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斟酌很久一直不知道該不該寫,內容可能有人會無法接受,所以請務必斟酌。
可能有些微的猥褻孩童畫面XD。






與崔珉豪分隔兩地工作的日子,他對此並沒有太大的意見,也不再如從前會想將崔珉豪完全綁在身邊。有著適當的距離,對他這種易怒易爆發,說話又容易傷人的人而言,他認為這是保護崔珉豪的最佳辦法。因此,他也花了相當時日來適應室友是金俊秀的辛苦,抑制自己想找崔珉豪的壞習慣。

當一切讓他覺得都開始有步入軌道的跡象以後,他又發現了另一個問題。由於崔珉豪選在醫院裡工作,時間的彈性上遠不如政府機關,說輪調就輪調,說加班便是要加班。日子一久,回眸望去,他跟崔珉豪已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發生過性關係。

縱然他不想承認自己好崔珉豪的色,但總無法否認人的身體也會有生理需求的這自然發展。剛開始他為了不造成崔珉豪太大的困擾,多半他都趁著金俊秀不在的期間,上網看看愛情動作片,解解悶。可一旦多次都依同樣的方式進行,久了也會覺得膩,更是明白自己的需求就是非崔珉豪不可,女人再美再騷,都讓他開始沒了感覺。

但他仍是矜持,即使好不容易有與崔珉豪吃飯的機會,他也不願意告訴崔珉豪自己的困擾。魂不守舍,崔珉豪說了什麼他多半沒聽進,眼神只管瞧著崔珉豪吃得油膩膩的嘴,還有那大圓領衣服進而露出的頸肩與鎖骨。直到自己強而有力的心跳聲作響,他才回過神來提醒自己該回過心神,避免不好的事情發生。

吃完飯以後,他看著崔珉豪與他道別身影,想起方才那般心跳聲,跳得他胸口都覺得痛,可他仍是選擇隱忍,好讓崔珉豪不因他個人的行為而耽誤到工作。

只是很可惜的,當慾望累積已超標時,他已沒辦法控制自己,沒辦法在見到崔珉豪時還故作鎮定地吃飯,也無法克制自己的眼神不去看崔珉豪的吋吋肌膚,最後他仍是抵不住誘惑,在崔珉豪要離開之際,拉了人家的手臂,「我……」

「嗯?怎麼了?」

「今晚可以嗎?」

簡短的問句,崔珉豪依舊聽出端倪,臉頰稍紅,低聲說:「可以,明天我是晚班的。」

沒想到崔珉豪能理解他,甚至在夜裡的路上還說:「我還以為,你不想要了。」

看來他一直都是多想的,原來崔珉豪也等待著他的邀請。

「因為你工作量大,我不敢。」他說。

崔珉豪拉了拉背包的肩帶,羞赧地輕聲說:「謝謝你。」

即使他們的感情看起來有些自虐,但無法否認地,他們的出發點都是好意的,固然盡量不造成他方的困擾,也盡量不去製造不必要的任性與麻煩。於是在來到了崔珉豪的小窩後,各自輪流將身體洗乾淨,接著進入他們的重頭戲。

崔珉豪連頭髮都來不及吹乾,他已耐不住性子就將人給拉了上床。崔珉豪也沒怪罪他的心急,兩人已失溫許久雙唇便開始纏綿,身體也亦隨之繾綣,被輕巧撥開的大腿,如此容易地接納了另一端的暴躁。

他總是性急,可崔珉豪總有辦法以緩慢的態度調節他的心靈,這也許就是為何,他們能一走,就走過好幾個年頭。

他在崔珉豪的體內穿梭,感覺甚好,也可能已許多不曾有過這種感覺,上回那種心跳的感覺便隨之而來,心跳得大力,跳得他胸口都覺得悶,覺得痛,可他還是不願意停下,不願時間的一絲一毫奪去他現下對崔珉豪的所有感觸。

這種過久未有的刺激,豈能說放就放?

於是挑戰極限的同時,他顯然高估自己的實力,就在愛不釋手之際,他悶地哼了一聲,眼前一黑,身子便倒在崔珉豪身上。

「哦!」

他耳邊聽見崔珉豪的聲音,這回他暈過去的時間不久,感覺有種東西捧著他的下腋,眼睛一張,眼前是崔珉豪的雙臂,雙腳好似懸空,雙眼與坐在床上的崔珉豪平行相視。

「你又縮小了!」崔珉豪不禁笑了出來,「做個愛有這麼大的刺激嗎?你怎麼會縮小?」

都已過了多久,藥的副作用還以為已消除了,未料如今又會再次作祟,他怎麼想也想不到竟會是在種情況。

崔珉豪將他放上了床,看著他的臭臉竟不停的笑,「你這樣……好像我是戀童癖一樣,哈哈……。」

他也懶得理會崔珉豪的嘲弄,僅思忖他是為何又會縮小。後來他得出了一個答案,「大概是我這陣子都忍耐,加上剛剛的感覺太好,所以受到了刺激,就變這樣。」他用著稚嫩的聲音說。

崔珉豪聽見這話,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你別用這種形態說這種話啦……。」

他也真就閉上了嘴,心情低落地倒在床上。美好事情又幻滅了,連射一發的機會也沒有,他到底是為何這麼不惹老天爺的疼愛?

「不然……每個禮拜一次,好嗎?」崔珉豪竟看著他的背影這麼說。

可他卻道:「不好。」

崔珉豪似乎知道他擔憂什麼,又說:「一個月進來一次就好啦,其餘就……看是要摸摸還是怎的,方法任你選。」

這回他才轉過他那軟趴趴的身體,用著相當真摯的眼神看著崔珉豪。

「不要那樣看我……。」崔珉豪提醒道。

「你要不要自瀆一下,我想看看。」他說。

崔珉豪紅了臉,下床穿上了衣褲,拒絕道:「我才不要在三歲小孩面前做這種事!」

「看看而已啊。」

「不要,等你長大!」

「又沒關係,我現在這樣也不可能勃起。」

「不是那種問題……。」

「那吸個奶頭可以嗎?」

「休想!」

最後崔珉豪是抱起他來,威脅道:「再說奇怪的話,你以後就自己解決。」

他是真閉上了嘴,任著崔珉豪為他整理,直到他睡去。

他從未這麼渴望長大,心中默許,希望能在一夜之間,登大人。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