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早醒來忘了自己是如何就寢,也未反省自己徒留朴有天來打理自己,他只清楚想起,要去尚宮局報名,他將參與此次後宮的演出。他匆匆忙忙地讓小璦梳妝整理,而後屁顛地走至尚宮局,寫上他一點兒也不漂亮的字,但卻安了他的心。

他希望此次的演出能讓朴有天高興,於是他日日夜夜宅於房內勤加練習,苦練三日,今晚的夜裡,朴有天卻欽點了他,但他卻膽大不管,拒絕前去大殿服侍朴有天。可僅是小小妃子的他,官威沒能比誰大,最後還是強硬地被捆上棉被,扛去了朴有天的大殿。

他神情鬱鬱寡歡,沒如平常地多話,鳳眼僅是怨懟地看著朴有天。

「怎麼啦?心情不好?」朴有天一瞧就知道他不對勁,掀了他棉被又道:「什麼事情惹你不高興?」

他先是沉默幾聲,想想自己該不該誠實以對,可既然朴有天誠心誠意地發問,他也不想有所保留,「今日我不想侍寢。」

他的膽子大到朴有天都覺得自己寵壞了這人兒,但朴有天沒選擇生氣,只問:「何故?」

「後宮幾日後有才藝表演,據說表演好的有獎勵,我今日去報名了。」他的小嘴喋喋不休,朴有天越看越可愛,「我想加緊練習,讓您聽聽我練習的成果。」

看來他的心意已決,任誰都阻擋不了他的勝負慾。朴有天只能嘆口氣,為他披上自己的龍袍,而後命下人將他琴給帶至大殿。這夜,朴有天將所有時間都消磨在古箏上,聽著他進步很慢的指法,在一旁為他特別指導。

看這情勢,朴有天心知他的秀兒難以得到什麼獎勵,可他也不潑他冷水,只管鼓勵眼前這認真學習的人兒,替他留點信心,讓他專注學習。

朴有天在一旁是有些累,眼皮也漸漸沉重起來。忙碌了一天,本以為今日就可心想事成,豈料他的秀兒的心並不在他身上,他只能將精力轉向教導,沒幾個時辰,他也確實累了,累到趴上桌子便能入睡的程度。

認真彈琴的他本來還未發現,待他指法練習至段落,轉身才見朴有天疲備的身影。這時的他才驚覺,他又忘了自己的本分,也忘了分寸,於是趕忙地起身,小手搖了搖朴有天的身子,企圖將人哄至床上睡。

朴有天睡眼惺忪,見著他後,只問:「練習完了?」

他點點頭,推著朴有天的背脊,將人給推上了床,「您在這睡吧,免得染上風寒。」

朴有天照做,而後他褪下了龍袍一同上床,話都未講,朴有天閉眼又睡著。

他內心有些愧疚地跪在一旁,想了想幾會,才鑽進朴有天的棉被裡,抱著朴有天入睡。

為了彌補朴有天這幾日來的辛苦,他誓言絕對贏得獎項,然將得來的獎品送給朴有天。朴有天沒說他太傻,反倒收下他的諾言,要他繼續努力加油。但後宮之人豈都三流之輩?後來他才發現自己才是最不入流的那位。

表演這裡頭就屬他最差,他聽著那些姐姐們彈出的琴聲,不需他人告知,他便知曉自己的等級屬於哪。但他沒有因此膽卻,也在輪到他時,他抱著自己的琴上場,然而彈出他最熟悉的曲目。眾人聽聞是憋笑,可他一心無法二用,自然是沒看見那群人的臉色,他只想彈好這首曲子來報答朴有天,即使再差,他也希望朴有天喜歡。

表演成功落幕以後,意外地他也得了一座獎,叫作『最佳勇氣獎』。

朴有天的神色並不好,可他卻很高興自己領取了這座獎項。毫不知被人屬落的他,還在表演結束以後將這座獎拿至大殿給朴有天。

「您瞧,我還得了獎!」

朴有天怕他傷心,所以不想戳破他。這獎美其名最佳勇氣,但實為最後一名。

「送您了!這是您與我辛苦的成果!」他還很開心地將獎項擺在他認為好看的地方,喜孜孜地轉身又問:「今日的表演,您還喜歡嗎?」

朴有天明白他的純淨無暇,也走至他的身旁,摟了他的細腰,低聲道:「朕當然喜歡。」

「不過沒得到獎勵,是可惜了點。」他感嘆地道。

朴有天在他頸上嘆著熱氣,又輕輕地咬了他一口,輕聲道:「那朕給你獎勵,如何?」

他還聽不出話柄,信以為真地說:「好呀好呀!」

朴有天笑了笑,殊不知下一秒,他便被丟上了床;再下一秒,他才知道自己中了什麼『特等獎』。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