全都告訴我了。」

朴父抬眼看著金母,只見金母沒顧誰的面子,便說:「這滿身銅臭味的妻子,你愛她嗎?」

朴父皺起了眉頭,「我們的事不需要他人插手。」

「你被迫娶了一個不愛的人,那種痛苦,你願意讓你兒子再次體會是嗎?」

「這不干你的事!」朴母怒道。

「你們的兒子愛得是我的兒子,什麼叫作不干我的事?」金母的神情也嚴厲了起來,「總而言之,我是護到底了,既然我兒子覺得幸福,我也會繼續支持。」

朴父沒有說話,只見金母又道:「什麼企業聯姻,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時代了,滾!」

語畢,金母便把大門給關上。從窗往外看去,朴有天的父母已乘車離開。

而後金母傳了封簡訊給金俊秀,『媽趕走他們囉!』還附贈了一姆指貼圖。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