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最生澀的時候,他們遇見了彼此。他們不曾想過,竟會在多年以後,彼此已不是單純的過客。

那年,他面臨了大學聯考,每個同學都在學校的關懷之下,皆需填寫大學的志願表,並在高三這重要時刻立下目標,也讓老師便於因材施教,度過這相當關鍵的時期。但老早在上高中以後他就預見三年後會是什麼光景,於是在那張志願單上,他誠實地寫上,『出社會,找工作。』

果不其然,他被導師約談,只是約談當天,同個時段還有另一個人,那人便是全校第一的沈昌珉。走在走廊上的他倆,對於彼此並不熟悉,所以這路上也沒對上幾句話,各走各的,直至導師休息室。

他率先開了門,沈昌珉於後關上門,一進休息室,導師便朝他直接切入正題,「珉豪,你的成績跟沈昌珉差不多啊,怎麼不選擇考大學?」

他嘴上有些苦笑,搔了搔鼻頭才低聲說:「家裡負擔不起。」

「沒考慮過申請助學貸款嗎?」

「我不想畢業後就欠一屁股債。」他微笑道。

老師聞言,是嘆了口氣,似乎拿他沒轍,便瞥過眼神,朝沈昌珉問去,「昌珉,你的成績這麼好,怎麼不選擇好一點的大學?」

他沒有看沈昌珉,心中只覺他倆有相像,只是各自選擇的理由可能不一樣。他很想聽聽沈昌珉為什麼不想考第一志願,但很可惜,沈昌珉的答話可有可無,聽不出真正的原由。

「因為離家近。」沈昌珉輕聲說。

他在一旁有點兒竊笑,只是不大聲,「你們兩個真奇怪呢。」老師卻是嘆了口氣道。

而後他倆走出休息室,很意外地,沈昌珉竟朝他搭話,「你會去別的縣市工作嗎?」

他瞄了一眼沈昌珉的側顏,微笑聳肩道:「不曉得,不過若有工作機會,是不排除離家遠的地方。」

沈昌珉沒再說話,他們又一路沉默回至教室裡。

認真回想起來,他與沈昌珉也不是真的像陌生人一樣。從高一開始,由於前幾名的學生得以自己選擇座位,他總是選在最後靠窗的位置,沈昌珉則隨他,永遠都選在他的座位旁。他們這一坐就坐了三年,雖然他對沈昌珉說不上了解,可至少他們都曉得教室內有這麼一號人物。

放學以後,他依舊換上球鞋去操場上跑步。時光步入高三時期,學校也禁止高三生再參與社團,於是他只能退掉田徑社,錯開社團練習時間,一人在操場上跑步。

由於他選擇不繼續升學,所以沒被強迫必須留在學校夜輔,於是他跑個幾圈暖完身子後,便將東西款款,一人走出已昏暗的校門口。未料,這路上他卻遇見了一樣背著書包要回家的沈昌珉。

「你不用夜輔嗎?」他問。

沈昌珉沒所謂的樣子,「我要看八點檔。」

他笑出聲來,「你真性格耶。」

聊著聊著,他們不自覺地走一起,「是說,你怎麼不選擇最好的明星大學啊?」他又問:「離家近應該只是藉口,你沒說出真正的理由吧?」

沈昌珉停了下腳步,轉過頭看向他去。他愣了一會,有些緊張地說:「你不說也沒關係的。」

沈昌珉果真也沒繼續說,可卻在與他必須道別的路口上說道:「你找到工作後,記得跟我說。」

他不明所以,但是他曉得就算問沈昌珉,沈昌珉也不會老實告訴他為何自己有報備的義務。他看著沈昌珉離去的背影,心中從未有過的感慨,竟在這時油然而生。其實,他也不是不想上大學;只是,他真的沒辦法上大學。

說不上熟悉的朋友,卻讓他覺得有些不捨。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