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再三睡服,他最終沒與朴有天一起申請皇家音樂學院。並非出於誰的反對,最後即便是朴父願意成全他倆,他仍沒陪著朴有天一同前去申請。夢想固然偉大,但他並不想因此讓金母的生活過得更疲乏,最後仍是決定外出找工作,找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

面試當天,他陪著朴有天一同前去;而他面試那天,朴有天也陪他一起前往。他們像是有上帝的眷顧般,朴有天如願地進了黃家音樂學院,而他,也如期地應徵進至作動漫、遊戲、電影配樂的音樂後制公司。

起薪雖不高,但公司裡的前輩對他友好,教他如何後制機器。雖他還不夠格替配樂創作,可他至少也夠資格參與編曲工作,無論如何,對於是社會新鮮人的他來說,他都是一枚幸運兒。

可惜的是,朴有天與他注定在畢業之後必須分隔兩地,他也過多的埋怨,只在朴有天整理行李的前一天,弱弱地說:「你可不要在外面偷交女朋友喔……。」

他的聲音一直都屬軟弱,但仍是道出自己心中最不踏實的一塊。朴有天對此雖已發誓過許多次,不過他還是會有些憂心。

「你還是不相信我?」朴有天看著他,語氣固然溫柔,可眼中卻有些失落。

他嘆了口氣,一時也不曉得如何接下去,想了一會才說:「你至少一個月回來一次吧,我、我會等你……。」

沒後續的下文,朴有天一聽就明白他的意思。大掌沒客氣地就摟過他的身子,還朝他的翹臀捏了一下,「一定要等我,我會一個星期回來一次。」

聽見這話,他臉上也靦腆地笑了起來。一個星期一次,他的身體絕對吃得消,比起自己所定下的一個月一次,他的身子還未必能適應沒有朴有天的日子。

「我也可以去找你啊。」他笑了笑又說:「這樣也比較不會打擾到我媽。」

先前連續被撞見兩次在辦正經事的他們,後來也不敢待在家裡做了。好在朴父事後也原諒他倆,他們才有機會回至一向沒什麼人居住的朴氏宅邸辦事。

眼看朴有天將離他遠去,他也必須將生活重心擺在工作上,且沈昌珉與崔珉豪也必須準備大學聯考,然而,他們似乎都刻意地忘掉一件重要的事。

一年多以後,他便憋不住地再次提及。

他從手機群發了封短訊,『你們還記得……奶油飛嗎?』

率先回復的是崔珉豪,『記得記得!我這裡隨時都可以練習!』

其次則是沈昌珉,『我本來是想擺爛,沒想到你還記得。我這有朴有天一直沒搬走的錄音設備,而且我也在wetube上開了一個頻道。』

最後便是朴有天,『我有認識的導演,可以幫我們拍攝MV上傳,你覺得如何?』

他們沒有隸屬任何經紀公司,仍是決意替奶油飛的宣傳,完成被他們耽擱一年多的夢想。

『你們相信,一隻蝴蝶在巴西扇動翅膀會在德克薩斯引起龍捲風嗎?』

『相信!』

『白癡嗎?』

『相信,我們隨時都可以回歸。』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